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

风将河岸上的秋草吹得飒飒作响,日光好脾气的将温暖洒向大地,跳跃着落在那人金色的发上,那头发已经不如青春时的灿烂金黄,显示着一种被岁月的水流拂过后的苍白,但你若是看过那人的脸你就会知道,老去的只是他的躯体,他仍如十七岁那般的坚韧,充满活力,那种生生不息的精神就蕴藏在那双透亮的蓝眼睛里。

不过他现在忘记了一点东西,一点很重要的,却想不起来的事。
但他记性本来就不是很好,所以大家对他很宽容,逐渐也就习以为常。
可他今天有点固执,不是那么开心,就一直坐在河岸边想把那件事记起来,鹿丸来劝过他几次,就由着他去了。
鹿丸如今也是个老头子啦,再不能身手矫健的把他抓回火影办公室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他迷迷糊糊的想着,身体舒展开来,腿伸在草地上,被暖洋洋的日光晒的浑身酥软,头脑一片空白。

我年轻时,也喜欢过一个人。

他感觉到有个人坐在了他身边,眼睛睁开一线去瞧,发现是个陌生人。
这开场白有点糟糕,他想,但他还是很乐意听下去。

陌生人的头发黑中掺着几绺白的,遮盖住大半部分脸的轮廓,从他这角度只看到露出的一截白皙下颌,这线条熟悉的有些令他心生疑窦,不过很快被陌生人说的话给弄忘了。


那人是个笨蛋。
很笨的那种,但又很聪明,一惹就生气,就会咋呼着要跟人决一死战,做事情又冲动不计较后果,看到别人有困难就不管自己也要去帮忙,听到别人的坎坷故事自己会哭得不像话。

笨手笨脚的,总是拖大家后腿,老是我帮他收拾残局,但又总是充满活力,他进步的很快,慢慢的,大家也都聚集在了他的身边,他拥有了很多的伙伴和追随者,成为了很可靠的人。

然后呢?

后来我因为别的事而离开了故地,那时他总想带我回来,我没有去管这些,一心只走着自己选择的道路,所有人都与这样的我断绝了关系,只有那个笨蛋,无论如何都没有放弃。


啊,真好啊,那然后呢?


他成功了,后来我的旅行结束,因为他留在了木叶。



嗯?那之后呢?你们在一起了吗?




说到这里,那人微微侧过头来,露出半张脸庞,黑若点漆的右眼瞧着他,温柔的微笑起来。

他忘记了我。



啊?!怎么会!鸣人摇头叹息着,止不住的追问,他怎么会忘记你呢?



关于这个问题陌生人选择了避而不答,他说。

我给你讲了那么多,你也讲讲你的故事吧。


好吧,说起我的故事,那要比你强一点,我喜欢的那个人啊可是个天才,长得又帅气,忍术啊头脑啊样样都很厉害,当然比我还是要差一点。

很有些得意的样子,不过说到这鸣人将目光垂下去,托着腮看着草丛中的一只秋虫晃动着触须,他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我啊,一直很羡慕着这样的他,想着要变得和他一样才
好。我就一直追着他的脚步,发现他嘴虽然很坏但果然是个很棒的人,我就越来越放不下他,后来他陷入仇恨里,抛下一切离开了村子,那之后我就拼命地修炼,想要变强,我就想带他回来。


之后呢?



鸣人略微撅了撅嘴,他挠挠头。




最后我和他打了一架,把他带回来了。带回来之后我又很忐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说到底,我只是想让他不那么孤独,孤独的滋味很不好受的,可我又不知道究竟怎么做才能让他再开心起来,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嗯?






鸣人的目光游移起来,散漫着没有焦点。

我忘记了他。



……





很可笑吧,我竟然会忘了他,他总是很沉默,除了最后和我打了一架时说了很多,他总是很少开口。但他不说我都明白,我也都知道的,交手过后就了解了,跟你说了这么多我总算想起来我忘记的是什么了,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他的样子我也想不起来,大概是老了吧,可我怎么还知道自己……



“鸣人。”那个陌生人忽然喊出他的名字,他正在嘟囔着,不由得讶异的偏过头去,日头已然渐渐落下,浅淡的光芒变得浓烈起来,缠绵的留恋着人世间,一如嘴唇上突如其来的触感。

先是轻柔的,紧接着变得富有挑逗意味,诱使着他张开嘴唇与之纠缠,深刻又不失婉转的亲吻着他。漆黑发丝掩映间,有只深紫色眼瞳泛起波纹,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暗含着奇异的笑意。

鸣人懵然间只一瞥,心里恍然大悟起来,原来是你啊。继而放弃挣扎乖顺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地球上不知道第多少次的落日。

这是在无数次落日里第17次的剖白。

这是木叶老一代人的保留节目,樱发的女子站在高高的楼上,眺望着这一对恋人的身影,她的容貌一如昔年那般美丽,完全不见任何衰老之态,反而愈见风韵。
只见她伸出手遮住身边小孩的眼睛,“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会被闪瞎的。”

“我要看我要看,小樱奶奶,这是爱啊!”小糯米团子似的孩子试图拉开遮住眼睛的手,不防被敲了个暴栗。

“说了多少次了,喊我阿姨,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小孩吐了吐舌头,“阿爷说小樱阿姨人没有老,越来越美了,但心里其实已经是个老态龙钟的阿婆了,啊啊啊是阿爷说的不关我的事啊!!”

哼,樱发女子又掐了两把小孩手感极好的脸颊,才收回手,“你阿爷又输了,这回鸣人还是没有推开佐助打一架,这两人没羞没臊的样子真是一点也不庄重。”

“可小樱阿姨你不是依然看得眼睛发亮?”在拳头落下前井和立刻扯开话题,“但爱一个人为什么要庄重呀,难道不是迫不及待的想把所有好的都给他吗?”

“呃,这是谁教你的?”

“阿爸呀,他就是这样追到阿妈的。”

“是这个理,你好好跟你爸学将来大有出息。”小樱点点头。

“那七代目大人和佐助大人呢,他们也是这样吗?七代目还是记不起来佐助大人吗?”

“差不多吧,他们之间的故事简单又复杂,现在你还不能理解,不过就算他们都忘记了彼此,在下一次相见的时候,他们肯定还是会忍不住上前去和对方攀谈的。”

“哦?你为啥这么肯定?”

小樱得意的摊开手中的一张纸条,“因为你阿爷和我打了赌,他已经输了16次,算上今天的他已经欠我一大笔钱了。”

“阿爷真是看不清事实真相啊,那小樱阿姨你了解的这么深刻为什么至今还没有结婚呢?”

小樱一口老血闷在心头,半晌她拨弄了下手指甲。

“因为爱呗。”

井和还想再问,结果被她推搡回去向阿爷催债,不然就把奶奶的花店给砸掉。
吓得他连忙跑回去报信了。

小樱拢了拢头发,也起身离开,最后瞥了一眼远处那对没羞没臊的恋人。

夕阳的光落在她脸上,柔和温暖。

她想她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人。

爱一个人总是没错的。

也跟他没有关系。









结束了长长的亲吻,那个人好像没事人一样起身,对他伸出手来。

“走吧。”

鸣人下意识伸出手去握住他的,“去哪?”

好看到无法形容的眉眼弯了弯,岁月一直优待于他,即便染上些许风霜也依旧俊美动人,“回家。”

回家。鸣人跟着喃喃了几句。活动了下有点僵硬的关节,也站了起来。

那人凑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吊车尾的,我们回家。










忙里偷闲写的,大约秋冬时总容易感慨。
要是连姓名模样都忘了,能认出来的就是彼此的灵魂了吧。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