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06 荆棘

在那个终焉之谷开始的,其实远比那更早,而在那里结束了的,却永远结束。

梦想于我而言,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东西。
现在想起来,年少时所追逐的一切,都如同镜花水月。而快乐,只存在于过去遥远的一瞬。

我所注视着的这个人,他曾跟我一样,了解孤独的痛苦,察觉到人心黑暗的一面。可他终究和我是不一样的,他拼命地想要与他人建立起联系,哪怕是用恶作剧的方式,哪怕被人嫌恶。
他也真的做到了,我看到他建立起来的无数羁绊,无数人在他身后追随着,就像渴求光明的人找到了阳光,他再也不会孤独。
太耀眼了,一瞬间,我想要这个人只看着我,那双眼睛只看着我一个人,这样的念头很自私,但它不止一次闪现在我脑海里。

他是我在这世上仅存的羁绊了。

而我也知道,这样的愿望,只会拖垮他的梦想。

在医院的时候,他天天追问我过去的事情,我发现我其实并不了解他,我断断续续的同他讲了曾经发生过的事,只是将有关于我的部分隐去了。我现在在他的生活里像什么呢,一个只依附在他过去的幽灵,我的故事从来只与他有关,但我不能让他知道,宇智波佐助这个名字代表着他过去一切痛苦的根源,他穷尽所有追逐的,到最后杀死了他,现在在他面前讲着故事,这样的事让我如何说的出口。
我看着鸣人渐渐回忆起往日的事情,他也缠着别人问起过,所幸他们都默契一致的没有提到过我,不然还真不知如何去圆谎,不过本来我也同他们没有交集,或许曾经有,但早已斩断。

开始说往事的时候有点艰涩,但越说就越顺畅,到了后面也不需要刻意掩饰,本来我们就分开了三年,空出来一大片。我在别处辗转得知鸣人这几年是如何过来的,然而我又该如何呢,知晓这些只是徒增痛苦。

现在鸣人失忆了,正好可以将往日重新来过。
他会知道他虽然幼时孤独,但他克服了这一切,成为了被大家认同的人。他会好起来,再度为木叶出力,他会完成他的梦想,成为火影,他也会拥有家庭,拥有子女,拥有这人世最平凡的幸福。

佐助无声的闭上眼。鸣人在听他说的时候,也讲过自己的看法,他提到了对家庭的向往,他说如果他过去那么孤独,那么他心里一定是渴望着这种紧密的联系吧?

家庭,我曾经拥有过,知道那种羁绊的温暖,也知道失去之后的痛苦。

你会拥有家庭,我也知道,日向家的那个人等了你很多年,她会是,一个好妻子。





漩涡鸣人复活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忍界又刮起一阵旋风。
不过当事人此时只觉得一头雾水,他坐在病床上,看着许多面善又不认得的人在他面前来来去去,他脸上挂着笑,心里只觉得茫然。最后小樱终于看不下去,二话不说把人全都请出去了。
鸣人坐在床上支起腿托着腮,之前他闹了好些天,觉得自己身体没有问题了想要下床活动,试图强行突破医院的防锁线,眼看革命就要成功,只见小樱指骨噼啪一响,哐的一拳擦着他的脸颊砸到了他身后的墙壁上,她露出一个堪称和煦的笑容,“你刚才说什么啊,再说一遍?”他吓得直咽口水,妈呀好害怕求别打我行不。

想到这他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皱着眉头赶人的春野医生,百无聊赖间开始思考起一些事情,他觉得自己近来有点不正常,因为他总是想起那个人。
说起那个人,这还真不能怪他,自从他摘下纱布能看见以来,那个人几乎天天出现在他面前,不过都是他一个人来,从不跟旁人一起出现。
那家伙看起来怪冷酷的,但其实人意外的很好,就是有时候嘴巴很坏。而且不知怎的,看到他总会觉得很安心的样子。
前些日子,他和那个人说着话,突然之间他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困意席卷了他的全身,阖上眼睛之前的一瞬,他确信他瞧见了,在那个人毫无表情的脸上,眼瞳深处有着仿佛末日的慌张。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月光从窗户外渗漏进来,幽幽的照亮一室,他本该惊讶的,但他没有出声,他注视着那个站在窗边的人,那个人侧着身子,几乎要融入进暗影里,唯有皎白的下颌露出一线被月华镀上柔光的轮廓。
病房里寂静非常,没有一丝声音,叫人有些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再度阖上眼睛,想要睡去。

恍惚间,脸颊上轻轻擦过带着一丝凉意的东西,好像是手指?

他猝然惊醒,坐起身子,月已上中天,夜风轻柔的卷起帘幕,晦暗的光影里,他面前空无一人。

鸣人托着腮的手指微微动了下,好似那里还残留着虚幻的触觉。他开始察觉到一些事情,通过从各人那里问来的故事,他逐渐拼凑起原来的记忆,他是个孤儿,父母战死在许多年前,长大一些后他进入了忍者学校,认识了伊鲁卡老师,三代目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他,毕业后和小樱、佐井还有卡卡西老师成立了第七班,与同期建立起了羁绊,再之后遇到了自来也,他教会了他许多东西,不仅仅是忍术,还有他所缺失的亲情,自来也于他而言是师如父的存在,但他也离他而去了。可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消沉,晓组织全员出击,木叶陷入危险,大战佩恩替师父报仇后又有新的阴谋在酝酿,他从一个战场到另一个,用自己的实力向忍界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并数次救大家于水火之中,最后在战场上因力竭对敌牺牲。至于自己怎么又活了,据卡卡西和纲手的多方排查推测,最大的可能是他体内所剩的那一半阴之力的九尾起了作用,九尾消耗了所有的力量陷入了沉睡不知何时会醒,而他现在的查克拉可以说是微弱到只能维持自身机能运转,更别说提炼了。这就是事情所有起末,因为他死去的时候只有十七岁,所以他现在看起来仍是少年时的样子,身边的人却都已变成青年,让他有种微妙的错乱感。不过就算这样,他仍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些故事串联起来好像是完整的,但就是缺少了点什么。

缺少了什么呢,他脑海里回想着近来见到的人们,小樱看起来温柔可发起飙来好可怕,佐井他一直在笑可我突然好想打他,鹿丸他最近很勤快来着虽然嘴上抱怨个不停,还有头一次见面就晕过去的雏田,一直在吃的丁次,志乃他为什么看起来更阴沉了,牙和赤丸还是那么大条,和天天说悄悄话的井野,一脸正气的粗眉毛君,嗯?好像少了个人?
他想着这些,最终这些人的身影逐渐淡去,慢慢清晰浮现出来的,却是那个人的样子,冷淡好听的声线,无懈可击的轮廓,墨一样漆黑的瞳孔,矫捷有力的身躯,说话时微微上挑的眉峰,被他逼问的急了时脱口而出的吊车尾,一切的一切,他都觉得那么熟悉,但又诚然是陌生的。
他追问过每个人,那宇智波呢,宇智波佐助是谁,而他们就像约定好了似的,给出了一致的答案。

鸣人有些泄气的往后一躺瘫在了床上,他直觉自己跟这个人肯定有什么关联,可现实种种又说不通,难道说这一切只是他的妄想?

“在想什么啊,吊车尾的。”熟悉的声音响起,他猛地一下从床上翻起来,只见那个他正想着的人又来到他面前,自然的坐在了床尾处,带着那处微微凹陷下去。
鸣人盯着他,头一次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瞧着他,然而佐助异常淡定,回盯着他,似是在等他给出回答。两人就这样谁也不再开口。
“佐助。”鸣人终于出声,却说出了一句让他差点破功的话。
“我想起来了。”

佐助心跳有点不稳,但面上仍是波澜不惊,“哦?你想起来什么了?”

“很重要的事情。”鸣人对他伸出了手,张开了五指停在半空,“已经足足有五天了!!!佐助你都没有给我带拉面过来!!!”
窗外一群乌鸦嘎嘎乱叫着飞过,仔细一听似乎在叫啊嚯哦,佐助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老是吃那种没有营养的东西你会变成白痴的。”虽然本来就是,他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随后不知从哪掏出了个番茄,“喏,吃这个。”
鸣人如临大敌似的皱起了眉头,“我不要。”
佐助也没强迫,他收回手,“不吃就没拉面。”果不其然,鸣人一下子扑过来夺走了番茄,恨恨地吃了起来。

“哎,话说我以前真的不认得你吗?”鸣人放下斗争到一半的番茄,提出来一个疑问,番茄的汁液浸染着他的嘴唇,有几滴落在床单上。
“为什么又这样问?”佐助看着他。
“因为,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这里,”鸣人指了指胸口,“就有点痛,但又有些高兴的说。”
那一瞬间佐助说不出话来,鸣人没有等他的反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他说了很多,慢慢想起来的往事,曾经有过的憧憬,那些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秘密。
其实大部分的时候也是这样,都是鸣人在一直说个不停,他沉默的倾听着,耐心的为他的问题一一作答。

但这一次,他趁着鸣人停下来喘口气,开口截断了他要说下去的话,“鸣人,我要告诉你一个很长的故事。”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