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05 是你

那个男人很奇怪。
自我摘下眼睛上的绷带后,他就常常来看我,而且听护士姐姐说之前我看不见的那段时间他也常来,只是站在门外不进来或者靠在我这栋楼的树下,望着顶楼的窗户,咳,我倒不是说有点高兴什么的,啊不是这样真的很奇怪啊,他又不认得我,干嘛还要常常来。

我问过小樱,她的脸色有点复杂,只说他是暗部队长,这是他的,额,公务。
公务?什么公务?保护本大爷?开什么玩笑,我现在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啊,之前来看望我的那些人个个都很好,虽然有一个看起来懒散没干劲,但我却瞧他背过去哭了呢,还有个一见我就晕过去了的,嘿嘿,我的魅力还是很大嘛。话说回来本大爷我也不像是会到处结仇的类型啊,这算什么公务,暗部,暗中保护吗?但他也太光明正大了一点啊,这村子药丸啊。

鸣人胡思乱想了一通,放弃了思考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别人都说他失忆了,说他是了不起的英雄,拯救了忍界,可这些听起来太宽泛了,没有一点触摸到实际的感觉,英雄?他看着自己无力的右手,哪门子的英雄,有点丧气的把手搭在眼睛上。

他倒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隐约记得一点事情,好像是自己一个人,在无尽的黑暗里,拼命地向前奔跑,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到底是什么呢,他伸出左手朝虚空里做出一个抓的动作,却意外地抓到了实物。
“啊啊啊啊”他吓了一跳,大声的叫了出来,拿开手就看到了那个人,系着纯黑色的披风,眼眸深邃,神秘如星夜,容颜端丽,叫人过目难忘。
眼下他正抓着那个人的手臂,那个人正伸着右手,似乎是想给他什么东西。他呆呆的看着那个人,忘了言语,那个人似乎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他的反应很淡定,眼睫下垂,瞟着手臂上那只突然攀上来的手,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话:“你在鬼吼鬼叫什么啊吊车尾的,把手拿开。”

可恶啊!这语气真够让人火大的!“你说谁是吊车尾的啊你这混蛋,你……”
鸣人拿开手坐起身子正欲跟他理论一番,却被突然顶到鼻子上来的一个东西给打断了。

啊痛痛痛,诶?什么东西,好香。

“喏,给你的。”头顶传来一声简短的话语。

鸣人摸着鼻子狐疑的接过了这个东西,打开来一看,是一碗拉面。
“嚯,这是,拉面啊,好香!诶,不过为什么突然给我带这个。”鸣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个人给他撑起一个小桌子,好让他把拉面搁在这上面,“这是一乐拉面,是你从前,最喜欢吃的。”停顿了一会,那个人目光飘向了别处,“因为看你最近似乎,不是很开心。”

鸣人盯着那个人微微露出的耳朵上可疑的红晕,觉得这个说法很是有道理,这个人竟然能看穿我的内心,不简单!
“原来如此,那我开动啦~”他抄起筷子双手合十说了一句就立刻吃起来,真的太香了,怎么会有这么美味的东西,吃下去的第一口就仿佛升上了天堂。

佐助坐在床沿上,看着面前这个人用一种幸福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胡须显得更夸张了,还要边吃边感叹,甚至杂夹着几句他听不懂的口头禅。
这样子,真的太蠢了啊吊车尾的。佐助侧过头无声的闭上眼睛,从心底逸出一丝叹息,嘴角却弯起一个细微的弧度,他又再度回到他的面前了,方才按上他手臂的那只手是温热的,是真实的,不是梦,也不是他的妄想,这个人是真真切切的回来了。

鸣人呼噜噜的吃完拉面,连带着汤都喝了个底朝天,才重重的放下碗,满足的叹了口气,感觉活过来了。对面前那个人的好感度噌噌地往上涨,他擦了擦嘴,准备说些什么,这才发现那个人又露出了他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神情。
“啊,那个,吃了你的拉面,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对了,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
“宇智波佐助。”

出乎鸣人意料的,他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说完之后转过头来看着鸣人。鸣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咽了下口水。

其实鸣人知道他的名字。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时就觉得心口在隐隐作痛,但同时又有点隐秘的喜悦,他被这种矛盾的心情弄得有点糊涂。所以他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就偷偷地问了小樱,不过她的神色令他更糊涂了,她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还点了点头,最后甚至露出一个堪称诡异的笑容。令他觉得他是不是同这个人有什么牵扯,然而遗憾的是,那个人说他并不认得他。
“噢噢,啊喏,那我就叫你佐助好了,可以吧佐助?之前你说我并不认识你,那你为什么知道我最喜欢吃一乐拉面啊?”鸣人问道。

佐助看着他,心想这家伙还是这么自说自话啊,但嘴里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因为村子里让我负责保护你,所以关于你的事情我都有所了解。”

“噢哟这样啊,那这么说我之前的事你也都知道啦?跟我讲讲呗。”鸣人睁着一双大眼睛欣喜的瞧着他,“小樱她只跟我讲了个大概,问别人他们只会说英雄啊传奇什么的,让我搞不懂啊,所以说之前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佐助瞧着鸣人,头一次感觉到话不能说的太满,以及说谎这件事是不对的,还有就是这个表情太犯规了。但他没想到其实是鸣人在套他的话,不怪他,他现在能想起自己是谁就不错了。

“咳。”他清了清嗓子,“你具体想知道什么呢?”

鸣人眨了眨眼睛,“啊,就是我从小到大发生的事啊,具体的话,那就通通说一遍嘛,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啊。”

“那也太多了,要说好久。”
“那就慢慢说,你不是负责保护我的,被保护人的身心都要保护到位啊我说!”
“谁要管那么多啊!”
   ……

小樱靠在房间外的墙壁上,她来了有一会了,半晌,嗤地笑出了声。
算了不去管这两个大笨蛋了,叫上井野去吃晚饭好了,她舒展了下身子朝楼下走去。
呼,春天啊,真是个好时节呢。



终于等到这家伙不得不睡着的时候了,佐助松了口气,吊车尾的自从活过来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睡过去,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以为他又出事了。被他这么追问了一下午,这么多年加起来都没说过这么多话,差点露馅,奇怪,以前他脑子怎么没这么好使。
心里默默想着,将他的手好好掖进被子里,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他的面容。

金发散乱着,蓝色的眼睛阖上了,鼻息均匀,嘴唇甚至微微张开着,一派天真的样子。仿佛被蛊惑了似的,他伸出手去描摹着鸣人胡须的轮廓,触感细腻柔软。

他其实并不想再在鸣人面前提起往事,鸣人他现在想不起来也好,这样他就不用再经历一遍过去的那些痛苦。他只需要,坚定的向前走去,去完成他的梦想,然后快乐的生活下去。
而他会成为他身后的影子,在黑暗里为他扫清一切障碍,他们会像光与影一样并存,截然不同却又不可分离。他会成为如他所言的朋友,但也到此为止了。

鸣人,我希望你记得我。

可是如果有可能,我却希望你从来不曾认得我。







二哥这回自己给自己发了个朋友卡。

话说大约再过两章我想开车。:D

一个新手
画风突变
无照驾驶
说开就开
就问你们怕不怕。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