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08 星星

二哥生贺

一辆辣鸡车(也可能是破船划掉),不知所措.jpg


晚风温柔的吹拂着,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特有的蒸腾暑气,随着慢慢褪去的最后一丝热度,夕阳也渐渐沉没于地平线下,夜幕就要降临,鸣人就在这样一个日夜交界的时刻醒了过来,醒来的瞬间一种堪比野兽的直觉击中了他,他微微侧过眼,在日暮晦暗的光线里,那个人剪影一样的轮廓横靠在窗台上,那双奇异的眼瞳正毫不回避的看着他,像静默燃烧的火焰,不动声色的灼伤人心。叫他有些分不清此刻的时间,不知道究竟是黄昏还是黎明,光线的暗影将房间分割成局域鲜明的两块。


他从黑暗里坐起身,直视着面前这个他想了许多天的人,他的身上交叠着夕照的光和阴影,带着长路奔波的风尘仆仆,脸上却没有丝毫惫意,两人都没有说话,在这样的沉默里甚至可以看清半空中的尘土在空气里流动的痕迹,却无声的衍生出一种奇异的温馨,仿佛一个幻术,此刻这里像是从尘世里开辟出的一个异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瞬间。鸣人终于先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声音有点干哑,他问他,“你回来了?”

噢,这话一出口他就懊恼起来,这不是废话么。

佐助却一反常态的,无比认真的回应了他,“嗯,我回来了。”

啊啊啊搞什么鬼这对话超诡异啊我说。

“那……”鸣人看了一眼佐助现在的姿势,咽了下口水,“进来坐坐,你回来多久了?还没吃饭吧?”边说着边从床上下来了。

佐助从善如流的从窗子上撤了下来,“刚回来,没有。”其实他撒了个谎,他下午就回来了,想来看看这家伙,可钥匙已经让小樱给鸣人了,不过肯定有别的方法,没想到这笨蛋开着窗户睡觉,更没想到一睡就睡那么久。他本来打算看他一眼就走的,可不知怎的就挪不动步了。

他抬手扯开自己的披风,随身物品只有一个褡裢,也被他解下搁在桌上,做完这一切他抬头看向鸣人,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他下意识眯了眯眼。

鸣人打开了灯,他回头冲佐助一笑,“那正好,我也没吃,请你吃泡面~”说着走向了厨房,佐助未置可否,鸣人突然想起来一件大事,又回过身来,“我说佐助,医院里我藏的泡面是被你换掉的吧混蛋!!”

佐助站在原地,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不是我。”

“不是你还会是谁啊我说,肯定是你,换掉就换掉竟然还把番茄放进去,害得最后小樱全逼我吃了。”

佐助神色仍未有所波动,他瞅着鸣人变得气鼓鼓的脸,冷静的开口说道:“我饿了。”

鸣人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气鼓鼓的去烧水了。

佐助好以整暇的坐下了,这间房子被鸣人住过以后仿佛有了某种魔力,本来干净整洁的空间,现在东西七零八落的散放着,墙边还多了一株不知打哪儿来的植物,完全鸣人的风格,一切乱糟糟的,却从中生出了蓬勃的活力。

鸣人从柜子里拿出两盒泡面,摆到桌子上,又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饭团,他递给佐助,“喏,这是小樱做的,味道额,那个形状很好,你先吃个。”

佐助默不作声的接过来,咬了一口,瞬间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放下了饭团。

鸣人假装没有看见他的动作,将泡面的包装撕开,弄好之后水壶恰好响起了嘶嘶声,他提过来往泡面里注入热水,然后放回去,万事俱备,现在只剩下那恼人的三分钟了。

他和佐助坐在桌子上,盯着那两碗泡面,好像要盯出朵花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十分微妙的氛围,鸣人挠了挠头,打破了这份寂静,“对了佐助,你说要和我讲故事的。”

佐助没有立刻回答,他直视着眼前的泡面,缓慢的开口,“那不是什么好故事。”

“没说出来怎么知道好不好,喂,你不要卖关子了快讲啊我说。”鸣人看着他,湛蓝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

佐助停顿了一会,就开始叙述了起来,他说到从前有两个人,一个是家族的次子,是天才,另一个是孤儿,是个拖后腿的,还是个笨蛋,这样的两个人本来不该有交集,后来天才家里被灭族,阴差阳错的和笨蛋被分进了一个忍队,成了对手和敌人,他们就没有对盘的时候,只要凑在一起就会争吵,拖后腿的心里很不服气,他拼了命的想要追上那个天才,但一次次的失败,这期间他们经历了许多次任务,并肩作战过许多回,拖后腿的那个努力追上来了,进步惊人,甚至超过了天才,而此时天才的内心被仇恨和黑暗覆盖,叛逃出了木叶,为了追寻力量舍弃了一切,那个笨蛋追过来,两个人在终焉之谷打了一架,最终是笨蛋输了,他没能将他带回来,此后过去了三年,那个笨蛋一心一意的修炼忍术,要将天才带回来,后来天才完成了复仇,在交织着真相和谎言的故事里,他做了许多只顺应本心的事,这时忍界也出了很多状况,天才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护木叶,来到战场上和那个人并肩作战,终于艰难的胜利后,天才突然提出来要革命,那个人当然站出来反对他,他们就在终焉之谷进行了决战,那场大战持续了几天几夜,到了最后,两人都只剩下一击的力量,说到这佐助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他停了下来,桌上的泡面早已烂软,汤水已经凉了下去,但现在谁都无心去管这些。

佐助其实不太会讲故事,但在他缓慢低沉的叙述中,鸣人被那些曾经发生的事震住了,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个时空,有个人声嘶力竭的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从这里到那里,从滂沱大雨里到漫天飞雪,从每个黎明和黄昏,穿越整个四季,一直一直的寻找着,想要找到那个人。


“那个人,一定是很想找到那个人的吧。”鸣人轻声开口说道。

佐助的眼睛亮了一瞬又暗下去,他的眼神复杂,糅合着种种悲伤,欣喜,坚定和一丝绝望,似是鼓起来极大的勇气,他站起身,走到了鸣人身边,将那个说到了尾声的故事讲完。

他看着鸣人,声音变得平静,伸手拉开了鸣人的衣服,宽松的居家服轻易地被扯下一部分,他的手指描摹着鸣人胸前左侧的肌肤,那里是光洁的,没有一丝伤痕,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就在这里。”他缓缓俯下身子,看着鸣人的眼睛。

“我就是用这只手。”他挨近了鸣人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喷在他颈侧。

“洞穿了你的心脏。”说完之后,他不可抑制地将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鸣人的心口上。仿佛那里还流着往日的鲜血。

鸣人是眼睁睁地看着他靠近的,他眼下做不出任何反应,看着他深沉幽暗的眼睛凝视着自己,看着他将手放在他衣服的领口上,看着他凑过来,在他心口印下一个吻,仿佛过电一样的刺激,令他的心脏紊乱到几乎要跳出胸口。

他呆呆的坐在那,任由佐助保持着那个姿势,空白一片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许多的画面,那些画面有了声音,有了情绪,无数的悲喜呼啸着穿过了他的心头,他甚至回想起了片刻之前佐助所说的最后一日,还能想起当时贯穿了胸口的疼痛。

过了一会,他伸出双臂按住了佐助的双肩,将他与自己之间的距离拉开,然后一拳打向了佐助的脸。

 

佐助在那一刻看到了鸣人的眼神,那是属于鸣人的独有的眼神,那样鲜亮耀眼,带着无尽的怒气和蓬勃,他不知怎的从心底升起一种喜悦,但下一瞬颊边的剧痛和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朝后倒去,后脑勺咚的磕到了地板上,鸣人直接压到他身上,跨坐在他腰间将他提起来,又是一拳,佐助无声的承受着,没有丝毫抵抗,终于鸣人揍了好几下之后,停了下来,他怒气冲冲的看着面前的人,佐助白皙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从来幽深的眸子竟闪烁着奇特的光亮,鸣人盯着他,终于开口却说了这样的话,沙哑愤怒中带着一丝微妙的委屈,“混蛋,佐助你这个大混蛋,你知不知道好痛啊。”

 

他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佐助此刻竟然意外的笑起来了,那双幽暗的眼瞳里亮起了光,他盯着鸣人,“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你知道,有本事也被我捅一下啊。”鸣人用力地收紧了佐助的领口,佐助看着他,微微抬了抬下巴,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鸣人被他的无耻打败了,不过他也真的下不了手,为了挽回面子他预备再打他一顿。

“鸣人,你恨我么?”

鸣人已经举起了拳头,听到佐助开口问他,他举着拳头思考了一会,“不恨。”

“为什么?”

“要说恨的话,也是恨我自己力量还是太弱了吧。”

佐助闻言怔了一下,继而哼笑了一声,“你这白痴。”鸣人被他这莫名的一笑弄得火气又上来了,拳头正欲往下,就在这时佐助突然开口问道,“鸣人,你那时有话没有说完,你想说的是什么?”

鸣人愣了一下,他有说什么吗,回想了下当时的情景,有濒死的痛苦,佐助的肩膀,以及没用完的拉面券。

佐助的脸黑了又白变幻了好几下,他说,“不是这些,你说你擅自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人,非常非常喜欢,喜欢什么?”

鸣人听他这么说,半晌没有动静,耳朵却可疑的红了,他丢开佐助的领口试图起身,却被身下人狠狠地搂住腰身,逼迫着正视他。

“告诉我,喜欢什么。”佐助看进他的眼里,他们彼此靠的非常近,鼻尖几乎戳到对方。

鸣人看着面前的宇智波,想要挣扎身子却被钳制住了无法动弹,他几乎要被佐助眼里静默燃烧的火焰灼伤,似乎他的世界只维系于此,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就会天崩地裂,确实天崩地裂,鸣人想,我也是如此,被逼到绝境站在断崖上不知道是否该跳下去,崖底究竟会不会有人接住他,抑或是一汪深潭,无从得知。

但扭扭捏捏不是他的性格,他秉持着有话直说的本色,既然佐助这么想知道,那就告诉他。

“喜欢你。”鸣人睁着眼睛,湿润的蓝色虹膜里倒映着佐助的样子,简简单单的说出了口。“非常非常,喜欢你。”

那一瞬空气里的什么轰地一声被点燃了一样,他的嘴唇蓦地被一个柔软物什覆住,佐助叩开他的唇齿,凶狠又急切地探索着他的一切,微凉的唇舌滑入口中,贪婪的汲取着他的气息。

鸣人被这个猝不及防的吻给惊住了,他下意识地想推开他,但伸出去的手只是无力的抵在佐助的胸口上。


一辆辣鸡车罢,坐稳了


 

总之又很长一段酿酱后,佐助抱住清理干净了的鸣人,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纤润的耳朵,细细的胡须,好像把这人欺负地狠了,他有些懊恼,但很快又释然,毕竟......

东方出现了一线白,靛蓝的天色逐渐开始变得清朗,黎明就要到来,佐助望着怀中沉沉睡去的人,这是他的童年,他的青春,他的爱人,他毕生的眷与梦。这个人在他怀里,是鲜活的温热的,不再如同昔年在终焉之谷时那样一分分冷下去,他想,如果真的有所谓的命运,那就让他终结这样的因缘。

他轻轻地摇了摇鸣人,呼唤着他的名字,让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湛蓝的眼瞳露出一线,鸣人撒娇似地嗯了一声表示不解,刚想勉力睁开眼,突然又立刻睡了过去。

黎明的天光静静洒落在鸣人闭目安睡的脸上,他仿佛始终在光阴里沉睡,不知世事纷扰。

佐助逆着光的面容隐在暗处,带着一丝哀伤和决绝,猩红的写轮眼悄然旋转盛放又无声闭合,他俯下身去,吻在了鸣人的额上。

好梦,吊车尾的。

瞬身消失在了房间里,昨夜的欢潮涌动意乱情迷仿佛一梦,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只有黎明,一如既往的来临。





没想到开车才爆字数,写着写着就全身心在划船,仿佛身体被掏空.jpg,终于赶在二哥生日前弄出来了,是哪个太太说爱二哥就让他上七代目来着,嘛我这虽然还没进化完全但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人生啊,点烟.jpg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