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七代目八卦事记 05

我猜是交往篇

一如既往,肥肠雷人

废话很多,逻辑感人

全员ooc,谨慎观看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1

04上车

03略胡扯

02全程划水

01回到解放前




世人总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这一天。

好比说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谈恋爱的。打娘胎里就会的功夫是没有意趣的,后天突然加成的也是,这种情况不太可取也不太可得,一般称其为挂比。

我们讲究从学习和实践中获得真知。


村子里的头号大挂比是谁就不说了,每人心里面都有着那么一个NO.1。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人们的温饱生存都是问题,成日里琢磨的都是如何见到明天的太阳,在这样的精神压迫下,要么千锤百炼从而崛起成为一代大侠,要么就此沉默,给岁月的尘埃添砖加瓦。

大侠只有那么多,数来数去也用不上十个手指头,于是大家的选择范围变得狭窄起来,处境有些艰难,只好纷纷盘算该成为宫殿的瓦还是茅房的砖。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者区别根本不大。

 

六代目带头表示不服,作为剑走偏锋的典范,他坚决反对这种一心只想往高处攀的歪风邪气,要知道如果没有积累又怎么能筑成高台,世上本没有车,开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呸,世上本没有那么多老司机,上的车多了也就会……呸,总之成为一块茅房的砖才是人生追求的真谛。

他心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不好说,对他的这个表态暂且不论好坏,因为从根本性质上就走歪了,唯一可能同意他这个观点的就是他师父的师父,不过他老人家已经仙去,这一票作废。

深得师父的师父真传的六代目对情爱方面可谓是自学成材的专家,虽然从成果上看是一塌糊涂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而且还被同期胡乱投喂了狗粮,这事其实怨不得人,谁让他基础教育实在过于单一。

青年组的完美循环令人潸然泪下,在女神停下脚步教训关爱贤二时,虽然不愿意承认,卡卡西已经由曾经的领头羊变成了绊脚石。

六代目这一生都是别人仰望的典范,长相帅气还是白发,身高拔群,冷酷精英,聪慧过人,品格绅士,热爱小动物,热爱迟到,热衷上坟,嘴不硬心挺软,除了查克拉量偏弱以外没有任何缺点,除了爱看小黄书之外无任何不良嗜好,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他都应该很容易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然而“应该”这种东西,就是最大的绊脚石。如果你觉得什么东西都是应该的话,最后的下场大约会变成活该,因为它会让你以为世界在握,大道就是坦途,事实就是真相,一切都有理可循。

于是他遇上了不讲道理的宇宙天字号贤二。

 

排除这个bug一样的意外,最大的锅可能还是因为爱看亲热天堂。关于这本六代目师父的师父所著的小说,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谜,除了它封面上你追我赶的那对愉悦男女,我们根本无从猜测其内容。但是从六代目无论外出做任务还是上课训练学生都不离这本书并且不时露出一些别人做就是猥琐他做就是可爱的谜之粉红笑容,我们可以断定,这是一本好书。

 

而且至少可以从六代目这里得到一个教训:知识改变命运。

 

同理可得的宇智波佐助却无法轻易的下结论,他的情况要稍微复杂一些。

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主要原因是他不爱看亲热天堂,他非常理性的跳脱出了这个固有的性别圈子,以一个高屋建瓴的角度俯瞰了他的人生和全部情感历程,得出了一个看似荒唐实际上却是最正确的一个结论。就这么来看,如果要引起社会变革,宇智波佐助一定是不二人选。

然后他遇到了意外性NO.1的漩涡鸣人。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起背锅的问题,私以为宇智波一代人里除了哲学组高瞻远瞩了一番之外,其他人小半辈子都闷在鼓里,另外小半辈子在另一个鼓里。

这个锅说来说去都是命运,各人造化问题。

佐助的这口锅背得其实非常冤枉,首先他不是自愿变成遗孤的,这一点和鸣人一样,就好像我们生下来就是给人当儿子/女儿的*2,但是给谁当,谁当了之后又甩锅就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其次他的复仇之路也不是自己选的,是他哥在逼他,额这样说好像是哥哥不对,但大部分的锅甩不脱就是了。最后新仇旧恨兜了一大圈不小心被贤二洗了脑。

让人成材的办法有很多,况且佐助本身就是个天才,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会成为数一数二的存在,但很可惜,哥哥最缺的就是这个,他必须让佐助在他所能掌握的时间里快速成长,哪怕这种成长的代价是让他从此失去更多的东西。

这是来自哥哥的深沉的爱,虽然太过痛苦。

在这种揠苗助长的情况下,佐助很快就得到提升,然而不够,远远不够。只是徒然的增长外在力量,是无法坚强的活在这个世间的。

此时哥哥瞄到了鸣人的存在。

 

 

爱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让柔弱的身躯刚强,它令伟岸的人物失声,它从卑微琐碎里生出枝芽,又在浩瀚无垠里泯灭踪迹。

 

在爱里我们一叶障目,近乎全盲。

 

 

 

 

七代目最近特别迷恋黑色的东西,看见就要瞧个老半天,但也不排除是日常性的走神。

抱着一堆有半身高文件的鹿丸晃晃悠悠地过来了,佐井不知从哪里蹿出来,捅了捅他的胳膊,“你有没有觉得鸣人最近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对劲啊,那个眼神怎么说呢,佐助的头顶好像就要绿起来了。”

鹿丸的脑袋被一堆高高的文件埋住,朝天辫都只露出一个尖尖,他侧头看了眼佐井忽闪忽闪的卷发,怀疑他其实是被烫坏了脑子,然而话却不能这么说。

“不可能,除非他想搞办公室恋情。”拿着一叠单子风风火火路过的小樱斩钉截铁地插了一句嘴。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忧心呀。”佐井赶上前几步和小樱攀谈了起来。

 


七代目全然不知佐井在他背后编排他的事,他的心思被另一件事情占据了。

嘎啦那天的话每个字都驻扎进了他的脑海里,跟放小电影似的闪动着画面和人声。平时跟个闷葫芦一样整日里也说不上几句话,那天跟塞子被人拔了一般全倒了出来。

不过他的说法诚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也有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而且只要一想起这件事,他总是忍不住跟着假如一下,把嘎啦和佐助的角色调换会是什么情况。

 

呐,既然要换的话名字也该换一下吧。嗯。七代目在心里这样幻想了一下,然后托着腮,手动在面前的一张废纸上写写画画。

 

 

“你是不是有毒啊为什么关注点会在这个上面我小舅子要是知道了会气出沙暴的啊砂隐村的绿化又白搞了啊我老婆一定会突突死我的,而且第一句就暴露了你自己好吗!”如果鹿丸能看见鸣人的心声,他也许会在心里这样呐喊。

“单从名字上来讲的话呢我比较欣赏波罗这个寓意,嗯,是的,我觉得很酷,哦什么是姓宇智波不是宇智啊,那我选菠萝,对,真正意义上的那个菠萝。”如果是佐井的话,他多半会偏向菠萝,然后他就跑题了。

“什么啊这个假设根本就是骗人吃狗粮吧,单身贵族也是有尊严的好吗,况且太没有美感了,读起来都费劲,要我我选佐助!!”让小樱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答案不言而喻同时还会附赠一个拳头括弧普通意义上的那种拳头。

“嗯……这种说法看起来很奇怪吧,读起来也很拗口,那……那如果是我的话,我选鸣人君!”雏田挥舞着手甚至开出了白眼,谁也不知道她究竟看见了什么。总之让迷妹们来回答这种问题完全就是多余的嘛!



七代目在心里打了个冷战,把这些毫无道理的小剧场全部扫出了脑海,看了看电脑显示屏上的时钟,竟然又混过去一个小时。

他颓然地扑倒在宽阔又拥挤的办公桌上,额头压在手臂上,还不敢将手抻直,怕把文件给撞倒。

 


“吊车尾的又开小差。”一个清冷中偏偏能听出几分笑意的声音陡然响起。

“佐助!”七代目一高兴头一抬,哐地一下把手伸直一挥。

“……”

 

小山高的文件嘭地一声全飞了出去,有些轻薄的纸张像雪花一样飘洒在火影室内,营造出了浪漫不是,不知所云的氛围。

可见火影大人力度之大,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漫天乱飞的纸屑里,有一张独树一帜,它慢悠悠地卷向空中飘荡着,在其余纸片渐渐落地时翩然降落在了宇智波佐助的头顶上,并且稳稳地立住了。

 

默然无声的对视。

 

照理说七代目此时应该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宇智波佐助微微撇下脑袋就能让这张纸落地,下面会发生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问题在于,七代目没有笑,相反地,他的嘴唇微微张开,视线紧盯在佐助头上,并且微不可察的咽了下口水。

他的一切举动都没有逃过宇智波佐助的法眼,这让佐助顿时起疑,乌黑的眼珠向上翻了一翻,七代目的心也跟着翻了一翻。


 

佐助微微低下了头,伸出手要捉住那张纸看个究竟,与此同时我们的七代目也动了,只见他身手敏捷一个鹞子翻身撑手轻盈地跃过了办公桌,赶在那张纸飘下来落入佐助手中之前,以一个追魂夺命的头槌击中了宇智波佐助的正脸。

然后“啾”地一声啵唧了他一口。


万万没想到时机掌握的太好,连同那个纸片一起被啵唧中了,现在正幸福的夹在他和佐助的嘴唇之间。

照现有的这个概率七代目今天最该做的事就是去买彩票或者去表白,大约会无往而不利,鉴于已经是火影并且正在啵唧心上人,他又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

究竟是立刻把这张纸吃了还是吃了。

 

宇智波佐助早就察觉今日的鸣人完全不对头,事出反常必有妖,但主动送上门来的点心不能说不要就不要。

他迅速出手制住了鸣人的下一步动作,退开一点让那个纸片滑落,然后吮吻住了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

一个久别胜新婚的吻。

七代目被吻得头脑发晕,在这场较量里落了下风,双手自然的缠上了佐助的肩背,把纸片的事情抛到天外去了。在这个吻结束之后,他拥着佐助,整个人几乎挂在了他身上,像小动物似的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的肩窝窝里蹭着。

而且忽略了一件事情,佐助的视力比他还要好。

 

“我爱佐助。”佐助突然一字一顿的说出这样一句话。七代目浑身一颤,立刻试图挣脱开他解释一番,然而佐助单手牢牢地扣住了他的腰背,把他固定在自己身上,下巴搁在鸣人的肩头,视线越过白色的披风,落到地面那张摊开的纸上。

 

“佐!佐助,你听我解释……”七代目清了清嗓子,打算挣扎一下。

 

“宇—智—波—罗。”白纸黑字的,而且字迹一看就是吊车尾的手笔,佐助的眼神暗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按在鸣人背上的手指向内使力。

 

“佐……佐助,这只是我随便乱写的,它不是什么……”七代目着急地去掰佐助箍在他身上的那只手。

“我佐助。”佐助仍然在念着他所看见的每一个字,语气没有起伏,有如棒读。

“宇智波­—爱罗。”

“佐助、爱。”

 

这些字他全都认得,但是组合在一起就完全搞不懂是什么意思,说到解密和文字游戏,虽然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啊,该怎么说呢,这时候应该称赞不愧是吊车尾的吗。

 

“给你一分钟。”佐助把脑袋埋在自己身上装死的七代目给挖起来,放到办公桌上,一脚跨进他的双腿之间,偏过头,望着那双圆圆的蓝眼睛。

“啊,就是那个……”在佐助的眼神里败下阵来的七代目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往上望着此时刚好和他平视的佐助,“我在想嘎啦那天说的话啦,如果嘎啦和佐助你位置调换的这个情况,就胡乱写了下……换过来的名字嘛……”

“哦?”佐助未置可否,不过鸣人敏锐的从这个上扬的尾音里察觉出了问号的存在。

“就是这样嘛!”七代目忽然感到此刻的举动有些怂,明明没做亏心事啊,他又挺起腰板,微微低头望着此时比他矮了那么一小截的佐助。

“那你之前那么紧张做什么?”隔得很近,佐助漆黑的眼瞳深如子夜,鸦羽似的长睫向上翻起,仿佛柔软的小刷子轻轻撩过他的心扉。

鸣人的心噗通噗通地跳动着,他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说不出来的心虚,但是他很快想起来另外一件事。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啦你不要放在心上,比起这个啊我说,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喔这可真是了不得,突然激动起来的恋人揪住了自己的衣领,蓝色的大眼睛锁定了他,目光烁烁间,燃烧起令他着迷的热情和火焰。

 

“我们来谈恋爱吧,佐助!”

 

“……”火焰唰地一下就被浇熄了,冒起淡淡青烟。


“你是认真的。”末了,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忍不住追加了一个陈述句。

 

 

 

总的来说,谈恋爱是件大事,让古往今来无论大人物小人物平凡人物悲剧人物喜剧人物都能为之感受到生命的喜悦和折磨,并且大多数阴沟里翻了船,只有少部分人上了岸,开始了下一个阶段的漫漫长征路。

两个大龄钻石单身汉在一起对社会资源来说是种浪费,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又挺值得欣慰的,他们少了很多威胁,对另外大部分人来说痛并快乐着,他们非常理智的想到既然我爱的男人不能爱我那就让他去爱别的男人好了。

如果能以平常心看待这件事情,少不得要仔细思量一下子。事实上在相亲事件发生以前,大家普遍抱有撮合心态,旁观者的眼神都锃亮无比,但在相亲大会上吐槽完毕之后,又纷纷觉得这其中存在着许多的问题,主要原因是他们觉得宇智波佐助实在是个嗯,眦睚必报的男人。

众所周知,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是两个极端中的大极端,一般来说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两类典型。

鸣人外表粗枝大叶内心细腻非常,除了干大事偶有正经之外其余时间基本都游走在脱线的边缘,这种独树一帜的冒险精神和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了就撞开的勇气与决心,令所有阻碍甘拜下风。天真又热血,勇敢又果决,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既是史无前例的大笨蛋也是万众瞩目的少年英雄。快三十而立的七代目周身都散发着暖洋洋的光芒,你从他的注视里感到如沐春风,和少年时的锋芒明亮不同,你几乎看不见在他的身上有着什么毁灭黑暗的痕迹,因为他小心翼翼地用一团光把它包裹起来了,等待时间彻底让它和自身融为一体,他不是光明之子,他诞生于黑暗,照亮他的是名为希望的爱的源头。

如果不曾经历黑暗的蔽目,也就不知道光明的可贵。

 

我们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知道自己的过错,才会珍惜当初完全视若无物的存在,倘若一开始就能避免这些遗憾的话,我想我们就会变成天使,成为闪闪发光的圣人被载入史册。也就是说人生总有遗憾,但来都来了,不搞出点大事怎么对得起在这世上走一遭。

 

爱的源头自然是爱的宇智波一族。生在这个家族就摆脱不了拥有被诅咒了一般的美貌的命运,生为不幸之中的大不幸的宇智波佐助,今天也在毫无自觉的帅气着。

佐助外表高冷有型实则非常高冷有型,心思百转千回却又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来自死弟控哥哥的评价),可家居可放养可风流不羁可贤良人妻(x)可冷酷无情可温柔似水,大部分时间都在游刃有余的帅气着,小部分时间在紧张的帅气着,总之是个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人才,我们至今没有觉得佐助是人格分裂大概是因为他只对一个人表现出这么多副面孔,然鹅那个人并没有get到他的苦心,因为那个人坚定的认为,只要是佐助,就是最好的!

 

鸣人是个病入膏肓而且根本不打算治疗的助吹,这一点全忍界公认,并且在他身边之人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这股火一样的精神意志,但助助本人表示他并没有感受到那种热情,而且自己这么些年一直活在朋友卡的阴影里无法自拔,认为这个世界还是虚假的可怕。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就好比你喜欢一个人跟见到了真人时总有着两副面孔,内心在叫嚣着狂烈的爱意和冲动,恨不能贴到他/她身上当个腿部挂件什么的,一方面又要保持高冷淡定唯恐自己的冲动会令对方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从而吓走对方。

 

总而言之情路多坎坷,就算是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全都做过,更深入更契合的层面也都交流过,你依然搞不懂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

 

事情的起因是佐井他们觉得鸣人完全不像是在谈恋爱。后来根据调查发现可以拿掉这个“们”。


七代目照例星夜伏案于工作台上,直到黎明再次降临,他从短暂的睡眠里惊醒,就看到了一团黑黢黢的东西立在他面前。

大约是趴着睡压到了眼睛,看东西有点模糊,他以为是佐助回来了,还没开口说话笑意就先一步攀爬上了嘴角。

但是就在视线聚焦之后,七代目大惊失色地嚷嚷了起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黑黢黢的一团沉默了一下,“这是个人。”*3

七代目这才认出来是佐井,一颗心落回胸腔,他颓颓地往椅子上窝了一下,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侧过头看了眼落地窗外的天色,泛着朦胧的绀碧色,“不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吗?”

“积极如我,自然是要争当打卡先锋赢得全勤奖金。”佐井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人话。”

“昨天加班加太晚到凌晨然后回家被赶出来了。”

“噢,介样啊。”七代目的语气里含有微妙的羡慕和同情,抬起眼睛瞟了他一下好像被辣到了一样迅速转移了视线。

他伸了个懒腰,脊椎噼里啪啦地轻响了一下,“你新发型……挺不错啊我说哈哈哈,哎呀,肚子也饿了,一起去吃个早饭吧。”

“嗯,不吃一乐。”佐井点了点头。

“啊啊啊不要啊我就指望着它活了啊,我的半身都是它组成的,别酱紫嘛我请客唷!”

“你的半身不是宇智波佐助吗,话说他又去哪了,好长时间没见着他了。”

“是吗,那我可能是半身不遂吧……”七代目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啥?”

“没没什么,哟西!让我们朝着一乐大踏步前进吧!”


之后佐井疑似在七代目耳旁吹了些什么风,具体说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只有一点,宇智波佐助的长征就此告一段落,开始了攀爬珠穆朗玛峰。

 

 

佐助是这样想的,既然恋人发话了,那就谈吧,虽然他不是在此事上较劲的人,但是也想和鸣人多腻歪腻歪,人之常情。况且还有教程,但是他忘了一件事情。

自古以来,我们相亲也好表白也罢,约会看电影拉小手压马路亲小嘴吃饭饭最终大部分目的是为了完成人生大和谐,这个顺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已经完成了大和谐后再反过来做这些事除了真爱就是个美丽的错误。

有些人跳过这些情爱的坑坑绕绕直奔主题,有些人沉迷坑坑绕绕一生纯情,有些人生来禽兽早早完成了人生主题突然要回新手村看一眼隔壁那个徐娘半老的NPC???

但宇智波不管那些,他始终认为,实践才能出真知。


------------------------------------------------- 

恋爱觉醒的第一天,他特意起的比平时早想要给恋人一个早安吻并附赠花式营养早餐和爱的小番茄。

然后他扑了个空,鸣人自从当上七代目之后就没有睡过多少懒觉,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猫晚,勤勤恳恳风雨无阻年年都是业界标兵,除了业绩稍显倒数以外没有任何缺点,有一年嘎啦排在了他的后面成为了倒数第一,那是因为长姐想出了一个关爱弟弟的新方法害得他东躲西藏了小半年。不过嘎啦本人表示无所谓,他愿意成为鸣人永远的后盾,括弧各种意义括弧毕。但是前不久嘎啦心碎的改变了这个想法,并且觉得呆在顶峰也别有一番滋味。

 

恋爱觉醒的第二天,他特意起了个大大早想要给恋人一个惊喜,仍然扑了个空,因为恋人四点钟就被鹿丸拖走了。火影首席辅助官也很无奈,要知道这个点他还在手鞠的温柔乡里做梦来着。

 

恋爱觉醒的第三天,他整夜没有睡,发誓一定要让恋人吃到他喂到嘴边的早餐。这一次没有扑空,因为七代目根本没有回来。

被迫赶工了一整夜之后的七代目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又身体力行的喂饱了闹了一夜情绪的恋人。嘛,双方最后确实是饱了括弧不包括各种意义。


恋爱觉醒的第X回,他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去了星野花店。

“啊拉这可真是稀客呢,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金发的女子款款从柜台后面走出来,笑意盈盈。

他微微有些窘然,简要的说明了来意。

井野思索了一下,目光在店里稍微巡视了一番,就拿起身前的那朵金色的鲜花,上面还沾着新鲜的露珠。

任谁都知道这样的花儿象征着什么样的人,永远活力四射,永远光芒无限。

佐助忽然把视线转向自己身侧,他白皙的手指碰了碰那株血色的花朵,两色相衬间竟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井野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是佐助君拿着它的话,恐怕没有人能拒绝吧。”


帮他包装好之后,井野送他出店门,告别之时冲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佐助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冲她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井野这才回身进店,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又转身想叫住他,哪知道佐助走地太快,一眨眼人就没了。

嘛,也不是什么大事,井野摸着下巴说道,这是风之国最近培育出来的品种,鸣人他们最近就在交流这个,又好养活又好看,还能吃呢,鸣人好像觉得它味道还不错来着?名字叫什么爱你在心……什么鬼的,算了不管了……

 


恋爱觉醒的某一回,他特意挑了一个恐怖电影,还别有用心的选了后排,意图已经不是明显而是相当险恶了。

七代目好不容易赶上休假,他乐颠颠的抱着大桶爆米花和可乐跟着佐助来到了电影院。


“有点恐怖,不过没关系,都是假的,有我在。”佐助在坐下来后这么说道,目光坚定的看着他的恋人。

七代目却紧张起来,捏紧了手中的爆米花,发出咯吱的声音,“不不是吧,那我们还是换一……”

佐助未置可否,把他的左手拿起来揣进了怀里捂着。

这让七代目一下子放松了些,悄悄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耳边还几不可察的透着点可爱的红色。

 

 

整场电影放到四分之三后,鸣人怀里的爆米花已经所剩无几,但大部分不是他吃的,有一半是被佐助打翻的,手忙脚乱的同时他还要捂住佐助的嘴防止他因为大喊大叫对别人造成困扰*4。

鸣人摸了摸已经见底的爆米花桶,只剩下一些细碎的米渣渣,觉得有些没吃饱,他回过头去看了眼佐助。

他正坐在佐助的腿上,两个人高马大身高手长的大男人像坐跷跷板一样叠在了一起,这种姿势看起来非常gay里gay气也很不利于和谐。

如果忽略佐助把手臂箍在鸣人腰上的话。

他勒地死紧,还不敢看屏幕。


这家伙是故意选的后排吧。鸣人有些放空的再次想到这件事情,眉间堆出些许褶皱,舔了一下手指间甜蜜蜜的爆米花渣渣,心情已经和前次截然不同。

 

人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害怕些什么东西,就算你已经日天日地趟过大河翻过大山流过血泪吃过软饭电过亲友弯过小蛮腰也无济于事。

虽然佐助事后一再强调,他这根本不是害怕,他是恶心,纯粹的恶心。

 

蜚蠊,他认得这个东西,算得上的是老朋友,以前跟它毗邻而居。

 

可是他妈的没想到它会飞啊!!!



 

宇智波佐助,一个顶天立地的好二哥,行走在和漩涡鸣人交往的大道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然后气死了。

------------------------------------------------ 


恋爱宝典这本书让无数恋爱苦手进化成了玩转于情爱之间的高手高高手,虽然是计谋,但总是套路得人心。

佐助一把扔掉了这本书,觉得他玩不了这样的心计,他要去广阔的天地放飞自我。

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套路,只要他往那一站,那张脸就能自动吸引无数狂蜂浪蝶前仆后继一代一代死在沙滩上。

七代目究竟吃不吃这个路数呢,他拿不准,也不太想搞,虽然他很肯定鸣人不是因为这个才对他穷追不舍,但没有这个也是万万不行的。

恋爱宝典委屈而且还要说:这个问题本来不是问题,因为七代目他是个男的。

 

 

 

 

又到了熟悉的天台,又是一个漫天火烧云的黄昏,又是一个要晴天的好征兆。

七代目望着身边看似毫无表情的恋人,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佐助瞟了他一眼,“不许笑。”

“哈哈哈,没办法啊。”七代目揉了揉泛着点泪花的眼睛,“我很开心嘛。”

“有什么开心的?”

“只要跟佐助在一起,就好高兴~!”七代目闪闪发光的瞧着他,似乎有看不见的小尾巴在身后欢快地摇动着。

 

漩涡鸣人这种生物随着年龄增长,成熟稳重了许多,比起之前有话直说的坦诚,他有些奇异的变得内敛起来,然而心事是藏不住的,他也根本没想要藏。

他在这个人面前,是一览无余的。


过了这么久呀,才知道,每每在这个人身侧,生出的雀跃又激动的心情,是喜欢啊。

是好喜欢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混合着难以言说的痛与满足,说出口就忍不住要哭出来,胸腔里仍然满溢着的喜欢。

 

宇智波佐助破了功,与其说破功不如说他对这个人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过来。”他冲鸣人张开了一边手臂。

鸣人听话的扑进了他的臂弯里。


“鸣人,你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幸福吗?鸣人一时间有些语塞,小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非常渴望和别人产生联系,哪怕是责骂也可以,这让他觉得自己至少是活着的。

长大了一些后,这股强烈的冲动驱使着他向前,想要握住那些朝他伸过来的手,然后一路走到了如今。

在过去的无数个瞬间里,他曾一度非常接近这个词,即使在那之后又再次承受失去。

从天台看去,大半个木叶的版图都尽收眼底,密密麻麻的建筑和楼宇间,都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幸福,而他在经历许多伤痛和离别之后也终于明白,有些东西远比个人的爱憎和自由重要。


“说不出来吗?吊车尾的。”佐助侧过头垂眼看他。


鸣人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他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对幸福的定义什么的,长篇大论我是不行啦,不过如果要说对幸福的感觉的话,现在就是啊。”


他侧过脸去,看着佐助的眼睛,”我现在就觉得很幸福。”


佐助轻轻地笑出了声,他有着一种近乎锋利的美貌,容颜清冷,这么微微一笑,着实好看的紧。


”笑什么嘛,那你呢,你对幸福的定义又是什么?“鸣人问他。


”你觉得呢?“佐助放下揽在他肩上的手臂,转而把玩起他的手指。


”我觉得吧……诶是我问你啊为什么又是我来回答啊!!“鸣人差点着了他的道。


”你希望我如何呢?”佐助歪了歪头看他。”我想知道。“补充了一句。


“超犯规啊我说。”鸣人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他微微撅起了嘴,仿佛十分不甘心又不得不屈服,“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希望,我希望你是自由的。”


佐助未置可否,“哪怕我要离开?”


鸣人颊边的肌肉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一下,他似是想笑但没有笑出来。

“是的。”他最后这样说道。”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幸福的话。“


天边的流霞和绯红的云彩如丝般掠过佐助的耳畔,长风吹过,紧挨着他颊边的一小缕黑发调皮的舞动了起来。


“你和我不一样,你生长在这里,木叶是你的故乡,尽管你从前并没有在这里感受到多少温暖,你仍然不能割舍它,也没有办法视而不见。它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曾经。”


“是这样吗?”鸣人有些欲言又止。


“是的,你是属于木叶的。”佐助望着他,再次开口。


鸣人垂下眼睫,默不作声。


“而我。”他捉住鸣人的左手,令那骨节均匀的五指和他十指交扣,递至唇边,一一虔诚地吻过那修剪的整齐圆润的指尖。

这一次他不打算做任何掩饰,也许早在那句告白之前,或许远比那更早,他就该说出来的。

他早该宣之于口的。


“属于你。”


-----------------------------------------------

*1:出自海子诗歌《日记》

*2:出自刘星《家有儿女》

*3:”这是个人“梗出自b站《哈利波特与大忽悠》2,吃东西时观看后果志几负责。

*4:出自《孤独又灿烂的神:鬼怪》和女主角去看电影时男主的反应

-----------------------------------------------


七代目十分感动,他扭捏的表示佐助最近十分的温柔,应该说过于温柔了,尤其是在某些方面。

佐助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听错,然后邪火顿起,一把扔掉强行披上的人设,抓住七代目就是一顿……×(…………&%¥……¥,一边干还要一边骂道,*5死你算了。

经过这次酣畅淋漓的大和谐之后,他们将迎来一个人生的新阶段,据宇智波回忆,他不想再回忆。


-----------------------------------------------

*5:和谐的意思




=========================================================

预告(没完没了:没有预告(被打


有了分割线感觉胡说八道更有条理了呢,嗯(并没有

事实上下一篇才是我一开始最想写的东西(这你敢信?

其实是换个视角看谈恋爱的(搞基从娃娃抓起 (绝不是!

嗯二哥看起来不像是能说出那种话的人设(是的是我想说

能看到这里忍受我这么多话的,请接受我大力的比心

评论(1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