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七代目八卦事记 01

友情篇


OOC预警,原著(勉强算是恶搞)

胡说八道,日常放飞

这是一个非常雷人的系列







 

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木叶自从在第六代火影的英明领导下,那就有如开了拔的连队,泄了洪的大坝,一路高歌猛进带领全体木叶人民直奔小康……

 

 

“等等等等会儿……你这说的啥玩意啊读者能看这东西?!泄了洪的大坝你咋不说上了天的汪峰呢啊呸!”

 

“噢噢噢,上了天的汪峰,哇塞不愧是主编大人脑回路不同寻常我这就记下来。”

 

“别别别记了!!把它给我删掉删掉!!我拜托你,长点脑子行不行。”

 

“那,那您说怎么整啊,我这歌颂木叶主义精神,宣扬六代目人文思想,走的可是政治正确路线啊。”

 

“得了你也别整了,整些读者爱看的,去,去宇智波家蹲点,以我敏锐的直觉,这跟好了十有八九是个惊天猛料,没搜集到证据你就别回来了反正我们也快关门大吉了……”

 

“您就请好吧!”

 

一脸正气的小记者走出了摇摇欲坠的木叶八卦有聊公司,挂在门口的那块板子看起来有些危危险险的,随时可能扑倒。

他正气凛然地勒了勒裤腰带,把即将响起的一阵肚子咕噜声给憋了回去。虽然从业已有半年多了,但是一分钱没领到不说还倒贴了大半老本进去,经济水平接近赤贫,但他仍然信心十足的开始了兼任狗仔的第59天。

战后的木叶虽然在六代目的整顿下逐渐恢复元气,忍者的定位和作用也要被重新考量,有些人已经不愿或者丧失了成为忍者的条件,正在向新的职业转型。但大家毕竟也没闲到整天没事关注娱乐八卦的程度,所以这家新成立的八卦调查公司生意简直惨淡。

许多年后,闲着没事干的八卦学家们普遍认为,正是因为有了及弦主编这一英明早见,我们才得以近距离接触并揭开七代目以及他背后的男人这一系列神秘故事的面纱。

 

 


许多年以前,人们对于朋友这一词的定义还没有如今这么的严厉,几乎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只要提起就人人色变。

究其根源,都是木叶第七代火影的锅。(详见木叶背锅史)

 

彼时七代目还只是个懵懂又天真的孩童,平日里因为课业问题整天同老师单方面斗智斗勇,大约是天将降大任,双亲早逝和身负九尾使他过早体验了人生的残酷与人性的黑暗,也并未因年幼而得到额外怜悯。不仅如此,上天还顺手给他匹配了一个各方面都能气死他的对手。

 

是的,八卦苦情狗血漩涡中心的另一个主角——宇智波佐助。

 

要说宇智波佐助出身名门,在族中未出变故之时可谓人生赢家,父亲是木叶警署署长,母亲是世家小姐温柔娴雅,哥哥天纵英才少时就已成名立业还是个死弟控,自己有着聪明头脑和继承自母亲的俊秀皮囊,假以时日就算不超过父兄也定能成为数一数二的忍界大拿。可人生就是这么刺激和反复无常,给你撒下漫天迷人眼的花雨同时谁也不知道后面会不会顺便跟着掉下个铁榔头。

 

有关官方记载的初吻事件随着八卦事记的刊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人们普遍认为自那时起他二人才真正开始注意到彼此并结下了梁子。

 

私以为这种说法不太确切,首先他二人在孩童时期就已一见钟情,又或者说是三瞧留情,事发地点就在木叶著名的小河边,现已成为木叶情侣花前月下私定终身的圣地,那时幼年的漩涡鸣人在一次黄昏时分经过了那里,他首先注意到了宇智波佐助孤单的背影,然后长久的凝视着他,直到目光太过于明显被敏锐的宇智波察觉,二人目光不期然对接,刹那间眼波流转空气中的某些东西被迅速点燃,接着以铺天盖地之势烧了起来,学名叫做大写的尴尬,扩充开来就是:

“啊我竟然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被这个家伙偷看了不行不行我要不经意摆出一个酷酷的姿势来挽回之前驼背的坐姿。”

“咦我竟然偷偷注视了这个家伙一路妈蛋他看到我了要死要死切淡定不就是被看一眼怎么像欠了他万儿八千一样这家伙果然小气的要死看来天才都是一些难以理解的大笨蛋???……”

 

然后漩涡鸣人略感欣慰的给宇智波定了个罪名,吹着口哨走远了,也就忽略了在他身后那道悄悄投来的目光。

 

 


再后来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是人尽皆知,针锋相对的少年时代,舍身相救的波之国定情,一起胡闹一起作妖一起犯蠢一起打架,快乐的好像两只老鼠。吊车尾这个称呼也就此隆重登场称霸火影,成为七代目前半生又恨又爱的专属代号。

 

这样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某日天纵英才的叛忍哥哥宇智波鼬突然现身回村,佐助终于想起自己第三集说过的人设,他是一个复仇者。

 

于是有了著名的终结之谷分手。

 

自此,宇智波佐助变成了一桩悬案,不仅是因为他叛逃出村(嗯这个定位私以为不太准确,但不告而别实在是个坏毛病)行踪不定,更是因为他话说到一半就变成省略号,叫人着实难以揣测,这个毛病随着年纪的增长变本加厉,进化成了彻底的省略号。

 

后来有人根据这个终结之谷的两次战役编排了一个舞台剧,名字叫做《我们仍未知道佐助那天到底想说些什么》,简称,未闻助名。

 

火遍五大国,好评如潮,治死了所有强迫症患者,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是个变态惹科科。跑题了。

 

后来策划者被告得倾家荡产,来自木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宇智波先生,原因是侵犯了他的姓名权和隐私权等各种权。

 

 


说回正事,这厢宇智波跑了,漩涡鸣人在和他干了一架后差点搭上小命,并且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他的师父自来也坐在床边一边小心翼翼地给自己削着苹果,一边苦口婆心的劝他忘了吧,忘了那个不该想着的人,学着长大,学着变得聪明,那个人有什么好,把你打成这样,招招不留情,要不是你运气好早就死了。

 

鸣人浑身上下缠满绷带,连脸上都缠着好几圈,活像是绷带成了精,他坐了起来,目光变得深沉,得出了一个正常人意想不到的结论。

 

他要把佐助带回来。

 

他声名赫赫的师父差点被一口苹果直接呛死,觉得自己的宝贝小徒孙有可能是被打出了脑震荡,本来就不大灵光的脑子直接被打成了傻子。

 

为什么呢?就为了那样一个把你打得半死的人?你还要去追回他?

 

是啊,因为那是佐助……佐助是我……是我的朋友,最好的。

 

他的宝贝徒孙还说,如果变聪明就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宁愿当一辈子傻瓜。

 

 

他的师父在那一刻应该是被震撼到了,不是没有天真过,不是没有热血过,只是这一切都抵不过时间的作用,他看惯生死,看惯别离,看惯一切的一切都是无可奈何,他也曾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那只手,他也想拼了命的跟死神争分夺秒,他也会全凭一腔热情去赴汤蹈火。只不过,不知道的是岁月催人老,催人成熟稳重,还是他压根就还是那个完全不曾长大的胆小鬼呢。

 

总而言之自来也由这个结论开始怀疑人生,亲热天堂的连载差点就此停笔,把卡卡西急得是团团转。火影也从此靠后排被宇智波稳稳地压下一头。

 

自此,疾风传大多数人后来更乐意戏称其为基友之旅,追夫传。宇智波佐助也由台前退居二线暂时隐身。但他非但没有因此慢慢被众人遗忘,反而比以前更有存在感,因为他时刻活在男一的口中和心里。

 

 

据木叶时报不负责任统计,到追回佐助前,漩涡鸣人一共喊了佐助3007次,这其中不包括梦话和心里话。

但当事人漩涡鸣人后来拒绝承认这件事情,并召开新闻发布会郑重声明这绝对是在造谣,因为他总共喊了3706 次。

 

如果有人想你你就要打两个喷嚏,那么宇智波佐助大概会成为第一个打喷嚏死的人吧。

 



关于被情深意重的呼喊这么多次有何想法,宇智波显示出了一贯的面无表情,并表示毫无所谓,他的内心甚至没有波动。

 

但有好事者爆料后来他被漩涡鸣人发现有在悄悄录他的声音,并且随身携带有事没事就听,被漩涡嫌弃之后险恶的在床上用了不可告人的手段录下了更不可描述的音频,实在是卑鄙无耻之极。

爆料者在后来失踪了一段时间,重新出现之后就表示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自那时起,漩涡鸣人就在追回佐助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拉都拉不回来。

宇智波佐助这个名字从童年开始就和他息息相关,如高悬的明月照亮了他的少年时代,让他不顾一切的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直到成为能和他并肩的存在,直到成为照亮他余生的存在。

他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够搞清楚朋友和佐助其实是两个词,但那时他以为这两者根本就是同一个,所以屡战屡败。

 

阔别三年之后,经典的蛇窟重逢,此时应有迷妹尖叫(先叫为敬),大家都说佐助长高长胖不少,抽条是应该的,但长胖纯粹就是在胡扯了,而且算起来全是大蛇丸的锅。

没事让人扎个棉被别在腰上,就算是个水蛇腰也能扎成水桶,好在佐助丽质天成,就算是棉被也遮挡不了他风姿万千。私以为这棉被总是用来做些别的用处的♂。

 

漩涡鸣人一心扑在佐助身上,历经千辛万苦的寻找,终于能见着人了,激动地临出场前来了个高能女主平地摔,虽然没有被宇智波瞧见实乃一大憾事,但观众姥爷们那家伙别提多有震(xing)惊(fen)了!

 

接下来的事情略有些摸不着头脑,成年人在朋友的陪同下禁止观看。

 

三年未见一对竹马竹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无奈当场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别的人在,否则一定会向某些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这时候要说起新登场的人物——佐井了,此人面白舌毒,长相俊秀,常年带着一副和善的笑意,酷爱露脐装,还是个大触。因为有着他的存在,气氛一下子变成了难以形容的三足鼎立状态,大家纷纷微妙的感觉到了一丝修罗场的意味,新欢与旧爱,替身与正主什么乱七八糟的,但实际上,这个三角关系在当时转不起来,因为他们持有的全部都是迷人的单箭头。

佐助一心想着他哥偶尔也许分点心想想吊车尾,鸣人一心想着带回佐助心无旁骛,佐井则是宣称为了鸣人和佐助的友情奋不顾身???

 

且不说佐井这个动机来的太突然,总之自宇智波佐助一言不合就从高处跳下来后,场面一度变得十分紧张而且混乱,且看佐助十分自然的搭住了自家鸣人的肩膀,并且假装不经意的将他完整地纳入了势力范围之内,一边还要分神震慑那个新来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佐井。因为佐井还生怕不够乱似的冲了上去挡住了佐助看似拔剑实则调情的动作。

 

根据在场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回忆,当时的场面简直碰撞出了宇宙大爆炸,由于是在真空里炸的,场面虽然一度十分火爆但是相当安静,此时处于漩涡中心的漩涡鸣人好像下线了一样,只是抱着宇智波佐助搭在他手上的那只胳膊,并没有别的动作。

 

也许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对决,看似毫无动静,实则已经过招了千百次,又瞬息归于本位,只是一片竹叶从枝干脱离随风飘转落到地面的时间。

 

上面那句全是胡扯,由于漩涡鸣人及时祭出了看家法宝——朋友卡,宇智波佐助的心病被戳中,在不可言说的愤怒加持下,暴打了在场的三位男士,甚至想用雷霆之怒一举解决掉所有麻烦之人。

大蛇丸及时出场避免了一次大规模破坏,好说歹说让佐助下了台阶,然后带着佐助非常邪性的变成火焰圈圈飘走了,鸣人跪在地上,半身麻痹,想动弹去追,身体却不受控制,(啊此时突然升起了某些邪性的念头)只好恨恨地目送佐助又一次从眼前消失,流下了悲愤的泪水。

 

之后他们碰面的次数少的可怜,再之后就是情真意切感天动地的桥下相会。

 

佐助在终于完成夙愿杀死哥哥后,掉入了更加残酷的黑暗现实,带土趁火打劫游说补刀,得知了的事情真相已经无法让他冷静,接下来的行为也无法被控制,他急需杀戮和毁灭来平复内心的憎恨与茫然,此时什么是非大义什么看开放手统统都是在大放厥词,刀子没有割在你身上你当然不痛,至亲至爱之人没有被人夺走杀死你当然不会感同身受。

他亟需一个宣泄口,前小半生都是在拼命的积蓄力量,一路剑锋都直指着一个目标,他曾短暂地感受过这世界的温柔和明亮,但是很快地,那仅有的一点温度都被他亲手埋葬了。他成长的太快,被悬于头顶的仇恨日夜煎熬着,忘了生命里曾注视过的每一朵花的开放,心智仍然还停留在少年,所以那时不能懂,爱是比恨还要伟大的存在,生的意义远比死亡来的壮烈。

突袭五影会谈,毙了团藏后,先是旧友前来刺杀,再是恩师要手刃弟子,倾慕跟随他的,心已死,口口声声念着他的,要他死,就连昔日的师父都不惜一切代价要清理门户。

 

他放弃了的人,最终也放弃了他,但他完全不在乎,下手的时候也完全果断丝毫不留情,他是真的想斩断这一切毁掉所有,或许在那之后又是另一场空,但他现在根本无法停止杀戮毁灭的心。

 

但只有那一个,他唯一的……

 

 

 

绕了多少弯路,经过多少没有星星的夜晚,在无数辗转反侧的间隙,在努力变强的每一个要累垮的瞬间。

 

思念着他。

 

呼唤着他的名字。

 

前来阻止,却不是为了说服,而是理解他的痛苦,自顾自地说着如果当时,想象着截然相反的情景,想象着自己是他,好像那样就能与之分享同一个命运。

 

笑着说出要死一起死,这样让人,无法招架的话。眼里的神情却是一望即知的认真。

 

他不是故意这样讲,也不是随便说说,而是已经为了未来不可逆转的局面做好了全部的打算。

 

你不要改变,我也不会。

 

 

 

 

不能多说,一说就会眼泪哗哗的,宇智波佐助那时动摇的厉害,如果说他那会是已经爆发的活火山,那么鸣人就是兜头覆面而来的珠穆朗玛,硬生生把他半路摁熄了。那些沸腾流动的熔岩凝成一道道颜色深浓的伤口,似声声叹息。

 

本来届时趁着好不容易震住了宇智波佐助,马上就能攻占了他的心防,完成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而且震撼人心无比自然妥帖,就算他们下一刻手拉着手要私奔到月球观众也只会肃然起敬拍手称快。

 

然鹅漩涡鸣人总有一百个办法来给他当头一棒。

 

说出关键词之后处理器当时就死机了然后立刻重新启动接着文件全盘丢失。

 

进度条归零。

 

 

 

 

这件事本来看不到尽头,好在漩涡鸣人自诩耐打又信心十足,虽然根本搞错了方向但始终认为只要前进就一定能找到出路。

 

在打不死他也问不醒他后,宇智波在终结之谷心如死灰的断了条胳膊,流下了热泪,认输了。

 

自此,终结之谷改名断臂山。

 

两人联手各自丢了条胳膊后,又联着剩下的两只手拯救了世界。

 

 

 

 

 

故事回顾到这里,友情篇就暂时告一段落,看到这里应该明白这很显然是个不负责任的假标题,因为去他妈的友情,这他妈是爱情。

 

 

 

 

预告:木叶编年史七代目八卦事记之下一章,爱情篇。


我会飞速更新的(骗谁呢)


评论(1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