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07 薄雾

故事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定不曾想过它会是这样的结局。

鸣人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是个有话直说的人,如果有什么想不通的他一定会死缠烂打到底,他非常深切的想知道宇智波佐助与他的关联,即使没有关联也想硬找出与他的关联。

鸣人抱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

佐助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伸出两指朝他额上一点,“你这是准备听睡前故事呢。”

脑门被这么不痛不痒的一戳,鸣人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抬手揉了揉,嘴里只嚷道,“那是什么啊,比起这个你倒是快讲啊我说。”

可没想到宇智波突然站了起来,他自顾自地走到了窗边,抬手按住了窗沿,扭头冲床上愣住了的鸣人说道,“那你就要快点把身体养好。”撂下这句话后就单手一撑从窗户里跃出去了。

???搞什么鬼啊!!
“说好的讲故事呢!大骗子!!!”鸣人生气的大吼道,要不是现在身体素质跟不上,他一定追出去把那个家伙暴打一顿。

“鸣人你又在大吼大叫什么啊,我们在楼下就听到了,我说的那些你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真是的,老这么蹦跶一点都不利于恢复啊我说。”小樱抱怨着出现在房门口,跟在她身后的还有雏田和井野。

鸣人看着出现的小樱,眼睛里燃起熊熊的火光,“小樱,你来的正好!拜托了,我要马上开始训练马上恢复身体!!”

小樱惊诧的看着他,这家伙今天是吃错药了?“好是好,可是你的身体状况现在还不允许啊。”

“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啊,什么问题都没有,拜托了啊小樱,再让我躺下去我就要疯了啊.”鸣人双手合十的哀求道。

小樱托起下巴皱着眉头,雏田看了她一眼,小声说道,“如果鸣人君执意如此的话,或许可以找小李君帮忙。”
井野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嚯,说起来在来的路上还看到他了。”
小樱点点头,“雏田说的对,那我就去找他过来好了,走吧井野。”
她二人像约好了似的立刻转身出去了,快的来不及阻止,留下蓦地飞红了脸的雏田和茫然的鸣人。

“诶,你说我们突然这么干是不是不厚道啊,雏田她会不会怪我们。”井野下着楼梯有点担忧。
“不会,比起这个,更令人头痛的是鸣人。”小樱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就算她们创造机会,雏田她鼓起勇气,也不一定敲得开鸣人那令人捉急的脑子啊。

而在病房里,雏田还维持着回身看向门口的姿势,隐隐发红的耳根泄露了她的情绪,鸣人看她半天不动,就开口叫她,“雏田,别在那站着了,过来坐啊。”顺手拍了拍床单。
雏田转过身来看到他这个动作,脸色更加红了起来。她有些欲言又止。

鸣人却没注意到这个,他挠了挠头四下里看了看,不知说啥好,突然看到床头放着的半个番茄,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继而得意洋洋起来。

“雏田你饿不饿啊,嘿嘿,我这里有珍藏版的泡面,不要告诉小樱啊,我可是求了鹿丸好久的说。”边说着边伸手向床头柜的抽屉摸过去,等他打开一看,停顿了一会,一声哀嚎响彻天宇,这都是谁干的!!一定是天杀的宇智波佐助,竟然全给他换成了番茄!

等到井野和小樱带着小李回来的时候,他们惊奇的发现鸣人正在和雏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宇智波佐助的罪行,雏田一边轻声安慰着他一边表示佐助君这么做虽然不对但也有一定的道理,鸣人听完之后更加悲愤起来。

小樱在他含混不清的数落中敏锐的察觉到泡面这个关键词的存在,她冲上去捏住他的耳朵问道谁这么大胆子又给你带这玩意的。

井野看着眼前这情况,只觉得不妙,非常不妙,但她又说不上究竟是哪里不妙,小李则是完全状况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切都被坐在楼顶上的佐助尽收于耳,他从日光充盈的午后一直坐到了暮色开始四合,他并无别处可去。

在此期间,他想着要给鸣人讲述的那个故事,如果鸣人知道是这样的,他还会愿意听吗,如果是这样的结局,他会不会不知道比较好一点?佐助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差点就跟他摊牌了。不过又能怎么办呢,他看的出鸣人一直对他的说法深表怀疑,奈何本身智商不在线再加上断片没证据质疑他罢了。

事实上是他欺骗着鸣人,也欺骗着自己。

不要再对我露出那样的神情啊,吊车尾的。不要那样毫无防备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一样,你明明都不记得我了,你明明都忘了我。
佐助回想起那天晚上,他抱紧了怀中失去知觉的鸣人,忍不住掰过他的脸颊狠狠地亲了上去,刚想用力咬他一口却又缓下来轻轻地擦过。鸣人的脸颊温暖柔软,他小心的触碰着,仿佛怎样都不够。本来就不够,这个人他每多看一眼就恨不得将他拆骨入腹连着血肉一起咽下去才好。他细细的吻过鸣人的嘴角,线条流畅的下颌,细致的脖颈,在锁骨处流连,姿态里是异样的虔诚。只有在这个人闭上眼睛的时候,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他。

其实他早已察觉自己对鸣人的这份感情,年少时无法确切的归结它的起因,也无余裕去处理,他的心思全被那些阴暗所占据,纵使心痛也毅然将其割舍了。这么多年,他舍弃了一切,一切也舍弃了他,只有这个笨蛋不遗余力的追上来,要将他带回去。

可是鸣人,我早就回不去了。

他质问过鸣人许多次,但鸣人所给出的都是让他从胸中闷出一口老血的答案,朋友。

我才不想当你的朋友。

唯有最后那一次,在那个终结之谷,鸣人倒在他怀里,温热的血液疯狂的从鸣人的心口涌出,几乎将他烫伤。他迫切地想要听见鸣人没说完的是什么,可他没能听到那句话,鸣人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而他从那一天开始就知道,自己将永远得不到救赎。

想到这,心里多少有些懊丧,只要牵扯到吊车尾的,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想着如何应对,身体却总是快他一步且诚实的做出了反应,这样对他对自己都很危险。

佐助无声的从胸腔里逸出一丝叹息,听着下方传来的鸣人悲愤满满的哭喊,又不由得轻哼一声,嘴角牵起一道细微的弧度,映照着天边千万缕璀璨光线织成的流霞,起身消失在了暮光里。






在佐助说要跟他讲故事之后,就好像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这让鸣人开始深深的怀疑起这背后有阴谋,不过他没能想的太多,拜托小李的修炼已经让他累的够呛了。
粗眉毛认真起来不是盖的,效果也没话说,他已经渐渐的恢复,虽还远不及往日的水平,但照卡卡西老师的话来说就是满瓶不响半瓶叮当,他这是什么奇怪比喻。

小樱在多方检查之后也终于同意让他出院了,他高兴之余又有点失落,佐助去哪儿了,不是说负责保护我的。小樱仿佛会读心术似的开口说道佐助离村出任务去了,大概过几天才能回来,走吧,我带你回你的家。
鸣人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诺诺的点着头被小樱带出去了。

眼前的街道是陌生的,但它是繁华的,鳞次栉比,人流来往不息,路过一乐拉面的招牌时鸣人的目光就被它牢牢吸引了,在小樱再三保证会请他吃的前提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去了。

面前这栋建筑依稀有着亲切的熟悉感,他和小樱上了楼,小樱熟练的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先走了进去,鸣人跟在后面,握着门把手,感觉有一段被遗忘了的时光再度朝他涌来,将他淹没,他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眼前的陈设简单干净,房间里没有一丝尘埃,也没有一丝烟火气,鸣人逡视着这间屋子,有些画面在脑海里闪过,速度太快,他抓不住那些。
小樱给壶添满水放在了灶台上,喊鸣人过来教他操作方法,弄熟悉了之后她把钥匙交给了他,就先离开了。

鸣人站在房间里,有些孤独,又有些安心,仿佛很久之前也是如此,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一个人修炼,一个人哭,一个人笑。
他突然注意到桌子上有一个被放倒了的相框,他走过去拿起它,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四个人,眯起眼睛笑的,诶?是卡卡西老师,中间的是,是小时候的小樱吧,嚯笑的蛮可爱啊,右边这个小鬼看起来,好像是小时候的我,嘛,活力满满的说啊。左边这个被抹去了的是谁啊,不会是佐井吧我说哈哈哈,谁干的啊这是。

鸣人嘴上哈哈笑着,手指抚上左边那人缺失了面容的部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弥漫在他心间,让他的心脏牵扯出一股莫名酸胀的涩意。

这个人,是佐助吧我说。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