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阵风啊

黄昏的光线覆盖大地
炊烟在远方升起
风从哪边来呢  吹动树丛浓重的阴影
星星也不再眨眼睛
我早已从那一夜里挣脱
躯壳留在原地
命运从此追不上我
誓言也随我一起缄默

奔跑中惊散了的蒲公英
你要去哪里呢 谁又在等你
无始无终的光阴啊 请告诉我
为什么人们相遇又分离

在这世界的另一端
我看见你
你从荒野尽头走来
仿佛有燎原的火焰从背后燃起
星光从你头顶坠落
而我不顾一切的
只知道奔向你
带起一阵永不停歇的风


现今才着实觉得所爱的两个少年已然死去了,留下的只是披着他们皮囊的空壳。
也头一次觉得死亡其实非常美丽,ab也许早已给了暗示,在另一个世界去互相理解吧,抛开一切,所有的责任仇恨,一起死去,两个赤诚灵魂平等庄严的相互对视,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比起现世的错综复杂,死亡也许显得过于逃避,但也是对他们最好的解脱,他们只有在彼此身侧才算是找到归宿啊,否则无论在何人身旁都是在流浪。
连言语都显得多余,要说的话都在彼此眼神里交汇过了,你说虐吧,他们彼此那么了解对方,你说甜吧,结局又是那么打脸。他们已经生出了自己的灵魂,就算ab强行让他们各自结婚,那种违和感和强烈的羁绊也不是拉郎配就能消除和拆散的。

佐助出生在夏天,鸣人是秋天,好像把两个人弄反了。佐助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的,但他心里是燃烧着一团火的,潜藏着丰富旺盛的好奇心和柔软暖意,只有穿过那层层冰雪的伪装才能触及到最里面的温暖,许多人光是看到这个表面就被冻伤的再也不愿往前探索。不过他的行动总是比言语诚实多了。
而鸣人呢,他其实更像秋日的暖阳,看似不如夏季那么热烈,却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温度,让人舒服的眯起眼睛,但他内心是非常孤独的,远不如他表面的阳光,这种伤痛只有佐助才能理解他。
鸣人看到了佐助内心的那团火,是他所缺失的,佐助也看见鸣人周身的光亮,那也是他长久以来一直倾慕的。

我想象不出有什么理由能把他们分开,就像我想写写鸣人不理佐助的样子,却怎么也写不出来,因为那就不是鸣人了,鸣人对他的感情,就算记忆失去,肉体泯灭,都不能消磨的,因为他们从一开始看见的,就是彼此的灵魂。
那是刻进灵魂深处的东西,是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说的深情,是心动,是本能,是爱在一瞬里定格的永恒,是彼此的救赎,是如此不同,又如此契合,爱你的灵魂,也爱你足下的土地。

(´Д`)麻蛋又哭又笑的,人都不好了。
半梦也虐不下去了,本身就够虐了,接下来专注撒糖,再也不乱补刀了。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