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佐鸣]半梦

Chapter 02 朝暮

命运偷走如果,只留下结果。
时间偷走初衷,却留下苦衷。
影手里剑的刀里还有刀。

我们最终还是来晚了,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还看到了最惨烈的那一幕。
我其实隐隐有种感觉,即便我们当时成功赶到了,也依旧会束手无策,鸣人也依然会死在佐助手里,就像命运,或者是鸣人选择的命运,而我和卡卡西老师,只能是旁观者。可为什么会是鸣人呢,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呢?

一直以来,我不过都是望着他们两个的背影而已,第七班的羁绊只存在于过去,鸣人喜欢着我,我憧憬着佐助君,佐助君眼里呢,全是鸣人。这些我不是不知道,只是当时并不明白,我想佐助君那时肯定也不明白,但他的眼神可比他所说的话诚实多了。
现在平衡打破了,我站在这里,回想着往日种种,那些快乐天真的日子,那些和鸣人一起守护一个人的执着,那些犹豫徘徊的迷惘。我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去安慰他,我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和绝望,仿佛失去了全世界,但是去他妈的,我冲上去就是一拳,照着他这张我觊觎了无数日夜的脸去的,他看起来毫无知觉,更不闪避,我甚至怀疑他其实被鸣人的丸子打中了,他就这么受了我一拳,脸上立刻青了一块,该死的,竟然还是这么帅我呸,我想将鸣人从他怀里带出来,好家伙,这会子他倒像是醒了似的,搂得死紧,像是要哭出来,我以为我眼花了,一晃眼,又什么都没有,他们身上的血迹都混在一块了,看起来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火气噌地一下子上来了,再拖下去鸣人真的要玩完了,来硬的我干不过他,脑子里突然想起佐井来,如果是佐井这个家伙,有了,我放下拽住的鸣人的手,以生平最为冷酷和恶劣的语气说道:“事到如今,宇智波佐助,你还有什么资格抓住他不放手?看清楚。”我伸手狠狠地抓住他的左臂,“你就是用这只手杀了他,就在这里,亲手杀死了他,满意了吗,再也不会有人烦你了,我们这些剩下的人的性命也随你高兴地处置好了,但是现在,把鸣人还给我们,他只剩一个躯壳了,你就这样恨他?你都不肯让他回到木叶,让他入土为安吗?!”伴随我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我清楚的看到他整个人颤了一下,我知道,这个人一直都在发抖,从我按上他的手的时候就发现了,我从未见他这样脆弱,这样不堪一击过,我也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一定让他雪上加霜,但顾不得那么多了,眼下鸣人更要紧。

女人一旦冷静下来不再冲动就会格外强大,我不知道我说的这番话是否对佐助造成了什么影响,因为当时必须不择手段地将鸣人从他怀里解救出来,后来我才知道,在这天之后,他再也不能使用左手,不过关我什么事呢,他都有鸣人了,我才不背这个锅,话说回来他应该对我感恩戴德才对。

但在当时,我感情丰沛地几乎是吼完这番话,趁他一个恍神,轻而易举地就将鸣人从他怀里抱了出来。
我也从未见过鸣人这样毫无生气的样子,但是有我呢,我不行还有师父,还有大家,决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死了。我抱着鸣人迅速和卡卡西老师离开此地,离去前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阳光照在他身上,而他仿佛丢失了魂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又中了鼬的月读,好冷,那种黑暗和恐惧又从记忆的深处席卷而来,几乎将他灭顶,他像是潜游在了寂静深海里,不能呼吸,也不能死去,甚至不能吐出个泡泡,没人会来找他,没人会记得他,也没有人需要他,他存在的意义呢,好像也没有。所能做的,只是紧紧搂住面前的这个人,像是行将溺死之人抓住了仅有的一根稻草。用自己的体温去护住他,好让他不要那么快地冷下去。他的所有不甘所有愤怒所思所想全都化为乌有,鸣人,你死了。

他的脑海里开始回放起过去,那些被他埋葬了的,珍贵的过去。他是个复仇者,这一路走的艰难,离鸣人越来越远,离光明越来越远,可他不在乎,也不能在乎,他只能笔直向前的坠入黑暗里,不能回头。后来这条路他走到了尽头,哥哥死去了,真相和谎言嘲笑着他的愚蠢,嘲笑他舍弃了一切,终究一无所得。那就都毁灭了吧,还能更坏吗,还会更坏吗。

一定是我不该有这样的疑问,真的有更坏的,而且坏透了。

将他从这种思绪里打断的是小樱,她沉默地走到他身边,想将鸣人从他怀里带走。他自然不放手,小樱看硬来没戏,竟然丢开来,她直直地盯视着他,慢慢开口,声音冷静低哑,一字一句却如同最锋利的刀剑刺进他心里,令他溃不成军。说到最后她几乎是用吼的,不屑多给他一个眼神,俯身从他怀里带走了鸣人,带走了他最后仅有的一点光明。可他不能伸出手去,这是他的报应,他应得的。

鸣人的眼睛早已闭上了,血也不再流出来,仿佛陷入了沉睡,他嘴角竟然还带着些微的笑意,如果不是他身上那些血迹实在太过触目惊心,佐助几乎要以为之前发生的那些都不过是些幻觉,他只是中了一个恶毒的幻术。

不,他从心里逸出一声沉重的叹息,望着自己缠满绷带的左手,这些都是真的,仿佛上面还有着那人心口滚烫的鲜血,已经过去了七年,这种认知让他几乎晕眩。
而他却无法抑制地将手举到唇边,轻轻地,虔诚地印上了一个吻,好似吻在那人的心尖上,就能抚平他所造成的创伤。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