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世界以痛吻我

涉及剧透,但我感觉大家应该早就被剧透光了

《不浪漫者的情书》repo

 

 

在收到本子之前我自觉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无数repo里提及虽然有刀但最后诚然是he也给了我无限安慰,我捏着纸巾,摆好姿势,信心十足又满怀期待和丁点忐忑的打开了本子。

这次纸巾逃过了变成湿巾的命运,但我的衣服没有躲过。

 

我哭得像个关不上的水龙头。

(友情提示,请在没有人的地方观看全本)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e,但又实实在在是个he,不过它给我的感觉比be还要苦。

但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看,这是对理想主义者最高的礼赞,也是最浪漫的结局。他们倒在了追求梦想的路上,如鸣人所希望的那样,世界不再需要英雄,但在此之前,还需要无数的英雄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献上所有。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光明磊落的,它残酷,黑暗,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好人没有好报,坏人逍遥法外,它充满了谎言与伤痛,一点都不温柔。

鸣人从小领教着这份痛苦成长至今,要说对这世界一点憎恨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但他选择了相信和守护。

这一点很像酿总办only时那样,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下去,才有希望。

 

所以,鸣人从不觉得世界是温柔的,他也知道很多事情是无可救药,但正因为如此,正因为不温柔和无可救药,所以才要努力让它变得温柔吧,所以才需要人来拯救吧,就像他曾经从那些人们身上得到的那样,是这个既不美好也不温柔的世界给予他的,也是使人类社会代代流转生生不息的东西。

但说到底,鸣人果然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笨蛋嘛(二哥式叹气),所以,他也有自己的英雄。

 

唯其伤痛,方显温柔。

阿鹤和我探讨(暴风哭泣)时提到了这句话,我觉得很好理解,就像阴影愈盛,光明越夺目一样,但后来一想,这句话说鸣人也恰当,“是那些痛苦才让我和佐助相遇,而这就是世界的温柔之处”,正是因为有遗憾,所以才没有遗憾,这个世界从你那里夺走的一切,必然会以另一种方式返还。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真正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见二哥在最后的幻觉里,听到鸣人问他,“因为,是因为我吧,所以才让佐助受苦了。”佐助微微笑着回答说,“不是,是世上的温柔。”

 

我不明白,什么是世上的温柔,但是下一刻,我忽然福至心灵的懂了,让他挨过痛失挚爱的漫长岁月的,让他在硝烟和战火里屹立不倒的,让他最终走向了坚持的胜利的,全部都是

这世上的温柔。

 

是鸣人让他明白了的,温柔。

 

对于没有经历过战争和流离的人,和平的意义如同雾里看花,触摸不到实处,远不如斗争、反抗和侵略来得激烈而富有英雄主义色彩,毁灭一件事物多么容易,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时间就能将它抹去得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而守护和传承,需要无数的耐心和坚定的意志,中间还避免不了夭折和失去。

但因为难,就不做的事情,大概还不存在吧。

 

至少对他们来说是不存在的,二哥当然有足够的理由和恨对这个一再夺去他所有的世界复仇,但他这次选择了忍耐,并且成功守护了这个既不美好又不温柔的世界。

 

As long as I think of you

 

瞧,这是一早就给出了的答案呀。

 

看到和平再度降临那里,忽然确确实实的感觉到了阳光也落在了头顶上,就算不曾经历过,也明白它的珍贵和来之不易,为当下所拥有的一切充满感激,这需要全人类的努力和守护,也是为了大家都共同期许的那个幸福。

但也说了,和平的时代是再度来临,社会是一个总体前进的矛盾螺旋,少不了斗争和退后,在看似安定的大环境下,潜藏着无数跃跃欲试打破这个平衡的动乱因子,在不久的以后,又会酝酿出新的阴谋和战争。

 

但是,只要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从很早之前流传下来的,从三代到伊鲁卡,从伊鲁卡到鸣人,从鸣人到佐助,从佐助到面麻,这股火之意志流转不息,微小如豆,平日毫无所觉,但当动乱和危机出现时,它将迅速从星星之火随风壮大到燎原之势,燃烧在每一个渴望和平的心里。

 

这个世界有多么糟糕,这个世界就有多么温柔。

 

 

不过鸣人的离去还是始料未及,就算已经察觉到了那不祥的征兆,但当它真的来到面前时,却依然觉得这么的苦,就我而言,原本以为去了的那个人会是二哥,因为从某种方面来看二哥比较脆(不是),但阿鹤不同意我这种看法,如果是二哥去了,鸣人大概是活不成的,我想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一直以来,鸣人都表现得生命力超常旺盛,他耐打血厚又有九尾buff加成,本人又是那种意志极其坚定的存在,所以也总是让人忘记他也是有弱点的。

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的,悲惨弱点。

 

就因为他是个人柱力。

 

这年头就算和尾兽都打上了交道变成了好朋友也依然摆脱不了被人觊觎的份,怀璧其罪,以前一直以为适用于宇智波一族,但现在看来,但凡有点能力的都是原罪。

 

但在此时我忍住了,竭力快速浏览过那些随时可能让我痛哭出声的文字,翻到了二哥在的那一面。

佐助只是攥着不知名的纸张坐在那里,看不到表情,也没有流泪,他就是坐着,然后面麻告诉他,火影大人并没有留下什么,只有一个装着很多空白信纸的箱子,被机密处收走了,除此之外,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我翻过了一页

 

那是鸣人12岁时的旧衣。

 

作别少年时代的那一天,终结之谷的那场倾盆大雨,隔着水雾和瀑布回响无法听见的话,全都沿着岁月逆流而上,倒灌进心里,将他全部淋湿。

 

一直维持一个姿势的佐助动了,他伸出手,五指张开,搭在了衣服的破洞之上,那个造成贯穿性伤口的地方,然后他收拢手指,攥紧了那个破口。

好似这样就可以抚平他昔年造成的创伤。

 

 

思念你的人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

但也有无论怎样思念,都不会回来的人。

 

所有的爱憎和惘然都在死亡面前望而却步,它让人无所适从,它让人无法可想,它让人,不得不,认命。

 

七代目葬礼的那一天,暴雨如注,佐助沉默的站在雨里,背后是墓碑和挂在上面的从不离身的护额,以及铺满了整整一个棺材那么大的坑的,情书。

然后天照腾空而起,将其付之一炬。

 

在这样的沉默里聆听到的,却是比呐喊还要激烈的无声悲怆。

 

那是任凭大雨也无法熄灭的黑色火焰。

那是站在大雨里就分辨不出来的眼泪。

 

忽然想起鼬哥也站在大雨中的时候。

 

他烧光了自己从未对人言说的心意,烧光了那些花了无数心思写下的回信,并且告诉面麻,若是有那么一天,就将他葬在这里。

在这和忍村隔开,又能和七代目的岩颜遥遥对望的地方。

 

“我如此不着边际的爱着你,却又对此沉默不语”

 

 

 

暴风哭泣了许久的我,在写到这的时候,忽然释怀了,这彻彻底底是一个从头浪漫到尾的故事,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起来,就像是暴雨过后必然出现的晴空。

言语诚然不能道出其中万分之一,这是独属于宇智波佐助的浪漫,而他又拥有一个世界上唯一能懂得的人。

是啊,是了,昔年的一切,难道还不能说明彼此之间的感情吗,如果不能,那么言语又有何意义?

想到这里,那些苦难和离别,都相继远去,都在这心意相通的美好里显得无足轻重了。

 

“只有这世间我唯一的归宿,云一样的停在我的胸口”

 

爱是什么,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恩慈,爱是永不止息。

 

 

 

 

感谢总裁带来如此动人心(催人泪下)的故事。

评论(1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