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妈妈有基佬闪瞎我双眼

如题,跟母亲没有关系的母亲节贺文
预警:极其短小,不知所云,没有因果,废话很多

 

 

啊,天气真是好到不像话啊。
五月的微风拂过他光溜溜的额头,和坚持扎马尾后一年比一年堪忧的发迹线,又悄悄溜走。温度不冷也不热,是随便套件衣服就可以出门的好时节。
说到底,还是云最自在,不用烦恼到底要往哪里去,跟着风走就对了。
嘴里的青草被嚼到没了味,他蹲在地上随手又揪了一根,连同嘴里那只一起叼着。

路过的人偶有对着他这副丧劲指指点点的,他翻着白眼望天,一无所觉。

如果可以变成一朵云就好了。他不止一次这么想着。夏日快要临近,专属于七月的蝉鸣声就要登台亮相,它将唱响整整一个季度,在最后谢幕之时以生命作为代价,为夏日划上一个并不完满的句点。

就算知道了是这样努力而又决绝的生物,在它吵起来的时候依然有着要打死它的冲动。人类就是这样无情又冷酷的生物吧,他垮着脸,掏了掏耳朵,将不存在的蝉鸣声赶走。
趁现在还能享受一下清净。眯了眯眼睛,浑身被日光晒得酥软 ,直欲睡去。


“我说你就帮我一下嘛,一小下,就一小下,看在邻居的份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好歹我妈妈那么喜欢你的说啊!!”

“拒绝。”

 

“喂!!佐助!佐助酱得吧喲,天上天下空前绝额……绝哦!独一无二最最最好的佐助……啊啊啊松手松手……你你你不帮忙就算了干嘛掐我!!”

“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这样叫我。”


啊,耳边响起来的熟悉的争吵声,他望了望幽静道路前方,又是那对笨蛋。

先是看了看那个打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金发友人,再望了望住在金发笨蛋隔壁的看着他们穿开裆裤长大的黑发直男。
长叹了一口气,吐出了嘴中的两根草。

啊,啊,这蝉怎么今年来的这么早。
掏出了手机,快速摁了几下然后又放回了兜里。


某个餐桌上,手机嗡嗡地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一瞬又熄灭下去,过了一会,一只素白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拿起来一看。

 

“妈妈,今天又有基佬闪瞎我的眼睛。”

 

话说他认识这对基佬有多少年了,打从穿开裆裤的年纪就认得了吧,话又说回来了佐助到底有没有穿过开裆裤呢,嗯,好像没有看见过,但也不代表没穿过吧莫非他天赋异禀不能见人?
就在他脑子里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他的金发发小看见了他,正拼命冲他挥手,大声叫唤他的名字。

如果有时光机就好了,鹿丸站起身来的时候仍然不受控制的想着,他想要跟一个不是基佬的邻居做发小。

事实上,他们现在还不是基佬,当然了,这只是漩涡鸣人单方面这么觉得。
这也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许多次他欲言又止,想直接挑明了说开,让鸣人醒悟,但看宇智波的样子似是窝火又似是乐在其中。
媳妇这么可爱傻点也算了。他常常从他眼中读出这样无奈又可怕的思绪。
好险没有直抒胸臆,又有许多次,他暗自庆幸着。

发小是基佬是错吗,不是。发小以为自己是直男但其实弯得不行是错吗,不是。
归根结底是敌人太险恶目的也不单纯。
作为娘家人啊呸友人,有必要给出一点提示。


“那个我说……”他走向那两个人,挠了挠绷得固紧的头皮,假装不经意的,“你们在说什么啊,隔得那么近不怕亲上去吗?”

牙白,说出来了。

 

漩涡和宇智波对视了一眼。

漩涡首先自动忽略了只差一个拳头就会挨到一起的距离。
“没有啊,你在说什么啊鹿丸,比起这个,你快帮我……嗯唔唔唔!!……”

宇智波意识到了这个距离并且不知为何认为此时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根据一个思虑良久其实也就一秒钟的决定做出了如下举动。
他亲了漩涡鸣人一口。

继幼儿园意外失去初吻之后,漩涡鸣人再次栽在了同一个坑里。顺带一提,那张年代久远意义非凡的初吻照至今保留在彼此家中的相册里。说到底到底是哪个混蛋没事带着相机到处乱拍的啊,漩涡鸣人如是想。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从失去二吻的震惊里爬出来,又被宇智波的话给雷倒在了坑里。

 

“我答应你了。”宇智波严肃的说道。

嗯???漩涡·有些蒙蔽·鸣人问道,“啊咧?你同意了!!”

“嗯。”从不食言的宇智波点头。

“哇!!我就知道!!诶诶不对你休想蒙我!!那你刚才是在做什么啊我说!”漩涡鸣人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巴,狐疑的看着他。

“拿报酬。”

“嗯??报酬?是指这个?”漩涡鸣人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咳。”宇智波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状似无意的顺着手指的终点看了看,视线然后开始有点飘忽,算是做了回答。

“哇佐助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啊,嘛嘛本来还想用珍藏版棒球碟片报答你的没想到佐助你的要求很简单吗,本大爷再免费送你一个得了是不是很大方,唔啾啾……”

“啪。”
漩涡鸣人闭上眼撅起嘴凑了上去,被一巴掌盖住脸给推了回来。

“你,你这个白痴,知不知道廉耻的!”

 

我靠你好意思说人家啊那你之前是在做什么啊无耻到家了啊宇智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打啵啊宇智波!

 

“怎么了不就是友谊的亲亲吗,很正常不是嘛,啊你看鹿丸我去亲他一个。”

 

一点都不正常好吗你脑子被人拿出来用脚踩过吗!!你别过来啊我要报警了!!!

 

“给我回来你这个大笨蛋!”烧红了脸的宇智波揪住了跃跃欲试的漩涡,阻止了这场闹剧的发生。

 

了不得的独占欲出现了,说到底是时候该挑明了把不然这笨蛋就要满世界去跟人亲亲了耶。

 

“哼。”但宇智波佐助只是上下瞧了漩涡鸣人一眼,扭头就走了。

 

???搞什么啊不要一言不合就走人啊这傻子不说清楚有你后悔的时候啊!!

 

“诶,诶佐助你等等你要去哪里时间不等人啊你回来!!!是嫌不够吗,不够就再来一次啊都好商量啊你别走啊!!”

 

等等这傻子好像也不是不明白的样子。

 

目睹了全过程,看着漩涡鸣人追着宇智波佐助跑远了的鹿丸张着嘴看了会天,过了一会“呸”地一声吐了一口。
妈妈,一股狗粮味。

 

 

 

一个后续:

 

漩涡鸣人托着腮坐在书桌前两眼放空,等待着令人手足无措的三分钟,突然手机震了震,他拿起来一看:“开窗。by佐助”

他依言打开了窗户,就看见宇智波佐助站在自己家的窗台上,一个招呼都不打一个助跑都不带的轻轻松松跨过不到一米的房屋间距,跃到了他的窗台上,顺势一脚踢翻了他的珍藏版泡面。

 

“我靠靠靠!!你在做什么啊!!“漩涡鸣人的泡面汁水横流的牺牲在了写字桌上。

“你吃饭了吗?“佐助小心避过被污染的桌面,撑手跃下窗台,落到了他的房间里,姿态矫捷轻盈如一只小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似的严肃地问道。

“刚刚被你踢翻啊我说!!”漩涡鸣人怒道。

“哦。”佐助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那来我家吃吧。”

“我靠你……你家做了什么?”

“我妈留了条子说和你妈一起过节去了,我哥回学校了,今天的饭我做。”

“你做的饭能吃吗?”

“爱来不来。回头我告诉阿姨那个及格是怎么来的。”

“你怎么过河拆桥,我不就瞄了你一眼……”望着宇智波佐助横过来的眼刀子,“我错惹,这就去。”

“把泡面收拾了地拖了,带套换洗衣服。”

“喂干嘛还要带衣服。”

“穿我的也行吧,但是不准流口水在上面。”宇智波佐助偏头想了想。

“喂重点不是这个吧!到底为什么要带衣服啊!”

“你不会觉得及格就够了吧,哼,我辅导的人,怎么可能只在及格水平。”

“喂喂,你不是来真的吧,给我妈的惊喜及格就够了她没要求那么多啊你饶了我吧。”

“废话少说,等下走门。”宇智波佐助酷酷地跃上书桌,像一只轻盈的小鸟又飞回去了。

 

“谁他妈要走窗户啊!”

 

 

一个没有道理的后续:

惊喜的品尝完佐助的手艺后,然后补了一夜的功课。

 

 

 


 

评论(1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