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彗星降临的前夜 03

于是我们后知后觉了一件事情。

相逢自有相逢的道理,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结下的孽缘。

 




“你是谁?”

隔天又隔天,漩涡鸣人看着素描簿上突然出现的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字迹时,竟然颇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只是这字看上去似乎还带着那么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猛地一睁。

很好,并不是幻觉。

他懊恼的把头抵在桌子上,试图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里逃避这虚假的一切,现在要去找时光机已经太迟了,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就算他是个金鱼脑子也察觉出不对劲了。

 

但是不打紧,他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想到这他充满了信心的握起了拳头,相信科学相信正义,生长在自由平等的21世纪,而且这个事情很明显,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只是穿越了而已。

 

明显个头啊!说出去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啊!!!

 

漩涡鸣人陷入了少有的思虑当中,他盯着面前的本子,不晓得如何给予“你是谁?”这个问题以实质性的回答,他想,如果这不是在做梦,那这小子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他这么问无非是……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心虚。

 

嘛嘛,也不全是我的过错啊,任何人以为自己是做梦的都会那样的吧哈哈哈。

 

于是在晚上临睡前,他终于想到一个绝妙的回答方式。

 

 

 

 

这厢,宇智波佐助渐渐察觉出其中的门道,他开始做梦,梦到和一个奇怪的人交换身体,而且相当真实,对方也十有八九变成了自己,根据身边人的反应,行为还相当不正常。做梦的频率不是很稳定,也不知道哪天会穿越,没有任何征兆,但一定是睡着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发现不对之后,他就在思考如何给这个交换了身体的人一些提示,让对方察觉,取得联系,最好能达成一些共识,避免给双方原本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果不其然,一觉醒来后又是那个乱糟糟的屋子,比起前几回看上去倒像是收拾了一番,不过由于第一印象相当恶劣,佐助仍然皱起了眉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这个已经开始有点熟悉的天花板,心里还是烦躁居多。

 

自己花了三个小时才把家里的墙壁打扫地干干净净,为了防止家伙在变成自己之后做更多难以想象的蠢事,就算是无意也好性格使然也罢,他都必须尽快摆脱这种尴尬局面。

 

由于心情多少还是不爽,他在盘算如何能给人留下容易察觉的信息时,忽略了最最重要摆在眼前的事情。

 

在去学校的路上,裙摆下光裸着的双腿总让他有某种危机感,于是心情更加不好。

 

到了教室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翻开素描簿,在果然找到了自己写下的问题时心情又复杂到了一个顶点,伴随着不知是喜悦还是懊丧的感觉,他没有找到答案。

不能吧。他前后翻了翻,愣是没找出只言片语,这家伙看起来每天都会拿出来翻一翻这个本子,没道理看不见啊。

 

于是他又换了一页,反复想了会措辞,尽可能让自己不再想到墙上涂鸦那档子事,一笔一划地写道,“希望你也注意到了此事,并且不要惊慌,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我们很有可能在梦中无意交换了身体,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在此事得到解决或者交换消失之前,我们需要交换一些必要信息,以确保尽量不给对方增添麻烦,烦请看到之后给予回复。宇智波佐助敬上。”

 

在认真写完之后,他松了口气,感觉交代的十分清楚并且言辞亲切,刚放下笔抬起头,一双狭长上挑的眼眸就堪堪出现在他眼前不到一寸的距离里。

 

嚯他大爷的,饶是他拿出十二万分的定力也不免在心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一跳,但面上仍撑着若无其事的面瘫本色,只是眼皮不受控制的翻了一翻。

 

但还没等他发问,面前的鹿丸倒是噗哧一声先笑了出来,由于离得很近那气息直接扑到脸上来,倒也不算难闻,甚至混合着松间晨露的清爽。

不过佐助更加不爽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没礼貌。教室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人,本就有些窃窃私语,他没甚在意,但周遭的人经过鹿丸这么一笑顷刻间将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静默了几秒后爆发出了哄堂大笑。

 

 

佐助一头雾水,却立刻明白与自身有关,强压住不适与紧张,他抓住面前笑弯了腰的鹿丸,逼问他到底怎么了。

鹿丸哈哈哈了一会后,还没缓过劲,抖抖索索地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镜子递到他面前,还没等佐助嫌弃他一个男人竟然随身揣着这么娘炮的小玩意儿,背后绘有一只小鹿的小镜子映照出了这场莫名大笑的源头。

 

明晃晃的光亮反射在佐助脸上,差点晃瞎了他,眼睛是他还没熟悉的蓝色,瞳孔清澈,圆润饱满的小麦色脸颊看起来朝气蓬勃。

如果脸上没有写着漩涡鸣人这几个大大的黑字就好了。

如果没有怕显得不对称似的,在左脸下方还接了一句小小的“得吧喲”的口癖就更好了。

如果没有为了显得俏皮,还在本就不富余的脸上硬画了一个竖起的大拇指就完美了

如果……

 

“哈哈哈鸣人,你是怕自己又忘了自己叫什么吗哈哈哈哈!!!”牙的声音在人群中格外响亮。

 

不,没有如果,年轻的佐助站在教室里,周围充斥着无比和善又无比敞亮的笑声,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欢乐的氛围要掀翻屋顶。

他终于意识到国文老师所言不虚。

每一个人看上去都那么开心。

而他就是给这群人播撒快乐的天使,头上还顶着圈的那种。

 



“你们在搞什么啊大清早就吵成这样还不快都给我滚到座位上排排坐好!!”脾气恶劣的国文老师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带着严重的起床气。

 

同学们立刻收声,如鸟兽散开落到位置上,平日里带土老师是极好说话的,不过看样子他刚起来还是别去惹他的好。

 

“漩涡鸣人又是你你给我哈哈哈哈…….”把书往讲台上“咚”的一搁,余光里就瞟见那个金色脑袋还立在那里,带土没好气地想叫住他训一顿,但下一秒看清楚了他的脸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等他笑够了,看见漩涡鸣人不似往常,虽然面无表情的杵在原地,但心灵好似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略感有愧为人师表,板起脸来,“成天都是你,整些有的没的,害得大家一大早没个正行,你还看我,看什么看哈哈哈咳咳,还不快去给我把脸洗干净!”

 

天是那么的蓝,蓝的就像矢车菊的花瓣,半空中传来琅琅的读书声,清晨的校园是如此和谐,又是美好的一天。拧开了水龙头正在咕噜咕噜冒出水来,水流声哗啦啦的响着,宇智波佐助用力搓揉着脸颊上的污迹,细腻的肌肤被粗鲁地蹭擦,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丢的并不是自己的人,但佐助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对着镜子中漩涡鸣人通红的脸郑重发誓。

 

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啊嚏!”漩涡鸣人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鼻子,从梦中惊醒过来,还不知道这厢已经被人记恨上了,只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自然,他是没机会见识到那封措辞宛转情真意切的信,早被佐助愤怒地撕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个极端恶劣并且杀气十足的大字,“去死吧!!大白痴!!!”

 

漩涡鸣人翻开之时吓了一跳,差点把本子扔掉,心说你干嘛啊,又没有惹到你。

在发现事情不对之后,他老实许多,变成那个人后也没有由着性子来到处逛吃逛吃(主要是看着雪白的墙有些心虚),不仅笑容和善,友爱同学,关爱小动物,公交车上让座,扶老奶奶过马路,陪隔壁邻居家的小孩子打羽毛球,温良恭俭让不说全占至少也得算及格,为了表示诚意他还特地选择了类似负荆请罪的方式,把自己脸都涂花了。

 

都这样了还想咋地,竟然还要咒我。

漩涡鸣人顿时心头火起,岂有此理,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想打架吗,超级大混蛋!!”

 

 

 

于是接下来佐助完全忘记了要好好交流的初衷,他们两个像小孩子一样陷入了无比幼稚的角力中,素描簿和草稿纸成为他们相互威胁对骂的战场。

至于要好好认识这回事,大概上辈子就认识了。

相互对骂也是增加了解的过程,算是变相达到了交换信息的目的,但无奈说了不如不说,因为对方绝对要跟自己反着来。

 

“不许那样对小樱前辈!!!”

“说话别给我乱加口癖啊你这个万年吊车尾。”

“不许在我的··上写字啊啊大坏蛋!!!”

“再跟隔壁班的女生套近乎我宰了你!”

 

骂骂咧咧里革命友谊也在不断升华,鸣人在忍了很久之后,终于提起每次交换时都无法忽视的那个问题,作为男子汉他相当在意,但又不好说的很明显,于是在本子上写道,“每天都要带着那么沉重的东西上路,真是辛苦你了啊。”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有点阴阳怪气,有那么一丢丢后悔。

 

可是隔日暗戳戳的翻开本子时又带着点窃喜,总要扳回一成才行,哪知看完后差点气死。

 

佐助的语气十分轻描淡写,仿佛此事不值一提,“毕竟不能和你一样轻松,吊车尾的。”

 

战争再度升级。

 

 

最后佐助率先发现这样做除了互相伤害并且丢更多的人之外没有半点作用,他考虑再三,决定忍辱负重的原谅这个脑子大概需要光合作用的白痴。

 

然而这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之后的事情,在经过了不想被二次提起的和解过程之后,他们总算一致将目光放在了最应该关注的问题上。

 

佐助查阅了许多相关资料,包括各种时空穿梭量子吧啦理论,旁敲侧击的请教了物理老师,但一个有用的说法都没捞着。

与此同时鸣人也没有闲着,只是他搜出的却是一连串乱七八糟的小说和游戏。在长久得不到有效答案之后,也逐渐适应起这样的交换生活。

只是慢慢地,他开始有了一个非常微小的不满。

 

关于他身体的这幅情况,佐助从来也没有问过他,甚至根本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好奇。要是自己凑上去解释一句反而还很多余,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毕竟涉及到男子汉的尊严问题,既然佐助没有主动问及,那么他打死都不要先开这个头。

 

日子也算得过且过,并没有出什么乱子,但是很快,他又穿到佐助身体里,在借用佐助的电脑时,看到了这样几条检索信息:“青少年长期男扮女装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男生长期穿女孩子衣服是否为心理疾病?”“自我性别认同障碍。”“有病是不是非得治疗?”……

 

“哐当”一声脆响,放置在电脑旁边,宇智波佐助最心爱的牛奶杯,卒,享年三岁。




《你的名字》梗

无比ooc

如果能看到这里请接受我真诚的比心

敬请期待后续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