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11 如愿

忘了说了,又是一把刀(´Д`)

佐助后来才意识到,鸣人那样对他并不是因为幻术失效,也不是因为想起来什么,而是因为鸣人本就是那样的人,那样的散发着光和热,笼罩着周围一切和他接触的人群。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佐助,但也只是包括,他不会再是那个最特别的。

他和鸣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假如多年前他不曾叛逃,他们之间就会是这样子,一起吃饭,一起做任务,在刀光剑影里将各自的后背交予对方守护,再一起泡温泉,没完没了的争吵,互相竞争互相成长,他们本应该这样长大。

然而命运虽则残酷,仍对他网开一面,让他有机会将他们之间错过的光阴弥补少许回来。

 

在发现佐助除了暗部本职工作外,还顺便兼职了火影实习的文书工作后,六代目总算提出了抗议,但抗议无效,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的消极怠工,把责任和事务都丢给鸣人和佐助,美其名曰锻炼新人。

在一个又是被工作折腾的半死的黄昏,终于下班的鸣人拉着佐助去吃饭。

夕阳折射出温暖耀目的光彩,将云朵晕染成火焰一样的嫣红,不断变幻着,令人眼花缭乱。鸣人看着这个景象,忍不住欢呼道,“佐助你看,明天又会是一个晴天啊~”

佐助点了点头,确实很美。他侧头看了下身边人,蔚蓝的瞳孔里映射着夕照的光,好似这一方天地尽在他眼中,嗯,确实很美。

天色逐渐变暗,夜幕就要降临,月亮隐隐露出轮廓,华灯初上,他们并肩走在街道中,人渐渐多了起来,有认识的人同他们打招呼,鸣人笑着逐一回应,各色吃食的小店亮起了暖黄的光晕,散发出诱人香气,属于平凡人世的烟火气息将他们包裹,佐助行走在这其间,感觉到周围气氛是如此融洽,人们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幸福,如此生动。

他们的目标是街道尽头转角的那家小店,那是鸣人的最爱。

在经过一家烤肉店时门突然打开了,小樱和雏田等一群人走了出来,小樱也看见了他们,微笑着抬手示意了一下,雏田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意,鸣人挥手大声打了声招呼,就和佐助继续往前走去了。

“佐助啊,话说你觉得小樱怎么样?”鸣人突然问他。

佐助没有马上回答他,他似是思索了一会,才开口道,“她很优秀。”之后是长长的沉默。

“诶?就这样?”鸣人诧异的看着他。

佐助没说话,斜眼看着他,那表情似是在说不然呢。

鸣人收回看向他的视线,双手抱头,仰望着天上细碎闪现的星辰,“小樱不止很优秀呢,她还很坚强,我们一路相互鼓励相互扶持的走到了今天,为了,诶为了什么来着,啊总之我们是见证了彼此成长的,不瞒你说,我啊,一直很喜欢她,但我也看得出来,她心里是有着一个人的,小樱她值得幸福……”

鸣人还没说完,他察觉到身边气氛不对,回头一看佐助果然停下了脚步,于是他放下手臂转身看向佐助。

佐助正抬眼看着他,灯光下他的脸色白皙,有如霜雪,“鸣人,你想说什么?”

鸣人看着他,不知怎么觉得佐助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无端的让他有些害怕,不过他还是说了出来,“我……看的出来,小樱虽然骗我说你是她未婚夫,但她是真的很喜欢你,而且,我那么问你时你也没否认,那是不是代表,你也不是不喜欢她,那你也不讨厌她的话,试着和她交往怎么样?”

鸣人有些磕绊的说出了这段话,说完之后他觉得佐助脸色似乎更白了一点。

一乐拉面的店就在前方的拐角处,昏黄的光晕里透着洋洋的暖意,周身有路人来去,欢声笑语,鸣人就在他面前,他只要上前几步,给他一个回答,或者根本不用回答,径直往前走去,鸣人会追上他问东问西,他们就可以像往常一样坐在店里,享受晚餐。

但是佐助没能上前,他只觉得周身都被冰雪冻结,无穷无尽的烦躁和冷意从心底席卷而来,他甚至想开口冷笑反问他,但在下一瞬间意识到自己早已失去这个资格。各种心思在心头翻滚呼啸,最终,他吐出了一句没有任何情绪的话,“鸣人,不要做多余的事。”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此处。

鸣人想要上前拉住他,但是佐助走的很快,人潮接踵将他的身影淹没,鸣人伸在空中的手渐渐放下,在喧闹欢乐的市集里,他独自一人站在那,周侧是夜游的男女,带着孩子出来闲逛的夫妻,每个人脸上的神情在灯火的照耀下都显得那样温馨快乐。

什么叫多管闲事啊,混蛋。

鸣人蜷起手指,站在原地想着,过了一会撇了撇嘴,有些落寞。

我只是,也想看到佐助你露出他们那样的表情啊。

 

 

 

 

那天之后,佐助和鸣人好长一段时间没理对方,佐助是一如既往冷着个脸捉摸不透他的情绪,鸣人自觉冒犯了佐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干脆什么都不说,两个人就这么干晾着。

小樱不知道自己意外成了导火索,表现出了理解不能但是随他们去的态度,决定不趟浑水。

木叶的其余吃瓜群众表示继续吃瓜。

这场突如其来的冷战还是结束在一个黄昏,鸣人猝不及防的在一个转角遇见了佐助,多少有点尴尬,他想打声招呼,但佐助先开了口,他用两张拉面券轻而易举地撬动了本就不牢固的鸣人的心。

鸣人半高兴半气哼哼的说,“这都是看在拉面的份上啊我说。”
佐助垂首低低地哼笑了一声,“你以为都是谁的错啊。”

鸣人也不计较这个,高高兴兴的拽着佐助往一乐走去,到了店里发现大家几乎都在那,鸣人说噢嚯你们这是在搞聚会啊,鹿丸扬了扬手中的酒盅说下班小酌一下而已,于是他们也加入其中坐了下来。

鸣人以为佐助不会喜欢这样热闹的场景,他有偷偷的观察了下佐助的神色,不过佐助看起来很自如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

这时牙凑到他身边,不由分说的端过来两个斟满了的酒盅,他笑的贼兮兮,仰头就喝下了一盅,“啊鸣人啊,还没祝你当上火影实习呢,就在这提前祝你当上火影了哟,我干了,你随意~”

鸣人听完他这么说,再看牙那明显不是要他随意的眼神,只好瘪瘪嘴,拈起那杯酒,凑近一闻那酒味更有点发怵,犹豫了一下心一横准备闭眼吞下去,哪知嘴唇刚沾到一点辛辣苦涩的杯沿,酒盅就被身旁的人轻巧的伸手一旋给取走了。佐助也没看他,微微仰头一口喝了下去,映着熏黄的光晕,薄唇染上了一点嫣红,漆黑如鸦羽的长睫微微下垂,他脸上本没有什么神情,却无端地多了一丝艳色。

鸣人和牙被他这一举动弄地有点发愣,半晌,只听佐助说,“他不会喝酒,我替他。”

牙看了鸣人一眼,连忙说一样的一样的,然后带着满头问号挠着脑袋坐回去了。

鸣人呆呆地望着他,过了会才举起拳头在嘴边咳了一声,不自然的说了声谢谢,收回了视线,脸上却渐渐泛起薄薄的红晕,好像刚刚那杯酒被他喝掉了似的。

周围的人都在大声的讨论着什么,只有他们之间沉默无言,却有一种奇异隐秘的气氛悄悄生成,意外令人安心。

食物的香气和暖意熏腾着鸣人的脸颊,终于,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佐助侧眼看他嘴角弯起的弧度,也忍不住笑起来,嘴里却还要说着,“笨蛋,笑什么啊。”

鸣人也不去看他,笑意越发热烈,“不知道,就是很想笑啊。”

佐助收回看鸣人的视线,微微收敛了笑意,他似是斟酌了一下,才开口,“鸣人,我……”但他没能说完,一道细柔却坚定的女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鸣人君。”雏田温柔的声音在鸣人背后响起,鸣人闻声放下了碗,回身打起了帘子,看到月光下雏田双手交握着放在胸前,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慎重和镇定。

“啊,是雏田啊,还没吃饭吧,来和我们一起吧。”鸣人露出爽朗的笑容。

雏田闻言微微摇了摇头,“抱歉,鸣人君,打……打扰到你了,只是,我有些话,无论如何也想告诉鸣人君。”

众人此时都慢慢停下了讨论,丁次喝多了还想说点什么被鹿丸一把摁住了嘴,大家纷纷支棱起耳朵偷听,在这一片显而易见的寂静氛围里,鸣人略带迷惑的看着雏田,等着她的下文,显然还没有理解她的本意。

雏田的脸色慢慢涨红,就在鸣人以为她要顺不过气来的时候,她鼓足了勇气将下面的话说了出来,“是只和鸣人君一个人说的话。”

哟嚯~牙率先打了个呼哨,众人纷纷发出了友善猥琐的笑声,不知是谁推了一把鸣人,将他从座位上推了出去,害他差点撞到雏田,鸣人稳住身形,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下意识的回头寻找佐助的身影。

佐助挑开了一点帘子,望着鸣人,神情温和,语气轻缓,称得上是在鼓励,对他说道:“去吧。”

她等了你那么多年。

 

不知为何,鸣人却从他的神情里察觉出了一丝别样的情绪,他想不通那是什么,但是只好先点点头,转身面对着雏田,和她一起走了。

佐助从帘子上撤手,默默地坐了一会,就从店里离开了。鹿丸他们还在聚会,也没有留他。

今夜的街市比往常冷清些,月华倾泻如水,轻轻的笼罩在他周身,佐助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路上,晃眼看到了街边的居酒屋,就走了过去,正当他结帐的时候,小樱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你就这么走了?”

佐助没有出声,他付了钱拿起东西就准备离开,小樱也不气馁,跟在他后面继续说道,“只怕等你回来,鸣人的孩子都有一打了。”

佐助闻言也没有任何表示,但他总算开口,“未婚夫是怎么回事?”

小樱摊了摊手,“不是你让我帮忙吗?”

佐助沉默了。

小樱接着说,“不过那不重要啦,主要是今天,今天雏田终于下定决心要向鸣人告白了。哎说真的佐助你到底怎么想的,要是雏田告白成功了,你会为鸣人感到高兴吗?不过那样你的愿望也算是达成了,哎,你这爱的表达方式怪别扭的我说……”

佐助只觉得头疼,这个女人真是太罗嗦了,然而小樱说到一半突然开始从兜里掏东西,摸了半天才摸出一盒药,“对了这个给你,喝酒前吃的。”她瞄了一眼佐助手中所提东西的分量,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然后又叹了口气,大力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多注意身体啊。”就同他在路口告别了。

佐助看了一眼她硬塞过来的药,默默地揣到了怀里,往宇智波宅走去了。

多谢她的好意,可今夜他只想醉一次。

 

 

宇智波佐助的酒量非常好,好到他开始痛恨起自己的这种能力,地上已经摆了好些空酒瓶,然而他的眼神仍旧清明如水,执杯的姿势仍然优雅,连手都不曾颤抖一下,他几乎要怀疑自己买到的是假酒。不过在下一刻,突然出现在他视野里的那个人打消了他的疑虑,是的,他想他终于是醉了。

 

 

鸣人闯进宇智波宅找到佐助的时候,佐助正倚坐在一根廊柱上,支起了一条腿,姿态闲逸,身边摆放着一些空酒瓶,月已上中天,一阵夜风撩起他的额发,带动檐上的风铃,发出了泠泠轻响,他安静的坐在那片阴影里,没有点灯,有着异样的平定人心的力量,看见鸣人到来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鸣人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些惊吓,佐助有些模糊的想,他之前不是跟雏田在一起么,莫非雏田把他怎么样了?

这样的猜测令佐助也觉得有些好笑起来,他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了出去,鸣人好像镇定了一点,他也没说话,就在佐助身前坐了下来。

半晌,他开口,声音有点不稳,有些语无伦次,“佐助啊,现在也很晚了,我有点乱,也找不到人说说想法,就过来找你了,没想到你也没睡啊。”

佐助沉默着,鸣人看了他一眼,就自顾自的往下说了。

 

雏田今晚同鸣人告白了,她的神情一如既往的羞怯,但带着罕见的镇定与勇气。在清朗澄澈的月光下,她奇特的眼瞳亮的惊人,声音微微颤抖着,“我知道这么说很突然,但为了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很多年,鸣人君,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喜欢你。”

这一连串的喜欢你把鸣人几乎砸懵,鸣人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雏田是在同自己表白,他的心里被这份厚重的喜欢填满,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别的东西。

雏田一口气将这些说了出来,这番大胆的告白让她情绪有些激动,脸上带着蒸腾而起的红晕,她略略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望向鸣人,等待着他的反应。

鸣人的神情变得郑重,“谢谢你雏田,谢谢你这么喜欢我,我……”

似是知道他要说出什么,雏田柔声开口截断了他的话,“鸣人君,你不必急着给我答复,我的这番话只是想要说出自己的心意,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我知道在今天之前你都不曾知晓这些事情,但是现在你知道了,我希望你可以仔细的想一想这件事。”说到这,雏田停顿了一下,露出一个温柔如水的笑容,令鸣人心里蓦然一震,“我对鸣人君的喜欢,是想要成为家人那样的喜欢。”

鸣人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思考一下他和雏田之间的事,但他还是坚持把雏田送回了家,两人在她家门口分别。

鸣人这才有些不可置信的低下头来,晦暗的光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站在日向家的墙外,过了片刻突然转身朝着东边宇智波一族的旧居跑去。

他跑的很快,好像这样就可以将脑海里出现的那些奇特的想法抛在身后,他几乎是慌乱的冲进了宇智波一族的故居,也不管有没有惊扰到旁人,直到在廊前看到支坐在侧的佐助,他松了口气之余才意识到,宇智波一族现今除了佐助早已没有别的继承人。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佐助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讶异,他一如既往的沉默令他多少有些安心,于是他坐了下来,说出了那个傻傻的开头。

不久之前他脑海里突然涌现的念头让他心绪不宁,当雏田说出对他的喜欢是像家人那样的喜欢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的却是佐助的面容,也不知是做梦还是别的什么,他好似看到了佐助一个人在漫天的风雪里行走,四季从他瘦削的身躯里穿过,映照出他殊无悲喜的脸庞,汹涌的人群将他淹没,他看上去那么孤独,可他又好像毫不在乎。鸣人的心不知为什么,被这样自我放逐的他牵动了,甚至感觉到了难言的疼痛。他和佐助认识也不久,这种仿佛家人一样的情愫不知何时就已经驻入他心中,好像与生俱来的本能。或许是从心底里觉得,佐助和他是一类人,才会这样的想要靠近他吧。

所以也想他,获得幸福啊。

鸣人心里想着这些,却没有说出来,他看了一眼佐助身旁的酒瓶,摸了一个空了一半的过来,仰头就灌了进去,果不其然被辛烈的酒气呛到,眼泪都要流出来,心想这都什么鬼,佐助喝的都是些什么啊,他呸呸了几下放下了瓶子,看了眼佐助,发觉他除了不怎么说话,脸上仍是一片清明。

难道是我酒量太差么,鸣人有点懊恼,借着酒意他又断断续续吐出了接下来的话语。

 

 

佐助看着鸣人喝下那瓶烈酒,脸上的猫须都被呛得皱起来,颊边染上明艳的红,眼睛变得水汪汪的,心想鸣人在他的幻觉里也这么笨,这个幻觉还挺真实的。他有些忍不住想伸手去抱抱他,鸣人看起来像被欺负了的小兽,但他没有。几乎整个晚上,他都在听着鸣人罗罗嗦嗦的说着什么,翻来覆去都是雏田什么他什么,他听的都要烦死了,可他没有说一句话,他什么都没有说。

 

鸣人颠来倒去的又说了好几遍雏田告白的事后,也觉得哪里不对,他摇了摇空了的酒瓶,将瓶子攥在手心里,垂下了脑袋,声音有点闷闷的,“可是雏田喜欢我,她喜欢了我很多年,还有宁次,是我对不住他,我也该负起责任,我要对她负责的,对,是这样。”好似终于说服了自己,鸣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攥着酒瓶,侧头看着佐助,“我要回去了,佐助。”

佐助依然没有搭理他,鸣人当他默认了,于是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几乎半夜没挪位置的佐助此时终于动了,他双手结了个印,旁边的空地砰地一声腾起烟雾,他望了一眼那个“佐助”,“佐助”了然,悄无声息的跟在了鸣人身后。

天空逐渐褪去绀碧色的帷幕,开始变得轻盈透明起来,黎明即将来临。佐助坐在廊下,晨光初现,照亮了庭院中草木上凝结出的细细露水,有微风徐来,露水聚合相撞,坠地成珠。

佐助站起身来,有什么东西从他脸上飞速落下,仿佛洁白原野上划过的闪电,溅入尘土里,顷刻间就泯灭了踪影。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