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窗外的风和雨都装进一个玻璃瓶里

等到来年长出一个宁静的春天

For you, I will never respect the end of the story.

夏日情歌(一篇完)

“啪嗒。”一滴薄汗从佐助白皙的额角滑落下来,坠入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沙石地里,发出一声极轻的嗤响,日上三竿,天气已经热到任何活物都无所遁形。

他拿食指蹭了蹭下颌聚集的汗液,抬头看向四周,全都蒸腾起让人眼晕的热气,连常青的植物都被晒得有些蔫头搭脑,皱皱巴巴起来。

饶是佐助再耐热,也不愿再走动,索性靠在桫椤树下乘起凉来,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摸出竹筒,豪饮了一口,方才觉得胸中那股憋闷轻减了些。


一阵灼人的热浪涌来,他抬起眼睫,状似漫无边际的观望着天空稀薄的流云,手却揣回心口处,慢慢地揉出一卷纸来。

薄韧纸张失去原有的质感,变得如同柔软的布料,他搁了一叠在肚子上,用一只手将其中一张信...

佐鸣 Beaty and the Beast 06

玫瑰凋零之日


天空阴沉的不像话,云层厚重的像是随时会垂落下来,鸣人骑着马,他的头发被吹得凌乱,伏低身体艰难的在冰冷刺骨的风中奔行,手持着佐助赠予他的镜子,寻找着自来也的下落。

镜中人所在之地已经被凛冽呼啸的风雪掩埋,四周是密林里昏暗肃杀的景色,枯枝遍地,放眼望去全都一个样,为找到他的确切所在提高了难度,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白发逐渐和积雪融为一体,只有半截身子露在外头。


在离开城堡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鸣人在密林的东南角找到了自来也,并且险些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把镜子搁回怀里,迅速伸手将自来也从地上刨出来,还好老头穿得比较厚实,鸣人把耳朵贴到他心口处听了一听,好歹略放下了...

火影大人不可思议(下)

今天也在不讲道理的胡编乱造

组团偷猫或请拨打零零三七幺幺七

想不到有下吧! 嘻嘻!@独孤寄鹤 


“佐助?!!!——”

“喵。”


火影大人结束了一整天的战斗,精神还算不错,下班回家打开门,刚想开口,忽然听到了一声猫叫,他在心里“喵喵喵?”了几下后,四处去寻找声音的源头。


一只皮毛油亮的小黑猫悠哉悠哉的趴在沙发上,见他进了门四处东张西望的,好心的又叫了一声,在他看过来时,冲他晃了晃长长的黑尾巴。


“哇!!这是哪里来的啊!!佐助带回来的吗?...

数星星(下)完

“因为这是一个……“他拖长了声音,“秘密。”


鸣人咧开嘴,看到佐助略带疑惑的望着他,索性扑倒在他怀里笑出了声,笑完了之后滚了一滚,歪到了枕头上,拉过被子,打了个小呵欠,“睡觉睡觉,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说完眼睛就眯了起来,居然很快就要这么睡着了。


看来是把他折腾累了,佐助扭过身,借着室外的昏暗月光,注视着鸣人的睡颜,嘴角扬起了一道自己也未曾知晓的弧度。过了会,他终于是屈起食指,刮了刮鸣人软乎乎的脸颊,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又戳了两下,惹得鸣人哼唧两声,微皱了下鼻子。

许是看他这样有趣,佐助的指尖忍不住又伸过去,滑过他坚毅的额角,流连过他淡金色的眉毛,鸣人摇了摇头,想把面前恼人的...

数星星(下)1/2的1/2

左边的星星很像你噢,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



这场雨来得十分突然,将他措不及防地困在了这里。

丰沛的春雨如同潮湿粘稠的沼泽将他密不透风的包裹起来,呼吸之间都淋漓着细密轻盈的水汽,透明水珠沿着垂落在脑后的兜帽不断滑落,他站在石灰岩质的山洞里,抬头眺望着阴沉沉的天空,看着远处那条深浓苍翠的山脊延展向未知的尽头。

若是平时,这点雨算不得什么,可现在处于任务空窗期,没什么赶路的必要,活动十分自由,他观望了会雨势,就此停下了脚步。

春来一夜的风融去了寒冬的冷酷,吹斜如丝的细雨,流连过他稍长的额发,也将心底的思念吹得泛滥而绵长。


海蓝色的眼瞳在连接天地的水幕中若隐若现,如同山川倾倒,碰翻了一...

数星星(下)1/2

右边的星星上镌刻着,你赠予我的姓名。


瀑布被倒下的巨石雕像截断,堵塞住了河川,往日湍急的奔势,化作涓涓细流从边角岩缝里四散开去,其中有浅浅的红色像游丝一样飘在其中,一直蜿蜒向远方。


不知过了多久,“嘶……”一声微弱的呼痛凭空响起,叫人以为四分五裂的雕像活了过来,佐助睁开眼睛,失去左臂的剧痛让他一时喘不过气来。


“醒了?”鸣人的声音适时响起来,佐助侧脸过去看他的时候,不小心习惯性牵扯到了左边的肌肉,又是一阵痛,但这次忍住了。


“不要乱动哦,乱动的话血会流地更快的。”鸣人没有看他,他的伤势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看他眼皮青肿耷拉着,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

数星星(中)

以下操作,成年人请勿模仿。


“我以为你不会来。”

火焰次第在昏暗的隧道里燃起,照亮了来客的身影,也投落下更多的黑暗,和光影影绰绰的捉着迷藏。

“哪怕只有一点机会我也不会放弃的,佐助,跟我回去吧。”

“噢?还真是不出意料。”脚步声停在了距离来客最近的第二盏灯火之下,那人倚靠在了墙上,不再往前走动一步。

火光飘摇了一瞬,来客措手不及被重重抵在了墙上,脊背震到发麻,“你知道,我随时都可以……”那人横肘锁喉,寸寸施力将他压进墙壁,动弹不得。


“杀了你。”


鸣人又一次从梦里醒来,睁开眼睛,还是午夜,月亮正高高的悬挂在天上,清凉如水,不知名的昆虫...

数星星(上)

接动漫414话:最糟糕的二人三足

男孩子之间的那几个夜晚(雾

来自 @Cakeflying 君的点梗

废话很多,逻辑die了,请耐心观看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


“呵,这话该我问你吧?”


“那你就问啊,你摆着这一张臭脸给谁看啊,本大爷那也是情急之下,你总不能让我,让我憋着吧!”


“哼。”没憋死你呢。


“你又来了,是不是想打架啊!别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就算让你一只手我也能赢过你!唉呀……”


“咚。”一记闷拳砸在了鸣人头顶之上,震得他两眼冒金光。


“鸣人!不准你对佐助君这么无理取闹!”樱发少女收回拳头,一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