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14 九尾

那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他只要知道,无论过去了多久,无论发生了什么,最后来迎接他的都会是这双手。

纤长有力,带着无尽暖意。

小学生打架系列

请看到最后嘛(´∀`*) 

 

漩涡鸣人,17岁(实际来说应该已经24岁),身高接近170(本人声称有长高趋势),火之国木叶村人,忍界四战英雄,目前是火影见习生,恋爱经历为零,虽然后来簇拥者众,但长这么大没有跟女孩子约会过,不久之前对一个男人交出了初吻。

以上,鸣人觉得最近发生的事令他相当困扰,一件事情没有解决又来另一件,其中宇智波佐助简直就是一颗炸弹,不给他帮忙就算了还差点搞了个大新闻,这让他头大如斗之余却又无计可施。不过他是个积极向上又聪明的人,秉持着永不放弃的精神,坚信自己一定能从中找出一条生路来。

 

只是那个意外之吻留下的后遗症出乎意料的强,鸣人有好些天都无法正视佐助,佐助倒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该干什么干什么,倒是自己偶尔触及到他的目光时就心虚的很,搞什么嘛!!明明都是他的错啊!

雏田自那日之后也一直不曾回来,听日向家的人说和妹妹花火在邻村遇到一些事情,大约要驻留一段时间。鸣人心里知道这事也急不来,于是暂且放下这方面的事满心投入到工作中。

在一天下午,他理完了手头堆积的事,回到了家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嗓音在脑海里响起:“哟。”

他关门的手还停留在门把上,几秒钟后,“哟你个大头鬼啊!!!”

立马转到脑海里的场景,那只老大的狐狸正慵懒的趴在那里,尾巴优柔的扫来扫去,听见鸣人跑过来抬起了眼皮,“鸣人哟,你还是这么急躁啊,早知道该让你再多躺几年。”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啊混蛋,本大爷我是那么容易死的吗!”鸣人跑到他面前,气愤的大声嚷嚷,眼中却不由自主的泛起泪花。

“没办法啊,谁让身体自己动了呢。”九喇嘛的前腿交叠着趴在那,毫无自觉的说出某人的名台词。

不过鸣人好像完全不受这个影响,他带着点鼻音,颇有些嫌弃的说,“咦,你这是打哪学来的话,怪恶心的。”

“小子,你这是想打架吗!”

“是你才对吧!”

……

在经历了一轮你来我往的嘴炮之后,他们终于哈哈大笑着结束了这段幼稚的争吵,鸣人的眼里亮晶晶的,“真是太好了九喇嘛,真的太好了。”

九喇嘛看了他一眼,笑着闭上了眼睛,把脑袋搁在前爪上,“哼,你小子没事我也算没白费这么多功夫,多亏了本大爷不然的话,嗯,说起来,宇智波家的那个混小子呢?”

“啊?宇智波家的哪个啊?”鸣人擦了擦鼻涕。

“废话,宇智波佐助啊。”九喇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诶?!九喇嘛你认得他啊。”鸣人十分惊讶。

九喇嘛睁开眼奇怪的看着鸣人,“当然认得,他人呢?”

“不知道。”鸣人如实回答。

“不知道?”九喇嘛若有所思,看了看鸣人的家里,“你现在是,一个人住?”

“是啊。”

“靠,我就说宇智波一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敢做不敢当的混蛋!”九喇嘛突然十分愤怒的抬起了脑袋。

鸣人被他这突然的情绪弄得一头雾水,“怎么了,这关佐助什么事?”

“你还帮着他说话!这个始乱终弃的家伙!”九喇嘛瞪了他一眼。

“什么跟什么啊,什么敢做不敢当,到底是什么事啊。”

九喇嘛这才认真审视了一下鸣人,看他迷惑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假,思考了下整件事前后的可能性,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说,他不是对你用了什么术吧?”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鸣人一举冲出了自己的家,朝着木叶东边去了。

 

他的心情不能用任何话语来形容,简直要原地爆炸!

在九喇嘛声色并茂且添油加醋的解说中,他算是弄明白自己前段时间没由来的恍惚是怎么回事了,全都是那个自以为是天字头一号世界最蠢最没救的白痴的错,这个笨蛋!!一定要揍飞他!!

九喇嘛说到后来掏了掏耳朵,一脸嫌弃,“哎呦不是我说啊,你们那天晚上的激烈程度我在休眠都能感觉的到啊,一把年纪了还要被你们这样折腾还有没有人性了!还有他也真是,非要逼你……”

鸣人听完这段控诉后觉得自己简直要升天,过呼吸都要犯了,他连连摇头捂着耳朵让九喇嘛不要说了,然后在九喇嘛说你捂耳朵也没用啊,再说了该捂耳朵的是我啊的抱怨中从精神世界中跑了出去。

宇!智!波!佐助!踏马哒,亏我不久前还在耿耿于怀初吻给了一个男人,没想到不仅早就没了连自己都交代出去了,这个混蛋!!!趁人之危,王八蛋!!敢做不敢当!王八蛋!!

鸣人拼命的从脑海里搜刮着骂人的词汇,他简直快气死,他一定要找佐助问个明白,如果,如果九喇嘛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都不敢去回想那些场景,一想就会觉得有燥热的火焰汹涌的升腾而起,从心到魂的将自己烫伤。

 

 

 

少年时偏爱黎明与黑夜,光与影激烈碰撞,那样色彩鲜明,割裂开彼此却又紧密相连。

内心暴烈冲撞的野兽在最深的夜里沉寂下来,暂时同自己和解,剥离下伪装,只余灵魂上下浮沉,瞥见内心的真正渴求,然后在可以在下一个黎明到来之时忘掉昨夜的软弱犹疑,笔直的朝深渊走去。

但即便是在最深的黑暗里,他也知道,有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

是晴空,抑或是朝阳,散发着光和热的,热烈而坚硬,软弱又固执,是所有美好事物的代名词,是他不曾言说的,深深地渴望。

 

后来他被迫有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没有目标,前路未卜的,来路又泯灭了踪迹,在时间的旷野里,他是孤独的旅人。面对着漫长荒芜的余生,他不得不开始消磨着白昼里的所有琐碎,体味着和前半生不一样,却又一样的人生。

他去过许多地方,见过许多的人,在战火纷飞里被摧毁的事物,于光阴的注视下,慢慢恢复了生机,仿佛有只看不见的手在缓缓重组着这一切,倒塌的房屋被重建,花草再次生长,笑容重新在人们脸上绽放,

 

整个世界都在繁荣起来,而他却在这其中慢慢枯萎了。

因为那些逝去了的人,都永不再回来。

那是他人生的火,炽热跳动着的,是属于他的,唯一的光和热。

他从前从不知道,自己也会害怕,害怕到夜夜重复着做一个梦,害怕着自己的接近会给面前好不容易再度出现的人带来毁灭,但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上前,甚至害怕到想要放手。

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但都在那个人面前溃不成军,他终于肯承认,自己不是毫不在乎的,然而他又能做什么呢。

 

及至听到那句喜欢,等待了多年,直率而毫无保留的喜欢,鸣人清澈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脸庞,但他只在这其中察觉出无限的辛酸,仿佛已经皴裂干枯的心脏又再度流出了鲜血。

他想,他如果他再年轻一些,如果时光倒流,回到少年时候,即便是鸣人不愿意,他也会强迫他,甚至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见,他都会把他拴在身边。

可他不是,他已经是个成年人。

鸣人他不明白,其实他自己都不是很明白,鸣人所说的喜欢和他对别人的喜欢是一样的,如果许多年前叛逃的不是他而是别人,鸣人一样会把那个人追回来,但即便这样,他也觉得弥足珍贵。

而自己对他,想到这,只能露出一个短促的笑容,他拿什么去拥有呢。

 

得到过一次,就够了。

如果能一直远远观望着,守护在他身后,成为他的影子,那他的人生也可以继续光明灿烂下去。

前世是兄弟,这辈子是朋友,永远也不会是恋人。

或许从现在开始,他会和其他人在一起,与他人命运相连。

从现在开始,换我来等待,不管是七年,还是下一个七年。

要说的话,除了谢谢也没有别的言语。

想要的结果,也永远不会有结果。

 

此时的宇智波佐助正在宅中日常发呆,接近傍晚的阳光已经不再热烈,但仍留有温度,轻抚着他心里的空洞。但如果他能稍微预见一下未来的话,他说不准会淡定的按着膝盖起身选择逃跑,很显然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宇智波一族也从来不惧正面硬刚( 肛 )任何事物。

所以他毫无防备的,被急匆匆从外面冲进来的鸣人从背后揪住了脖子,扭过来面对了面。

 

不打一个招呼的,鸣人上来就是一个直拳,被他迅捷的抬手截住了攻击,还没等他提口气,鸣人的右手松开他的脖子也准备来一拳,同时左腿发力试图击倒他。还好佐助反应快,一个反手制住鸣人右臂同时倾身将他压在廊柱上,封锁住了他所有的攻击。

正当佐助制住了他之后想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四肢被封的鸣人一个头槌将他砸的眼花缭乱。

这笨蛋劲儿也太大了,佐助只觉得世界有点天旋地转,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不由得有点窝火,正想揪住鸣人,突然看见鸣人的额心流下了鲜血,他那双湛蓝如晴空的眼眸正怒火中烧的盯着自己,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佐助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虚,手中的力道下意识的放松了,“你在发什么疯啊……”,想伸手去擦掉他眉心的血迹,鸣人突地发力挣开他的束缚,大声的骂道:“混蛋!”又是一拳揍过来,佐助偏头躲过了,鸣人不依不饶的接连出击,佐助想先制住他但又不想伤了他,鸣人却是不管不顾,害得他实打实的被命中了好几下,“鸣人,你怎么了!”

“啪!”的一拳又打到了他的脸上,登时就红了一片,饶是佐助也黑了脸,他生起气来,奋力地将鸣人扑到了地上,毁天灭地都有余的两个人就像小孩子一样扭打到了一团。

鸣人此时的灵活简直令佐助感到头痛,单凭力气鸣人目前还敌不过佐助,但他不知在哪学的这么缠人的招式,又滑地像条鱼,打起人来痛得要命,真不知道那么纤细的手腕是怎么发出这么大的力气。

感叹归感叹,佐助总算在一轮毫无章法的打斗中成功制住了鸣人的双手并将他反压在了地板上,鸣人看起来超级不服气,眼泪都冒出来了,被他压在身下喘着气,衣衫都皱成了一团。佐助此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除了额头红肿了一块,下颌也撞出了一小片瘀青,唇角磕破了,头发散乱,身上还有几处隐隐作痛。

“鸣人,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 佐助微微呼着气,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他看着被他摁在地上的鸣人,明知道不应该的,但鸣人现在这副样子着实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天晚上,那天夜里他也是如此的……

鸣人贴着地扭过头来,愤怒的蓝眼睛里汪着泪,眼眶周围甚至因为情绪激动染上了一抹嫣红,在昏黄的阳光下格外的动人心魄。

他似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混蛋......,九喇嘛,都告诉我了,你这个混蛋……”

“???!”佐助心中警铃大作,九尾醒了?告诉了他什么,莫非……

鸣人继续说着,咬牙切齿的,“你这个混蛋,装作不认识我,实际上,混蛋!”鸣人气的全身都在发抖,“你还,你还……”说到这都有些抖抖索索,脖颈都蒸腾起淡淡的红色。

“实际上如何?”佐助问道。

鸣人一记凶狠的眼刀扫过去,佐助不为所动,直直的看着他。

“你就是个混蛋!”

 

这场对峙让佐助有点措手不及,他也曾设想过,如果鸣人知道了自己对他所做的事,他会怎么样呢。不过这个担忧很快被佐助抛在脑后,如果鸣人不幸想起来了,那就让他再忘记一次。

 

 

如果鸣人年岁再稍长一点,他也许会心照不宣的和他在这个月夜下沉默,一起坐下来,或许还会分享同一樽酒。他会遵从佐助的想法,他甚至不会开口去问,就已经将二人的答案了然于心。

他会和他一起,把那个绮丽荒唐的夜晚当作一个梦,当作彼此终生缄默的秘密。

可他不是,他仍是十七岁时候的样子,岁月还没有来得及让他变得沉稳拘束,他的眉梢眼角也不曾侵染风霜。他还是那个不会妥协,有话直说的,漩涡鸣人。

但是相对的,他也感到如今的自己和时代有些脱节,他像是活在上个时代里的幽灵,如今的和平繁荣让他欣喜之余更觉是场有些失真的美梦。他曾是这个世界的英雄,数度力挽狂澜于倾颓间,但失去他之后,世界仍然在运转,呈现着欣欣向荣的样子。虽然卡卡西老师培养他当火影实习,但他心里其实还有点恍惚,说来也真是奇怪,憧憬了多年的梦想近在眼前了,为何会产生茫然感呢,也许是文书工作实在是让他觉得很吃力吧。

还是觉得很孤独啊,虽然大家都很喜欢他,甚至崇敬他,但他们仍有各自的生活,除却这些之余,他仍是孤身一人。所以才会在看到佐助的时候,感到有些欣喜。

他察觉出佐助的格格不入,和这个村子不相容的特质,以及大家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隐隐相斥的神情,都让他忍不住去想要探究这个人。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街道上,他从佐助身边擦身而过。他不相信所谓的命运,但在那一刻却感觉自己是被什么牵引了,有看不见的丝线将他的视线扭转到佐助的背影上。

佐助是个非常非常美丽的人,不是轻薄他,而是真心的赞美,那种端然秀致,如松柏清露,令人见之忘俗。后来他和佐助渐渐熟络起来,成了很好的朋友,佐助这个人虽然冷面冷情的,但实际上却是非常温柔,虽然老是在吵架斗嘴,但心里,是很高兴的,好像人生终于有了方向和意义。及至后来雏田和自己告白,诉诸了多年的情意,在感动和震惊之余,却生出了更多的不知所措。

是想要成为家人那样的喜欢。

那样的喜欢。是非常非常喜欢吧。他没有经历过,所以很难切实体会到那种分量,但心情是知道的啊,而承诺一旦做出就要言出必行,所以才迟迟下不了决心。

所以才会那么慌张的,想要找到佐助。

那个家伙也没有家人,到现在也是孤身一人。

和他胡乱说了许多话,他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没有,我不知道,但和他在一起就莫名觉得心安,他一直也没有理我,最后我终于找到理由说服自己。我本想问问雏田,她究竟,喜欢我什么呢,这个问题实在很傻,也找不出答案,就像我看着佐助的脸,我觉得一生也找不出答案来。

你为什么一直一个人呢,为什么,不结婚呢。要是问了,那家伙一定会毫不留情的说不关你的事,或者干脆只冷哼一声。

其实有点关我的事的,因为我非常,非常在意你啊,所以也想看到你幸福。

明明认识不久,却熟悉的仿佛兄弟,佐助这个人相当矛盾,他似是想与我更亲近一些,却又克制的要远离我。

真正让我有些明白自己心情的,是那个意外的吻。

佐助的亲吻只是让他措手不及,而他用力地挣开,只是掩饰心里的慌乱。

不过万万没料到,他竟然老早就和佐助认识,还有那么长的一段纠缠不清的羁绊,佐助还对他做了不可饶恕的事,这个混蛋!

鸣人被佐助按在地上时,脑海里闪过了这些片段,他费力的扭着头,瞪着佐助,“你这个混蛋!快把我的封印解开!”

佐助的脸被头发遮住了,神情看不分明,“所以你全都知道了?”

“废话!你这个混蛋!”鸣人骂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你这个大混蛋!”

“那你就这么急着赶过来,不怕我再让你忘记一次?”

鸣人一时语塞,忘记了挣扎,一边的脸颊被挤得圆鼓鼓,看起来活像只毛茸茸的小动物,然而下一刻他恶狠狠地骂了出来,“你敢!”,掷地有声的,只是配合着这样的表情失去了些许威慑力。

“我有什么不敢的?”佐助俯视着他,墨一样的眼瞳有隐隐转红的趋势。

鸣人一看不妙立马闭上了眼睛,还不忘继续骂他,“你这个混蛋,有本事单挑啊,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男人!”

佐助被他这么一说还真就放开了他,鸣人得了自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本来正生着气,但是突然看到佐助现在这个样子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宇智波佐助脸上挂着彩,红的青的煞是好看,都是拜鸣人所赐,更别说身上的。托鸣人的福,他久不活动的面部神经得到了莫大的刺激,尽管都是小伤可是组合在了一起却有着非同凡响的喜剧效果,虽然无损于他的美貌,但高冷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佐助眼看着鸣人笑的甚至弯下了腰,一种熟悉的头痛感又抓住了他,鸣人总是有办法在特别严肃的情况下让自己和对手忘记原本到底在干什么,不愧是意外性NO.1。

但鸣人自己也没好哪去,额头上也肿起一个红包,嘴角也磕破了一点,头发被揉的不成样子。

不过鸣人似乎忘记了正在和佐助打架,他好不容易直起身来,嘲笑佐助看起来就像只被摸秃噜了皮的花猫,说到一半还想笑,突然想起来自己原是在生气,于是几乎立刻变了脸,冲上来揪住了佐助的衣领,质问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佐助低下头看着他,清澈的眼里映着自己的样子,嘴巴生气的撅了起来。他忽然升起一种耍无赖的心情,“你指哪一件?”

“每一件!!你为什么要抹去我的记忆?!!”鸣人问他。

佐助沉默着,又不开口。

鸣人继续说道,“就算我不记得了,我也把你当成我最好的兄弟,我也一直在关注着你,甚至胡思乱想的我头都大了,我本来都要去找雏田的,”说到这鸣人气得牙痒痒,“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再做决定!??”

“如果你是要让我忘记,为什么不做得彻底一点,为什么不干脆远离我,为什么,要让我困扰?”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有趣,即便我像今天一样想起来了你还是有办法让我再忘记对不对?”

“所以你就在我身边像看小丑一样的,看着我苦恼,看着我茫然,然后觉得很好玩是吗?!”

佐助还是沉默。

“你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种方法,明明还有那么多机会,你为什么不肯直接问,为什么不好好说!!”鸣人揪着佐助的衣领,眼里亮的惊人,他歇斯底里的大声吼了出来,似是在质问佐助,也似是在问他自己。

“你为什么,你……”

“我爱你。”他的声音温柔低沉。

“你爱个屁,你这个混蛋,你……”鸣人突然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他紧紧揪住佐助,几乎贴到他脸上去,“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佐助看进鸣人的眼里,再度开口说出了那三个字。

鸣人似是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停止了动作。但很快,他作出了反应,一拳把佐助给揍到了地上。

 

佐助没有反抗,他任由鸣人将他再度提起来又再次掼到地上,那些拳头接连落在他身上,他也不去抵抗,就好像很多年前的那场争斗与追逐,鸣人也是一如此时的愤怒,他也还没还手,只是那时他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冷酷非常。

鸣人揍了他几下之后,仿佛泄了气似的停了手,跪坐在了他的身上。

“佐助,你总是这样,你到底,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我虽然不够聪明,可是,可是……”说到这,鸣人突然凶狠地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到面前,那双湛蓝的眼睛气得发红,语气苦涩带着一丝颤抖,“你怎么敢,对我做了这样的事后,说你爱我?”说到最后声音已然低微下去。

不出鸣人意料的,又是一片沉默,他凝视着佐助,佐助也回望着他,那双奇特的眼瞳里泛着光亮,似有万语千言,半晌,他扭头吐出一口血,脸上显露出那种少年时特有的挑衅和不屑的神情,回过脸来盯着鸣人,“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吗?”

“什么?”鸣人皱着眉头看着他。

 

“我是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也承认,擅自让你忘了过去,但我不为此道歉。我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愿望,至于你说的那些,我不觉得好玩,也不觉得有趣。”

鸣人听他这么说,没有开口,只是攥紧了手中的衣领。

“至于你怎么想,我也不关心。要说为什么,鸣人。”佐助将双手撑在背后,“我的人生虽然已经千疮百孔,但还轮不到你来管教。”

(不是这样的)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再说日向家的那个人已经等了你很多年,你应该负起你的责任。”

(我也等了你很多年)

“至于我要如何,那不关你的事。”

(只要能看着你就足够了)

佐助盯着鸣人,没有错过他眼里丝毫的神色变化,然而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出现愤怒或者失望。

鸣人只是瞧着他,过了一会“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佐助,你的说谎技术真不怎么样。”他松开攥住的衣领,探手将佐助的左手拽到眼前,“就好比说你这只手明明没有受任何伤,为什么还要将它包住?”

佐助闻言手臂一僵想要抽回,却被鸣人紧紧捏住,三下五除二的就将绷带全部扯散了,月光下佐助的左臂苍白的令人心惊,鸣人握住佐助的手,“我听小樱说过,是因为七年前那场变故,你杀了一个人,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使用左手。”

佐助的眼神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鸣人没有等他开口,继续说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佐助,就因为这个吗?我不是又在你面前了吗?你到底……”说到这顿了顿,“你到底在逃避什么,你说不关我的事,怎么不关我的事!你要负的责任还少吗你这个混蛋,你还说到雏田,要不是九喇嘛醒得早我差点就,耽误了她......"鸣人垂下了头,声音也变得哑哑的。

月亮此时已经悄悄爬升到高天,星星也都从沉睡中醒来,盈盈点点的闪烁着,好奇又温柔的注视着人世间。庭院里吹起阵阵凉风,只余两个人的呼吸声在各自耳畔此起彼伏。

“家庭……”良久,佐助似是被打败了,低哑的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鸣人抬起了头,没有听清。

“家庭,鸣人。”佐助抬眼看着鸣人,在月光下他的容颜皎然,嘴角浮现出了一个微弱苦涩的笑意,“我给不了你这个。”

鸣人愣愣地看着他,半晌,他又低下了头去,闷闷的也说出来两个字,“笨蛋。”

接着一连串的笨蛋骂了出来,鸣人喃喃地骂着佐助,却伸手抱住了他,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终于哭了出来。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啊。“



完全忘了自己在写什么,只有最后那一句才是我想说的,所以明天开车预警,说到底可能只是想开车

总觉得写成了咆哮体,全程在问为什么,鸣人是有很多疑问,但他心里其实已经清楚,看不清楚且口是心非的人是二哥,所以这时候不能大意要勇敢的上,翻身做攻的机会到了(并不)

我觉着鸣人心里一直很清楚吗,而且他对二哥的执着就算将二哥从他记忆里摘出去,只要他们相遇,他必然会再次爱上他,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虽然我并没讲清楚我是个辣鸡= =

求评论嘛(๑¯ิε ¯ิ๑)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