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12 心意

七夕快乐,今天是调戏鸣人的好日叽~就是要撒糖~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仍然是在乱讲。

 

我似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没有道理的梦。

我在黑暗里梦见自己在无数个时空中奔跑,慌张的,急切的,在寻找着什么。我看到终结之谷漫长不停歇的雨季,凛冽呼啸的飞雪,触不到底的深潭。

我看见自己各个年纪的脸,半空中像有张巨大的网将往事一一分割,他们四处寻找着,最终朝着前方汇聚到一处,我追着那道光一直奔跑,一直奔跑,跑到筋疲力尽也不敢停下。

好像跑了很久很久,在光源的另一端,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他没有面容,只是一个轮廓。

而我慢慢走近他,踩过轮回的枯荣,踩过无数的悲喜,我听见自己的心跳的厉害,我知道,我找到了。

是你啊。

你就在这里。

一直,一直都在这里。

 

 

我把最近老是做梦的困扰告诉了小樱,小樱检查半天没查出什么毛病,说这大约是没睡好外加身子虚的缘故,于是开了一大堆补药逼着我天天喝,治疗多梦的效果暂时不好说,人倒是补得胖了一圈。

我坐在火影办公室里多少有些忧心忡忡,这样下去岂不是会胖成球!佐助回来肯定会嘲笑我的啊我说。

说起佐助倒是好久没见到他了,火影实习生一手拿着卷宗一手托着腮进入日常神游的状态,自从上回在他家说了一通话后就再也没见过,是出什么任务去了,啊现在想起来还有点丢人,但佐助那天的态度真是捉摸不透啊我说,可能是那天我太慌了忘了讲重点,听我说那么多他也蛮烦的吧,不过他一点建设性意见都不给一句话都没有真的很反常啊,难道他喝醉了,不会啊我看他挺清醒的,噢这也不好说说不定他确实喝醉了,这个人真是与众不同连喝醉酒都跟别人不一样,不过他的神情……,想到这,鸣人的心里微微一沉,他就是忘不了,那天晚上佐助的表情,也许是他喝醉了,他看到佐助眼里亮晶晶的,而他表情漠然的仿佛一株松柏,在月下寂静如雪,可能是月光太亮的缘故吧,不过一个人怎么能有那样的表情呢,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总是走神的结果就是在暗部人员星野晴的提问下,脱口而出了佐助的名字。

才反应过来是部下在提问的鸣人立马整了整衣服坐直身子,交握双手正视着对方,但他发现星野此刻正十分惊讶的盯着他。

他有点不好意思,“啊喏,对不起啊,刚走神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星野还处大脑当机状态,他有点机械性的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说个题外话,请问如果要选择伴侣的话,鸣人大人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

“什么!!不,不是的,我刚没听清,我是无意识说出来的,啊不是,你听我解释啊,怎么可能会看上他呢,不对啊不对!!……”鸣人的脸腾地一下子涨红了,舌头差点打结,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比划着。

星野此时终于从冲击中走出来,他看着鸣人激动的样子,成功的会错了意,不禁为上司抱不平起来,“难道说,鸣人大人是不满意宇智波大人?”

“不不不是,我刚刚说的都不是,我是说因为他好看所以我才,啊呸,不是好看,也不是不好看,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啊!!!”鸣人慌张的越描越黑,他几乎绝望的看着星野的表情由一开始的不明觉厉变成了你不用说了我都懂的得意洋洋。

有什么好得意的啊再说你懂了个毛线啊!

就在鸣人以为不能更糟的时候,虚掩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好看的宇智波佐助戏剧性的出现了。

妈蛋是哪个混蛋不好好随手关门啊,鸣人几乎要被气哭。

佐助的到来给本就微妙尴尬的气氛增添了毁灭性的打击,鸣人只好暗自祈祷他只是恰好来此根本没听到刚才说了什么,然后等会就用拉面把星野晴灭口。

佐助看起来刚做完任务回来,身上难得有点狼狈,他的神色如常,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星野晴顺着鸣人的视线看到了他的顶头上司,他立马回身致意,佐助微微点了点头,侧眼看了下他,星野晴本想继续留下看好戏但看到上司的眼神立马低头关门告退了。

现在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人了。

鸣人还保持着比划的那个姿势,他突然意识到这样有点傻,于是干咳了一声拍了拍衣服坐下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啊是佐助啊,你回来了啊。”

佐助瞟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那番对话,他上前几步,掏出了一个卷轴和几个物件,开始汇报这次任务中的情况。

看来是没听到,好险,鸣人暗自放下心来,凝神听着佐助的讲话。

从佐助的描述中,他这次的任务之所以花费了许久的时间,是因为雷之国那边暗藏的几股势力纠结在了一起,中途还遇到过几次埋伏,尽管被他三言两语的就带过去了,鸣人还是察觉到了这其间的凶险,而他看起来好像一点自觉也没有,真是让人火大。

佐助的汇报就跟他本人一样简练,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他说完了之后就站在那,鸣人向他表示了对此次任务的嘉许,同时会对获得的情报作进一步跟踪调查,并让他之后好好休息。

鸣人以为佐助之后就会离开,但并没有,佐助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睛里有不知名的情绪涌动着。他微微眯了眯眼,突然倾身俯下腰来。

 

鸣人只觉得有阵林间草木的清香和硝石烟火的气息围绕住了他,佐助温热的鼻息喷在耳侧,只听他低沉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胆子不小么,你这吊车尾的。”

鸣人的脸噌地一下子红透了,他支吾着,蔚蓝的眼睛慌乱的眨着,你你我我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脑子整天有空想着这些,不如用点心在工作上吧,未来的火影大人。”

佐助直起身来丢下这句话,就转身出去了,末了轻轻的带上了门。

鸣人立马泻了气似的趴在了桌子上,恨不能把脸埋进卷宗里,耳朵热地厉害,啊啊啊啊啊可恶啊!!什么吊车尾的,到底谁才是火影啊!!!

停在门外没走的佐助听见里面捶胸顿足的哀嚎,过了一会,语气微妙的嗤了一声,那个笨蛋。唇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起来。

 

 

 

话说鸣人最近总是在发呆,天色快要接近傍晚,他趴在栏杆上,明明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但就是有种谜之从容。其中雏田的事最让他不知该怎么办,虽说那晚在宇智波宅里向佐助说了一大堆,但佐助不仅没起到作用还令他产生了另一个疑问,最后自己给自己下了个结论,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仍然感到茫然,究竟怎么样做才算是负责呢。

“鸣人,怎么又在发呆?卡卡西老师又给你派任务了么。”小樱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膀,走到他身边来站定。

“要是任务就好啦,偏偏都是些文书工作,我的头都要大了。”鸣人瘪了瘪嘴。

小樱了然,点了点头,过了会她问道,“说起这个,雏田的事你想好了么?你打算想多久啊。”

鸣人闻言眼神暗了一暗,“雏田的心意于我来说非常珍贵,我不知道如何回报她,才算郑重。”

小樱闻言噗哧一笑,“那还不简单,你就以身相许呗。”

鸣人听到后惊讶的说,“啊,可我还,我还不够……”

“不够什么啊,现在你的拥趸可多着呢。”小樱笑着,“哎呀真是后悔,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呢。”

鸣人听她这样讲,倒没有什么反应,“小樱,别开玩笑了。”

小樱看他这样,不由得叹口气,“鸣人,我知道你有所犹豫,但不管你的决定如何,你都该把自己的心意告诉雏田,你不是一向秉持有话直说的,怎么此时扭扭捏捏起来,雏田那么胆小的一个人都有勇气向你告白了,你作为一个男子汉不能输给人女孩子吧?”

鸣人闻言,直起了身子,“你说的对小樱,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这样反而是在伤害她,我这就去找雏田。”说完一个撑手轻盈地翻过栏杆跃下了高台。

鸣人落地后冲小樱挥了挥手就朝日向家去了,小樱望着他远去的方向心想这就是结束了么,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佐助,你的爱真的是很奇怪呢。

 

 

鸣人在跑着的时候一边想着究竟要如何跟雏田开口,他有好几次几乎都想答应了,觉得自己应该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娶了雏田,但在想象中他伸出手的时候,脑子里总会浮现出佐助的样子,他高挑瘦削的身躯,低沉好听的声线,唇边一闪即逝的微弱笑意,这些琐碎的不能再琐碎的细节一下子在他脑海里放大了,这个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也无可诉说,让他在烦恼之余简直怀疑自己是个变态。

好不容易到了雏田家,却被告知雏田大人被妹妹花火大人缠着去邻国买东西了。

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继续忧心的鸣人告了谢,开始漫无目的在街上踱步,天色暗了下来,今晚的街市异常热闹,许多制作精美的花灯被挂在店门处,祈愿用的花笺随风飘舞着,等待着有缘人来将它书写。鸣人在询问街边店主下才得知今日是东方古国的一个传统节日,本来用来给女孩子乞巧的,但他们拿来许愿也是一样,顺便用作商业促销也一起过。鸣人心想这也太随便了的说。

临了店主热心的塞给他两个系着丝绦的淡雅信笺,祝他跟好姑娘结下缘分一起许下心愿。

鸣人拿着信笺走在街头,灯火璀璨,人流如织,欢声笑语中他哀叹了一声这会子上哪去找好姑娘,但人生最不能立的就是flag,于是在下一个转角就好死不死的遇上了他目前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

宇智波佐助。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