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彗星降临的前夜 02

全部ooc,胡说八道,不加滤镜
《你的名字》梗



那光亮就像在广阔漆黑的天幕下被划开了的一根火柴,起初是极微弱的,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热量。

你没有在意它。

亿万光年外无数星体炸裂崩散,碎成齑粉又相互吸引集结,等待着新一轮的爆炸,星星的余烬飞向远方,又坠入黑洞湮灭踪迹,聚散离合来的太快,万物都顺着它应有的看不见的轨迹缓缓运行,还来不及掉下眼泪,就归于虚无。

那是落在光阴之外的黯淡投影,一直在黑暗无垠的时空里穿行,固执的维持着那一点不灭的火光。

 

那是什么时候点燃的呢。

 

又是依靠什么,维持到如今呢?

 

 

 

 

 

 

 

说出来连鸣人自己也不信,他甚至觉得自己还是在做梦。

 

他一向是踩着铃匆匆忙忙冲进教室的,再不然就是在外罚站度过每个昏昏欲睡的早自习。

 

直到他坐在了自己的课桌前,迷迷糊糊的眼皮都还没彻底撑开,他都没搞明白这个早晨支撑他起床的神秘力量到底来自于何方。

 

路上碰到几个人朝他投来奇怪且略带畏缩的眼神,不过他向来习以为常而且现在脑回路不够难以作他想。

 

过了一会教室里人陆陆续续来齐了,朝阳才刚从远处露出半个头,清亮亮的光芒洒落在操场上,鹿丸把书包往桌上一放,朝他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瘫倒在了桌子上。

 

早自习过后鸣人还没清醒,他趴在桌子上补眠,直到上课了,课业本发了下来,他百无聊赖的翻着,这一看却把他吓了一跳。

 

本子上布满了他自己的笔迹,这么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但鸣人自己的字自己还是知道的,这本子上的字迹虽然很像他,不是本人决计看不出差别,充满了一种全力模仿的感觉,而且那满篇的红勾差点晃瞎他的眼睛。

 

什么情况!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本子上的名字确实是他的,而且前几篇也确实是他自己写的,也没有涂改装订的痕迹,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谁会这么好心模仿他的笔迹还替他写作业呢?

傻瓜才干这样的事吧?

 

鸣人咂咂嘴,准备下了课问问鹿丸,然后去翻其他的本子,这一翻差点没把他气个半死。

 

他的课本一向是他任意放飞的草稿本,上面画满了涂鸦,有一回伊鲁卡老师上课时经过他身边,看到了他画的Q版的人物,还拿起来细细观赏了下,并称赞鸣人有画画的天赋,要好好努力,将来可以当个漫画家什么的。

鸣人为此感到信心倍增,在课下之余有拿素描簿涂涂画画的习惯。

 

但是现在他素描簿上每一张都被写上了评论,诸如:

画成这样是笨蛋吗?

拉面里面竟然没有放番茄,差评。

这张还不错可是层次感还不够。

到底有没有学过比例。

 

妈的这人是上帝吗怎么这么多道理!而且这个字迹清秀有力,和之前本子上的有着隐隐相似的痕迹。鸣人几乎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家伙捣的鬼,没见过这么闲的啊!在人家的画本子上每一页都评头论足是有多没品啊!!

 

报复,这绝对是蓄意报复!!

鸣人阖上本子,开始暗戳戳的打量起坐在教室里的每个人,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认真听课的正派神情,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的鸣人倒像是这个教室里最有嫌疑的人。

 

“咳。”伊鲁卡老师敲了敲桌子,略微咳嗽了一声,“下面就请漩涡同学为我们读一读下面这段话吧。”

 

被点到头上来的鸣人“啊”了一声,摸摸头站起来,踹了一脚身前的鹿丸,鹿丸会意,将书立起来一些,往左边移开了身子,露出划了标记的一段话。

 

鸣人在心里朝他比了个感激的手势,拿起课本不紧不慢的念起来。

 

“若言相思兮,犹如身死,吾死而反生兮,何止千次。”

 

“很好,坐下吧,看来今天漩涡同学记住了自己的名字。”伊鲁卡冲他笑了一下,眨了眨眼睛。

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响起了几阵笑声。

鸣人一头雾水的坐下了。

 

 

一上午的时光很快过去,鸣人把鹿丸和牙逮住要他们老实交代到底是谁在他的本子上恶作剧来着。

“天地良心,你那本子求我多看一眼我都不想看的好吗!”牙呼天抢地的表明自己的清白,然后被鸣人揍了一顿。

 

“这个我真不知道。”鹿丸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可是你昨天很奇怪啊。你先是在外面打听自己在哪个教室,又被老师叫到头上来不知道是自己,然后昨天隔壁班小樱来问你要不要一同回去,你什么话都没说,一脸冷酷的从她面前过去了,看都没看她一眼。顺带一提,昨天你把头发扎起来看起来还蛮不错的。”

 

听到这的鸣人震惊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指,“你你你说什么?!”

 

鹿丸狐疑的看着他,“你都不记得了吗?”

鸣人瞪大了眼睛瞧着他,惊恐的摇着头。

“怪不得,我们昨天还说你是撞邪了呢。”鹿丸挠挠脑袋。

 

鸣人满脑子还回荡着鹿丸那句“看都没看她一眼就从她面前走过去了。”

 

啊啊啊啊啊,搞什么啊,好不容易。

 

岂可修啊,鸣人垂头丧气的垮了脸。

 

“你也别沮丧了,至少今天你还是蛮正常的嘛,以后还有机会的说。”牙拍拍他的肩膀。

 

不是这个问题啊,鸣人在心里想,撅起了嘴。果然,好奇怪的说。

 

 

 

 

 

 

 

 

宇智波佐助睁开眼醒来,猛地坐起来将腿放到了床下,直到挨到了实木的地板,才感到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个梦啊。

可是那个梦也未免太真实了一点,简直像在过另一种人生,不过他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变成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

难道这其实是他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愿望?!

 

而且在那个梦里,他竟然只凌乱了一会就很顺畅的就接受了这种设定,看着镜子里金色长发的笨蛋,轮廓瞧着也不是那么蠢,甚至还有点可爱,只是视线往下看到他的下半身,就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在满屋翻找了一通之后,实在找不出一件像点样子的衣服,心想反正也不是自己,就一咬牙把校服裙子套上了。

穿上之后照了镜子也没什么不对啊,还是很和谐的啊呸。

到底不死心的确认了一下,这身体的构造确实是个男孩子,但为什么,房间里全是女孩子的衣服,头发也留这么长呢。

果然是变态吧。

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再看这房间里随心所欲的胡乱摆设,牙白,再多看几下都要过呼吸了。

只好再度将视线凝聚到镜子前,不过这头发实在是麻烦,将金色的发丝卷起来在手指上缠绕了几圈,但不得不说手感还挺不错,顺着这个角度,他通过镜子看到了床铺旁边散乱放置的头绳。

虽然没研究过,但扎起来总是没错的。

 

家里似乎只有一个大叔,而且还在睡觉。

他轻手轻脚的收拾了东西出了门,往外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住在山上,借由这个高度,山下小镇的布局和风景一览无余,真是秀丽非常。

顺着山路往下走,路上零零散散走着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没过一会就看到了一所学校,而且看起来好像就只有那一所学校。

搞什么嘛。

到了学校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现在这个自己是谁,在揪住几个人询问并被当成智障之后,终于黑着脸上楼去了,路过一个转角意外听到了几个女生的窃窃私语,本来他对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他刚好听到了一个名字,就是他刚知晓的自己的名字。

 

“呐呐,我说,不如把他约出来看看嘛。”

“啊,我又没有那个意思,干嘛叫他啊。”

“嘻嘻,虽然他是很奇怪的人啦,不过我们还是很好奇啊,一个男生穿成那样,据说他是......哎呀又不会有什么事情嘛我们又没有恶意。”

“话是这么说……”

“就这一次嘛,小樱酱,难得他……”

 

哼,无聊。

看来无论在哪里都有这种事情。不过这个身体也是,到底是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好不容易找到了教室,又面临找座位的问题,靠!

 

在座位上坐下来后,翻看着这个人摊在桌上的本子,无一例外都画着横七竖八的涂鸦,该怎么说呢,果然不出意料之外吗。

他一页页翻过去,意外的发现有些竟然画得还是那么个意思,甚至很有趣。

甚至忍不住要写点什么。

反正这只是个梦吧。

 

 

 

 

 

 

要死,好像对那个梦有点在意过头了,佐助甩了甩头,想让自己脑袋清醒一点。

 

但是接着,一抬眼就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而且火冒三丈的景象。

 

洁白的房间墙壁上全被彩色的水笔画满了涂鸦,并且在正对着床铺的位置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有人进了他的房间。

他立时警觉起来,快速起身检查了一下整个屋子里所有的物品,没有丢失,由于是独居,家里东西并不多,但有些似乎被翻动过,窗户没有开过的痕迹,门锁也没有被撬过。

那到底怎么回事,谁会这么无聊,简直就像白痴一样。

转了一圈没有收获的佐助一屁股坐回了床上,盯着墙上那个龇牙咧嘴的大脸,恨恨地闭上了眼睛,可恶,醒来突然看到这种东西差点要立刻去世了好吗!!!

 

眼看时间要到了,佐助简单收拾了下,仔细锁好门,气鼓鼓地上学去了。

 


正走在路上,水月欢快地从佐助身后扑过来,把手臂绕了一圈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哟,早上好啊佐助。”

 

佐助没有说话,冷冷的瞟了眼他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水月悻悻地在他目光的压迫下撤回了手,“嘛,小佐助今天又这么冷酷无情,一点都没有昨天可爱。”

 

重吾也走到了佐助身旁,道了声早,开口道,“水月你这话听起来和香磷真没什么两样。”

 

“什么啊,不要把我和香磷相提并论好吗!!”水月立刻起了鸡皮疙瘩,“话说小佐助你真的很不对劲诶,昨天你几乎迟到一上午不说,还在教室外面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做什么。不过说起来倒是比之前可爱多……”

那个“了”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一声尖叫打断了,香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眨眼之间从一个街道开外跑到了佐助面前,并且抱住他猛蹭,眼里冒出闪亮的星星。

 

佐助以一个肉眼难以捕捉的闪避躲开了香磷的袭击并把水月丢到了她怀里。

 

 

“啊佐助真是冷淡啊,明明昨天还在我的拥抱下害羞脸红了呢,今天又是这个样子,不过这才是佐助嘛。”香磷嫌弃的扔掉了水月,又扑到佐助身前。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在说些什么啊。”佐助终于不耐烦了,他抽出被香磷抱住的手臂,“给我说清楚。”

 

 

于是接下来他知道了他昨天到底干了些什么。

 

首先旷课迟到了将近一个上午,然后水月看见他在教室外摸着脑袋跟别人打听自己究竟在哪上课,引起了外班女生的骚动,再接着被水月叫到脸上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然后吃饭的时候,以超乎平时两倍的分量吃完了豪华套餐后还顺便追加了三份甜品。最后被香磷日常调戏后竟然脸!红!了!

说到这里,香磷捧起脸,“我就知道小佐助不是那么冷淡的人,果然有对我抱有不可言说的心思吧~”

 

佐助这才觉得有些大事不妙,他仔细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事情。他确实是感觉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他还没从那种幻灭感里走出来,家里莫名其妙出现的涂鸦也是,糟糕,梦里也是,而且根据今天说到的这个反常现象,有可能不止是他变成了别人。

 

 

“搞不好……”鸣人用手托起了下巴。\“昨天发生的……”佐助沉思起来,有些头痛。

 

 

不是梦啊。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