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10 是我

我一直认为爱是不可言喻的事情,觉得只要诉诸于口就会失去它应有的效力,然而他就在我面前这么轻巧地说出来了,声音低微而眷恋,好像坐在正午阳光下的树梢上,晃动着双脚的那个昨日少年。

这个我迷恋了多年的男子,我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仿佛世界的孤儿,却仍兀自欢喜的有如稚子。

他要请我帮个忙。

我想我知道他要我做什么,但我还是答应了,末了只是在他准备走时探头送了句忠告,“我虽然帮这个忙,但是佐助,希望你不要后悔。”

他停顿了一下,无声的点了点头就消失了。

我呼了口气靠在了转椅上,仰起了头,不由得一笑,他还真是低估自己在鸣人心中的地位啊,区区幻术,怎么抵得过人心之所向呢。我还以为佐助那双眼睛已经能看得很远了,没想到连面前的迷障都看不清楚。

想到这,我叹了口气,分析别人容易,到了自己头上就怎么也释怀不了啊,哎哟算了不去管这两个大笨蛋了,研究才做到一半呢。

 

话说那日之后,我以为佐助要出个长期任务离开这里,没想到他只是提出要告假一段时间,最近就宅在木叶了,这人心思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我也去看过鸣人,他看起来一切正常,好的不得了,就是脖颈上有几处可疑的红痕,他也发现了,嘀嘀咕咕的说难道是蚊子么这么猖狂。要是早几年我可能跟鸣人一个想法,但这明显不科学啊,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可怕且情理之中的猜测,仔细想来,那天佐助的神情,确实非常耐人寻味啊。

既然都呆在木叶,那相遇就是必然事件。

佐助仿佛为了验证这个幻术的效用似的,光是被我撞见的他们的擦肩而过就不下两次,我看到鸣人带着熟悉的热烈笑容,挥着手毫无停顿地从佐助旁边错身而过,他连看都没看佐助一眼。佐助的神情怎么说呢,非常复杂,虽然面上毫无波动,但我想他心里应该炸开了锅,一方面可能为这个幻术的成功沾沾自喜,一方面看到鸣人真的一点不认得他的样子又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但不管他高兴与否,他都埋怨不了任何人,这是他应得的。

但相遇的次数太多就算鸣人再迟钝也会有所察觉,果不其然在一次拉面聚会时鸣人按捺不住的提到街上那个穿着黑色浴衣的男子,他问那个人是谁,由于我打过招呼,大家集体失忆的统一口径,说那是正在休假的暗部队长。

鸣人若有所思的噢了一声,然后埋头吃面,我忍不住凑过去问他注意这个干什么,鸣人嘴里塞满了面条,他嚼吧了一会咽了下去,说不知道可能老是看到他就有点在意。

我冲他嘿嘿一笑,说道,“那个人也是我的未婚夫噢。”

 

佐助的休假来的快去的更快,他拿着报告书敲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预备找卡卡西说点事情,只是意料之外的,正坐在办公桌后的不是那个无精打采有事没事就翘班的银发六代目,而是一颗金灿灿的脑袋。

那颗脑袋的主人从一大堆文牒中抬起头来,看着他,也不惊讶,噢了一声语气熟稔地说,“是佐助啊,有什么事吗?”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

佐助怔在当地,差点没反应过来,他花了好大力气稳住呼吸,不动声色地问他,“怎么是你在这,卡卡西人呢?”

“噢你说卡卡西老师啊,他跑路了,要我在这里代班说是火影实习。”鸣人的声音从一大堆文件里传来。

佐助眉头跳了跳,“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卡卡西老师提到过的,你是暗部队长嘛,再说了,”鸣人终于从一堆文件里支起身子,他露出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你是小樱的未婚夫啊,我和小樱的关系那么好,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兄弟啦。”

佐助只觉得有一口老血闷在喉头,他不能说话,再多说一句就会忍不住吐出来。

鸣人发觉他脸色有些异样,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行吗?”

然而此话刚一出口,他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实质化的杀气朝他射了过来,本能的选择了住口,停止了本要继续的关怀。

佐助暗自缓了缓,才觉得好些,他走上前去将报告书交给鸣人,打算就此冷酷的离开。

冷酷到一半哪晓得鸣人又叫住了他,他只好再转回去,冷冷地看着鸣人。

但鸣人根本没有看他,他淹没在书卷文牍的海洋里不知所措,声音带着苦恼,“啊那个你帮我看看这些吗,鹿丸近来到砂隐那边去了,我实在是对这些一窍不通啊。”说完自然而然的抄起一叠卷宗抬高手递给他。

佐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无比自来熟的火影实习,“你是觉得我很闲吗?”

鸣人抬起头用那双湛蓝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是啊。”

佐助额头的青筋欢快地蹦了蹦,伸出了手,非常生气的接过了卷宗走到一边坐下整理了起来。

有了佐助的帮助鸣人总算在晚饭到来之前完成了今日的工作,他呼口气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拍了拍佐助肩膀,说道,“哎今天真是多亏了你啊,不然肯定又要挨骂了。诶搞到这么晚,走走走,我请你去吃拉面~”

佐助非常委婉的拒绝了这个提议,但在鸣人的充耳不闻里败下阵来,他意识到这个发展非常不对劲,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可是在拉面端到眼前来的时候,他选择先放弃思考这个事情,因为他也确实饿了。

 

 

鸣人正捧起碗喝汤听闻此言立马呛出来了,我笑眯眯地拍着他的背,他顺过气来惊讶的看着我,“这什么时候的事啊我咋一点也不晓得。”

我收回手撇了撇嘴说“你当然不知道啦因为这是我骗你的嘛。”

他松了口气似的说,“噢是这样啊”,反应过来后超大声的说“诶诶诶!!小樱你干嘛骗我啊!!”

我揶揄他,“怎么,听到不是你怎么好像放下心来了似的。”

他倒没如我所料有其他表情,严肃的说,“因为感觉他好像打不过你啊。”

我没反应过来前嗯嗯了几下觉得是有点道理。

但他最后被我拧着耳朵一通收拾,不敢再还一句嘴。




原想走文艺向的,文到一半感觉不如放飞自我,虽然爱好捅刀但总是跑偏这句划掉,逻辑大概早死了但还在假装有这句也是,不知道说啥了还是想说点什么欧不如跳舞!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