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七代目八卦事记 03

说了是爱情篇

01剧情在此  02在此

OOC加粗不要钱

瞎开脑洞真的会死

废话bug超多,逻辑感天动地

肥肠雷人,各位谨慎观看!




如果再见到你

已事隔多年

我将如何问候你

 

怎么着,你也是来相亲的?

 

 

 

 

 

小胳膊小腿的神仙全身散发着朦胧的光晕,他从河里冒出头来,慈眉善目,抬首微笑着询问:

“迷茫又善良的年轻人唷,你掉的是我左手这个金鸣人,还是右手这个红鸣人,还是我头上这个黄色的鸣人呢?”

 

“……有什么区别?”

 

神仙:“……”

“不要管这么多嘛,你先做个选择唷~”

 

他大约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说来这种脱线的剧情只在很久以前才梦到过,不过既然是梦吗。


“我都要。”

 

“……”

“不可以贪心唷年轻人,只能做出一个选择,否则可能一个都得不到唷。”

 

佐助闻言低头沉思了一会,无论是哪个迷你鸣人都团成团子似的乖乖坐好,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瞧他。噢真该死!

“我都要。”

 

“聪明又勇敢的年轻人唷,为了奖励你的诚实,我决定送给你一份特别的大礼。”

 

“……”嗯???搞什么鬼难道不是把三个鸣人都送给我吗?

 

他非常不爽地接过来打开一看,不是番茄,不是番茄,也不是朋友卡(松了口气)。

 

是一碗鸡汤。

 

 

 

宇智波佐助饿着肚子醒过来的第数不清的某天早晨。

浅金色的阳光从树叶的细碎缝隙里伸出来洒落在他脸上,印出点点光斑,他觉得人生很没有道理,好歹让人喝一口再醒过来啊。

……算了。他挺身舒展了一下僵了半夜的躯干,骨骼发出细微的噼啪声响。

 

一个没头没脑的梦,说起来,不晓得吊车尾的在干什么。

 

那次争执过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不是他不想,一来是吊车尾蠢得令人心惊,二来是造成这种局面自己也有甩不掉的锅。思来想去逃避虽然不是办法,但是毕竟有用。

而且他的预感也是完全不讲道理,怕什么来什么。

 

心情一糟糕肚子就更饿了,他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预备下去觅食。

从树干上撑手翻身一跃而下,稳稳地落了地,动作之轻巧没有带起任何多余的声响。

 

巧的是突然咻咻地刮起一阵妖风,脸上措手不及地被啪地一下贴着了随风刮来的一纸传单,很有些微妙的破坏了他之前潇洒的举动,之后周遭就恢复了寂静。

以他的身手竟然没有躲过一张传单,可见这真是……命运使然。

 

好在这么早林子里并不会有人,他冷冷地扯下那张突如其来的传单,打算团成团扔掉。

 

此时,传单上几行加黑加粗的大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特大报道特大喜讯:木叶七代目面向五大国诚意征婚,有意者年龄性别不限,相貌端庄品格正直即可,限时报名,欲嫁/娶从速,先到先得(划掉)。

 

然后是几行小字,“100%良心甩卖,100%正品直邮,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买卖不成仁义在,有缘千里来相亲。开始时间为XX年XX月XX日,最终解释权归木叶所有,木叶相关部门宣。

 

除了字之外,上头还有占据了大半个版面的闪闪发光的七代目招牌笑容,比了个大拇指。

 

顺滑平整颇有质感的纸张被人捏地喀嚓作响,指腹缓慢划过没心没肺正笑得灿烂的那人脸颊。

 

半晌,某人咬牙切齿,“胡闹!”

 

 

 

 

 

 

 

“报————告佐井大人,前来报名的人数太多,木叶招待处已经人满为患,各大旅馆的位置也所剩无几,小田切大人让我前来询问您的下一步指示。”

佐井从办公电脑后面探出头来,“那就优先登记普通人员的住宿,如果最后位置不够,就在训练场上搭营帐,实在不行的话,忍者嘛,嗯……就叫他们自己随便找棵树晾一下,后天就开始海选,去吧。”

“是。”成功混入七代目征婚策划组的一木有海领命而去。

 

佐井墨一样深浓的眼睛里闪动着光芒,和某人有几分相似的轮廓忽然咧开了一个不见牙不见眼的笑容,他随手翻动着面前厚厚的一叠名单。

唔,还没有来。

他不慌不忙地呷了一口咖啡,翘着腿坐在老板椅里悠闲地转了几转,望向落地窗外的湛蓝晴天。


我就不信你能沉得住气。





千里之外的风之国,风影大人正勤勤恳恳的坐在办公室里喝茶。

这不是普通的茶,这是砂隐村开发部最近新捯饬出来的一种对人体非常有益的绿植,是个杂交品种,好养活又耐旱,叶子和根茎还可以用来泡茶煎水炖汤,百无禁忌,实乃居家旅行之必备好绿植。

姐姐知道后就天天逼着他喝。

这东西虽然确实有用,但味道着实不敢恭维。

唉,做人难,做男人难,做风忍难,做一个招姐姐疼爱又不用喝茶的弟弟,难上加难。

我爱罗捧着正冒出袅袅热气的茶杯,有些忧心忡忡,再这样下去他也许会喝成我绿罗。

不,说不定是绿爱罗,我爱绿也有可能……



正当他这样想着,门哐当地一声被人踹开,吓得他连忙举起杯子把剩下的水一口就给灌进去了,苦到了头发尖尖上,简直想打个哆嗦,他竭力保持平静,身为男子汉吃点苦算什么,但还没等他开口,一张纸就急吼吼地戳到他眼前来了。


”堪九郎!你进来之前……呕……干嘛不敲个门啊!我还以为是手……呕……“我爱罗边干呕边痛苦的指责他哥。

”哎呀来不及了,大新闻!!你快来看这个!“堪九郎旋风一样从外头冲进来,坐到他弟弟身边,叫他看那张纸。


”什么呀。“我爱罗接过一看,数秒过后突然晕过去栽倒在了沙发上,把他哥哥吓了个半死。


然后又突然坐了起来,握着那张bulingbuling~的传单看了又看,七代目的笑容晃花了他的眼,简直有些不能置信。

莫非上天终于听见了他的祷告,又或是丘比特神还是什么神终于看中他这棵万年不开花的老铁树?!



上回说到向我爱罗诚挚的道歉这回事。

但是我爱罗镇定的站了起来,大手一挥。

”什么都别说了。“他摸了摸头上并不存在的那个盆状物体,”这口锅老子背定了。“






这真是在木叶历史上也足以排进前十的大事件,七代目再次吸引了五大国的全体注意,一时间风头无俩。迷妹迷弟们闻风而动,从各地赶往木叶。

生活水平的提高导致人们在日常工作之余热衷于关注八卦,哪里有点风吹草动哪里就有八卦横行。

此次还是木叶自己带头掀起的浪潮,不纵身一跃简直不是人。

在征婚广告打出去后不久,谣言四起,越传越离谱,忍界竟然有人已经开始搞起了七代目最终花落谁家的赌局,从征婚开始时跟进,大家可以根据未来最新公布的入选人员押宝。纯属娱乐,但说不定就赌中了呢?

要说这件事情本没有悬念,大家都在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骗人吃狗粮的圈套,但事实总是想尽办法给人惊吓。


 

 

 



七代目在还没有搞懂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就已然走上了相亲的道路。

他站在落地窗前观望着一波接一波从外地赶来的人群时,绝没有想到佐井给他看的传单样式竟然有着两幅面孔。

日渐成熟的身形仍要比同龄人看起来纤细一些,但那宽阔坚毅的背影看起来已然可以撑起一片天地,为他人遮挡住所有风雨。

住宿显然是个难题,他在心里想着。

同时多少还有些微妙的美滋滋。

不,是美滋滋。

看来自己魅力还是大得很呐得吧喲。

滋了一小下之后,他又陷入更深层次的烦恼,捂着脑袋头痛的想到,这么多的人,停留这么些天,木叶的财政赤字又要多出一大笔填不上的窟窿了,我的天啊……

佐井仿佛他肚子的蛔虫,及时现身了,走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火影大人,每个来报名的人都要缴纳一定数额的报名费。”

“诶,佐井,这事你没跟我说过啊。”

“噢,那你现在知道了啊。”

“……”

 

漩涡鸣人随着年岁渐长,对无耻的容忍度也在逐年递增,这个现象不好也不坏,于是他继续转过身站在落地窗前沉思,人头攒动间,忽然,他激动起来,拽着佐井的手臂摇晃,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佐井你看你看,是他,他到木叶来了。”

 

佐井的人和心神都跟着一阵摇曳,心想他这崩盘的计划有救了,但是他在人群中巡视了半晌,都没有看到那个人。

 

“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

 

“哎呀就在那里啊,我下去跟他打声招呼,这家伙也真是的,怎么这时候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七代目放开他的手就跑出去了。

 

佐井喔喔了几下,心里略微感到有些不对劲,不过这不重要,来了就好说。

他的一颗心重新放回肚子里。

 

 

 

 

 

 

 

木叶一家专卖小气球的店门口。

漩涡鸣人抄着手,以少见的严肃姿态站在街道正中央,眼睛微微眯起,竟然有一丝威严之感。

站在他身前的那个人不动如山,接近正午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有些燥热,影子已经缩伏到了脚底处,变成一个小小的深灰色椭圆,那个人看起来相当冷静,只是额角忽然滑下一滴细汗。

 


十分钟前,漩涡鸣人兴冲冲的从火影嘹望塔跳下来,在接近村口登记报名处的地方,奋力地在一堆迷妹迷弟里找到了那个显眼的存在。


他出手迅速,上去就是一拳热情地打在了那个人的臂膀上,把毫无防备的他吓了一跳。

 

“嘎啦!你怎么来了!”

 

我爱罗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漩涡鸣人,很快他镇定下来,淡淡地推开了鸣人要攀上来的手臂,“你认错人了。”


漩涡鸣人:“……”


“嘎啦你搞什么啊,你不认得我了?!”

 

“我说了,我不是我爱罗。”

 

“可你穿着他的衣服啊。”

 

“……”

 

“还有你的胎记,你的黑眼圈,还有你的……诶你的葫芦呢?”

 

“在这里。”我爱罗指着腰带上别着的一个驼色的小葫芦说道。

 

“诶它变小了啊,看起来怪可爱的得吧喲。”漩涡鸣人还顺道上手摸了摸。

 

“是啊。”

 

“哈哈哈哈哈。”两人一块笑了起来。

 

“……”

 

“……”

 

“所以你刚才是已经承认了吧。”

 

“没有,在下只是随便戴个葫芦玩玩。”我爱罗立刻恢复成面无表情。

 

“你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啊,你不是我爱罗还会是谁啊!”

 

“说多少次在下也不会变成我爱罗,在下……罗生门,是前来和七代目相亲的。”

 

“相亲??!你也报名了?!!!”漩涡·好像抓住了重点·鸣人惊讶地问道。

 

“是的,莫非在下没有资格?”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诶不是,你干嘛也来凑这个热闹啊,是想来看我笑话吗?!!!”漩涡·仍然抓不住重点·鸣人愤怒地问道。

 

“不,在下是带着十足的诚意前来相亲的。”

 

“……”

 


就在他神情郑重的说完这句话后,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接着一条洁白的手臂就搭了上来搂住他的脖颈。

“嘎啦,你在这里啊,叫我好找,名报完了吧?鹿丸说已经替我们定好房间了,堪九郎刚把行李送过去,我就……诶,鸣人你也在这啊,好巧哦,许久不见你看起来更可爱了吗~”

 

我爱罗不动声色的从他姐姐的手臂里挣脱出来,试图挽回之前他坚持的那个身份。“我不是嘎啦,你认错人了。”

 

手鞠:“……”

鸣人:“……”

 

 

 

手鞠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转了几圈,颇有些狐疑,但她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哦哦,我认错人了,你们继续,继续。”临走不忘悄悄向我爱罗比了一个大拇指。

他们两个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陷入了异样的沉默,漩涡鸣人轻轻地踏了几下脚,咳了一声。

对面那个人额上一滴冷汗落了下来。

 



“所以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嘎啦了是吗?”

 

“我……”

 

“撒谎会降低我对你的好感度。”

 

“……”

 

漩涡鸣人闭上眼睛哼了口气出来,“那么好吧罗生门先生,我认错人了,告辞。”

 

说完甩手就走,被人从后头拉住。

 

绿玉般的眼瞳里流转着温柔的波光,“鸣人。”他出声唤着他的名字。

 

七代目哼哼唧唧地回头,“怎么着,罗生门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我爱罗忽然忍不住似的笑了起来,他容貌本就俊俏,这一笑竟让人有些移不开眼,他身后的背景板(对就是那种背景板)上突然绽放开了朵朵鲜艳欲滴的玫瑰,和buling~一亮的背景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觉得,我爱罗这个名字不能让你察觉到一些事情。”


“事情?什么事情?”漩涡鸣人一头雾水。


“我爱你这件事。”

 

“我爱……嗯???!!!”漩涡鸣人大惊失色。

 

 

阳光有些晕花了他的眼,我爱罗带着明晃晃的笑意看他。

令他有些口吃,“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看见啊不是,我没听清……”

“我爱你。”

“……”像是有颗核弹轻轻降落在了鸣人脸上,小麦色的平原上炸开了一团极鲜艳的蘑菇云,他脑子里一团乱麻,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你说什么……我我我我们是朋友啊,你说你爱我???!!”

 

“嗯,不可以吗?”

 

“我,我……你……”鸣人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一截,他的目光不知所措的胡乱转动,在一不小心又接触到我爱罗的眼睛时像一只燎着了毛的兔子一样,“我我我不知道,你你你别过来,我我我……啊!!!!”大叫了一声之后飞快地逃走了。

 

站在原地的我爱罗仍然保持着那个盈盈的笑意,只是过了一下,他的脸上出现一道裂纹,有细碎的沙子泄漏下来,慢慢飘出一丝白气,好像什么东西温度过高蒸腾起来的一样。

 

然后他迅速羞愤交加的回过身,看见自家的姐姐和哥哥站在他后面不远的地方,姐姐左手托住了右手的手肘,单手捶了捶胸口,比了个ok的手势,他哥露出一个牙齿见光的笑,冲他扬了扬手,指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着几条极细的光亮。

 

 

 

 

 

 

海选前日。

 

“不对啊,不可能啊,不应该啊。”

佐井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把井野晃得头都晕了。


“够了你别晃了,这不还没开始吗?”

 

佐井忧心忡忡地坐下了,过了会又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能够啊,他到底怎么想的。”

 

井野还没说话,突然有人敲门,然后一木有海就直接进来了,向他们汇报了昨日在街上发现的那一幕。

 

井野摊手,“好吧这下问题来了,你接着转吧。”

 

佐井懊丧的把脸埋到了手心里,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里透出来,“好了我知道了,你继续关注七代目的动态,还有,要是发现佐助的行踪就立刻来向我汇报。”

那人得令而去。

 

井野摸着下巴想了想,“唔,局面变成这样,鸣人很有可能就要赔出去了,不妙,实在不妙啊。”

 

“不可能,这又不是爱情买卖,最后还得讲究你情我愿。”

 

“对方可是砂隐村的嘎啦,我看这事悬了,就算最后他来了也不一定能扳回来。”

 

通过这句话佐井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千鸟烫头的未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一想到自己将来会变成满头油腻波浪卷的发型,“天哪我还是赶快逃命去吧。”

 

“别逗了你给我坐下,诶我问你,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你选哪一个?”井野按住他。

 

“我谁都不选。”

 

“嗯……?!”井野好看的眉毛向上一挑,眼睛一瞪。

 

“我只选你。”佐井将井野的手拉起来捧到胸口,被井野一把抽了回来。

 

“唉咦~少来!但是鸣人不会啊,在告白这件事上嘎啦就占了先机,先不说愿不愿意,鸣人至少会考虑到他的心意,再加上人家脾气又好……”

 

说到她瞟到佐井忽然露出了一个颇感怀疑的眼神。

 

“怎么着了,人家脾气不好吗,非要揪着人年轻时候的事不放吗?!!”

 

“谁揪了,别生气,你接着说。”佐井连忙把她的手又拉起来放到手心里揉着。

 

“咳……我刚说到哪了,噢,脾气好,人家又是风影,而且他现在还如此鸡贼的会玩套路了,鸣人心一软产生什么莫名的愧疚啊亏欠什么的,啊啊啊,如果最后他被嘎啦带走了那绝对都是你的锅!”

 

“不不不,不会有这样的事的,嘎啦千好万好,但是只有一点不好。”

 

“嗯?哪一点?”

 

佐井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

 

 


“他不是佐助。”

 

 

 

 

井野若有所思,“你倒是看得透彻。”颇感赞同的点了点头。“可是他没来啊。”

 

佐井:w(゚Д゚)w!

 

 

 

 

 

 

 

海选当日,人山人海,红旗招展,五光十色。

由于报名人数着实很多,百来号人,有男有女。要是和每个人都相上一轮那七代目也不需要干别的了,于是佐井打算把它变成一个相亲大赛,搞个先手淘汰制。

首先是通过制定相关规格标准来筛选一部分人,例如身高体重兴趣爱好什么鬼的,同时落选的人还会随机赠送一份木叶大礼包,并且获得在木叶境内免费停留观光三日的特权。

 

这么着才删去二十来人,于是推出第二套方案,做心理测试。不要小看它,这是专门针对七代目研究的一套测试题,有科学依据,并且最终解释权归木叶所有。

 

得70分以下和高于80分的,皆与七代目不匹配,通通视为不合格。

 

此法一出效果拔群,最后入围的只剩下六个人。

 

 


裁判席上,小樱用手遮挡着,侧过脸对井野说,“喂,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我爱罗还在场上。”

井野压低声音,“我们尽力了,这套题我们给他换了顺序,但分数是鹿丸总的,加起来刚好79分。”

“原来如此,看来佐井死定了。”

 

 

“咳咳,最终入选名单是以上六位选手。没有入选的各位也不要沮丧,木叶准备了薄礼,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家还可以互相认识认识交交朋友。那么下面我宣布,明日正式进行最后三位参赛选手的角逐!散会。”

 


 

 

 

 

 

在佐井想方设法拖延时间的情况下,还是很快来到了决赛当天。

 

七代目坐镇席上,参赛的六位选手做好了准备,在一间新建的报告大厅准备进行最后的比试。这多少叫人回想起中忍考试时的场景,没想到时隔多年,他还是逃避不了考试的命运。

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如果还可以交白卷就好了。


除了选手和相关人员以外,还有一些强烈要求入场的迷弟迷妹,至于新闻报社之类的通通被拒之门外。奈良鹿丸、佐井是裁判员,春野樱、山中井野、日向雏田、天天、牙担任主考官,丁次和小李是监场员。

 

在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抢答比赛之后,来自土之国的早川晴泽小姐、水之国的鹤田翔太先生和风之国的我爱罗先生杀出重围。

 



正在此时,紧闭的大门被人给踹开了,所有人都感受到一阵猛烈的风从整个室内刮过,带起一阵寒意。

突如其来的宇智波佐助。

 

不过他现在的样子相当,额怎么说呢,很有些狼狈。鸦羽一般漆黑的头发上还沾着些许枯叶杂草,白皙的脸上蹭着点尘土。

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反而平添几分桀骜不驯,吸引了在场所有选手的注意。

 

他的目光锐利无匹,直指全场最中心的那个人。

 

“佐……佐助!”鸣人从座位上一下子站起来,眼睛亮了,不可置信,他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宇智波佐助却没有再看他,扫了一眼在场之人,目光所及之处场上无不响起窃窃私语和惊叹声,有几个迷妹捂着心口缓缓倒下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焦点都转移到他身上。

他不为所动,只是在看到那个赭红色身影的人时眉头略微一皱。


七代目闷闷地坐下了,搞什么啊这家伙出场还是一样叫人火大啊。

 


此时放了个大心的佐井咳了一下,明知故问道,“这位先生,你闯进我们会场是要做什么?”

 

宇智波抬起那双鹰一样的眼眸,目光和佐井对上,丝毫没让他失望,“自然是来相亲的。”

 

 


“诶?诶!!!”漩涡鸣人还没有从我爱罗的告白中走出来,猛然又被一个更大的直球砸懵了。

 

“裁判我举报,这家伙早就错过报名时间了!”迷妹A举手说道,宇智波回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改口,“现在报也来得及。”

 

“咳咳,说的也是,那么这位先生,虽然不合规矩,但看在你决心这么大的份上,就勉强算你一份。来人啦,看题。”

 

 


由于宇智波佐助是中途杀进来,前面的筛选一样都没有过,为了保证公平公开原则,他们给他做了一系列的测试。

同时为了防止前面有人混水摸鱼,把另外六个人也一起再测试了一通???

 


两位选手抗议着黑哨被拖出去之后。

只剩下宇智波佐助和我爱罗两个人进入最终角逐。

也许这多少会让人感到疑惑,既然是相亲为什么七代目不同时和多个人试一下呢?

那是不可能的,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比赛到了这个份上,不拼出个你死我活就枉为男人。

 

 

 

由于双方势均力敌,竟然不分伯仲,并且危险的是,我爱罗隐隐有着超前的势头。

评委席经过一番商讨决定,开始对两人的主观回合打分制,初始都为100分。

 

综合测评(瞎瘠薄提问)阶段:

“是否具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我爱罗是风忍加5分 佐助是无业游民扣1分

“是否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

我爱罗会沙塑加3分 佐助少年时会吹笛子现在忘了扣1分

”是否会下厨?“

我爱罗不会因为他的诚实加2分,佐助会黑暗料理扣3分

“家庭背景如何?”

大家都是高干子弟不增不减

“身高。”

我爱罗不及格加1分,佐助比七代目高倒扣1分。

 

“???”宇智波佐助拍案而起。

“裁判,选手威胁评委。”日向雏田捂住心口。

“嗯,黄牌警告一张,三次出局。”鹿丸漫不经心的丢出一张小牌牌。

 

“谁威胁你了。”宇智波佐助说道。

 

“主考官你看他瞪我。”日向躲到了春野樱的身后。

 

“……”

 

“宇智波选手,如果你表现再不良好一点的话,我们有权把你就地扫出局。”春野樱点了点桌子。

 

迫于淫威,宇智波佐助冷冷地坐下了。

 

 

“喂我说你们的评判标准也太……”漩涡鸣人还没说完。

 

“闭嘴。”大家众口一词的让他闭了嘴。“七代目在本回合禁止发言。”

 

 

本来一开始大家多少有些矜持和客气,说到后来的时候,吐槽根本止不住,好像商量约定好了一样要整宇智波佐助。满场嗑瓜子的,递矿泉水的,翘二郎腿的,“说到第几条了,噢,宇智波脾气太差,还是黑户,扣3分。”

“他这个人吧,还小心眼,上次……”

“咳,比赛要讲求公平公正,严禁公报私仇。”

“噢,那好吧,我爱罗加5分。”

  ……

 

 



“现在他们比分多少了?”小樱磕着瓜子问道。

“噢我算算,五八九七六三四二,我爱罗354分,佐助-23分。”

 

 

七代目实在是坐不住了,他站起来,“你们这是在吹黑哨,我要抗议。”

鹿丸叼着一只烟,“抗议无效,你坐下。”

“我再次抗议。”

“再次无效。”佐井挥挥手,丁次和小李就把鸣人捂住嘴按下去了,“好了综上所述,竞选结果也出来了。”

 

 

他清了清嗓子,“综合各方面的考量,风之国的我爱罗先生是平均的得分指数最高之人,我宣布,他是最终胜出者。”

 

“下面就请七代目来做最后的裁决,愿不愿意给我爱罗先生一个机会,同时在场被淘汰之人也不要灰心,也许你们在这几天的表现打动了七代目也说不定噢。”

 

捂着七代目的手松开,他望着左边那个,又看看右边那个,心绪起伏着,一时不好做出决定。

 

“噢,不好做决定的话就都相处试试嘛~”

 

“不行!”我爱罗和佐助同时掷地有声的发出拒绝和警告的话语。

 

“咳,看来我们的七代目还要想一下,那在场的选手可以借此机会再次陈述一下心迹,说不定能翻盘唷。噢,看来这位选手有话要说。”

 

涧野真守站了起来,她红着脸有些结结巴巴的问道,“可……可以选择和宇智波佐助先生相亲吗?”

 

“不可以。”佐井简洁的拒绝了她,”这位观众脱离了大赛主题,被罚红牌一张。“涧野真守红着脸坐下了。

 

“宇智波先生,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作为全场唯一一个负分获得者,现在是争取七代目心的好机会噢~”

 

佐助坐在位置上,顺滑的黑发遮住了他半个脸颊,露出的那只午夜一样深沉的眼瞳,望着七代目,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一丝似是而非的笑意,“和那时一样,我现在在这里,只有一个理由。”

 

佐井还在等着下文,佐助一抬下巴,“说完了。”

 

“噢~这真是相当宇智波式的发言呢,看来他和七代目之间有着默契的小秘密,好的接下来作为全场离七代目最近的我爱罗先生,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弃权。”全场唯一红色的身影举起了手,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连宇智波佐助都多看了他一眼。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我爱罗先生在距离成功一步之遥时弃权了,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可否听听罗先生内心的真实想法。”

 

红头发的风影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宇智波,轻轻地笑了一下,“事已至此,鸣人,我就不妨替你说了吧,坐在我旁边的这个人与我没有任何可比之处,他没有工作,身份也是问题,没有固定住宅,没有积蓄,性格恶劣偏执,不擅与人打交道,有些时候还很蠢……”

 

他每说一句,佐助的脸色就黑一分。鸣人都忍不住要让我爱罗别嗦了,但我爱罗只是举手示意了一下,“让我说完,他还不会体察自己的心意,是个胆小鬼,只是一味以逃避来应付问题,做事和想法这些年虽然有所进步,但仍然还不够。”

 

“而我,我从前和他相差无几,是你拯救了我,将我从地狱深处拉了上来,让我得以有了今日,我对你怀有的感情或许让你难以接受,但它就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我不打算欺骗自己,也不打算给你造成困扰,如果不是今日这个征婚,我或许完全没有机会说出口,就如你口中所说的做一辈子的挚友,也算是我们之间最牢固的牵绊了。”

 

“但是现在我还算有个……”他斜眼瞟了下宇智波佐助,斟酌了下措辞,“……战友?还有人和我受着同样的煎熬,让我有些忍不住为他打抱不平了,我这么做完全不是因为同情他,我并不是那样大度的人,我是同情我自己。就算是以容貌皮相这样肤浅的标准来看,我自信也完全不输他,在对你的了解程度和相处默契上,我同样与他不相伯仲,甚至比他看得还要清楚一点,门门接近满分的我和低到负分的他,该选谁应该是一目了然的,可感情的事如果能按评分标准来选择的话,那倒也轻松的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无可奈何了。”

 

“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是我呢,如果一开始遇到你的就是我呢?经历生死,并肩作战,亲密无间,如同真正的手足,宇智波佐助才是那个后来者,是否今日我们在你心中的位置会反过来?”

 

七代目神色凝重,他的目光有些摇摇欲坠,“嘎啦,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在刚才,我忽然想通了这个问题,这个假设即便真的成立,结局也依然是一样吧?来迟或来早,先后顺序都无关紧要,即便是那时的我,自问也做不到宇智波佐助能做的事。”

 

“归根结底,不是我输了。”

“我也没有接近所谓的终点,因为我根本就没站在起跑线上。”

“所以我弃权。”

 

 

全场无声。

 




漩涡鸣人的目光自我爱罗说出同样的煎熬时就垂了下去,宇智波佐助坐在座位上,黑色的眼珠长久的盯着一个方向,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句话都不曾反驳。

 

 

“是的,是啊,嘎啦,你说的很对。”七代目终于出声,他一侧的眉头掀起,带着一个略显苦涩的笑意,“长久以来我都被这个问题困惑着,翻来覆去找不到根源,我总以为……我总以为把他带回来就是最终的答案……”

 

 

“嘎啦,谢谢你。”

 

 

“铛”地一声,佐井敲响锤子,吓了所有在场之人一跳,“下面我宣布,全场最佳——罗先生!”

 

 

 

 



从这次的相亲上,七代目只得到了一个教训,大概就是人一定要学会珍惜。

因为我们现在也许还是朋友,但明天说不定就不是了。


相亲大赛的余波还在忍界流传,结果是忍界两只领头羊公然出柜,吃瓜群众一边强烈谴责这对看似悲催实则还是在秀恩爱的狗男男,一边还在往嘴里塞着狗粮,除此之外关注点都集中在风影大人这种勇于献身成全他人的精神上,大家纷纷认为这值得传颂千古,应当被刻在石碑上永世流传。

但当事人愤怒地表示他没那个闲工夫。



回过头来看这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挑明了心意的刚出炉的新鲜情侣,他们之间的气氛可以用欲语泪先流来形容。

所有闲杂人等都自觉消失,在佐助的示意下,漩涡鸣人跟着他一前一后来到了木叶塔上的天台。

 


开口变成一件难事,心虽然没有多大波动,但喉舌仿佛都已经不是自己的。

 

“佐助。”还是鸣人先开了口,他有些无措地在袖子下握了握拳头,目光不敢和佐助接触,“你是认真的吗?”

 

佐助平静地吸了一口空气,“事到如今你还要问我这个问题,你是笨蛋吗?把头抬起来。”

 

鸣人抬起眼睫,望了他一眼,又迅速落下去了。

 

他微微皱眉,“看着我。”

 

鸣人只好对上他的目光,纯黑的眼睛里映着天边炽艳的流霞,折射出温柔的火焰光彩,这样的眸光却几乎瞬间就灼伤了他的视线,令他无法再对视。

 

他一步步走近,来到鸣人面前,轻轻扣住他的下巴,迫使那片蓝色落进自己的眼里。“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确如爱罗所说的一样,自私,偏执,愚蠢,狂妄,不仅如此,还有着世间所能道尽的缺点,蛮横不讲理,固执己见。”

 

“视感情为最软弱的牵绊,独来独往,不接受任何人伸出的手,居无定所。”

 

“过去是一片黑暗,也看不到能触及的未来。”

 

“可即便是这样,也还有一点好。”

 

他放开鸣人的下巴,牵起鸣人的左手,将它用力摁在了自己的心脏位置。

 

正在以超乎寻常的频率搏动着,沉沉地跳动着,如果鸣人胆敢把他再划分到朋友的阵营里去他就立刻要让他知道什么是宇智波的愤怒。


”它知道你爱我。“

 

鸣人几乎是立刻想捶他一把,无奈手被牢牢地捉住了,“喂你这家伙真不客气啊……”

 

“听我说完,而我也是同样。”


 



============================================

后天的预告:木叶编年史七代目八卦事记之下一章:动作篇


肥肠正经的标题但我不是什么正经人

只是觉得嘎啦看起来亲切又可爱有谜之萌感(我去面壁

事已至此给大家比个苹果儿


评论(3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