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SN 叫我如何不想他

☆由家猫代写
★万圣节快乐
☆短小的一发

#论17岁和27岁之间到底相隔着什么(雾)

@独孤寄鹤 啾啾召唤

“不给糖就捣蛋!”夕阳金色的光下,小孩顶着一张花猫一样的小脸,穿着床单改良成的小披风,笑眯眯的冲迎面走来的男人摊开了白嫩嫩的右手心。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乳白色的球状小桶,几乎有他脸那么大,右手上还吊着一个南瓜包,里面装了有一半五彩缤纷的糖果。

“哇,今天收获很丰富嘛。”男人被半道跑出来的小豆丁截道,一点也不惊讶,因为这已经是今天第十四个了。

他蹲了下来,摸了摸那孩子柔顺的黑发,“你在扮演谁啊,我猜猜,是哆啦A梦吗?”

小孩子咧开嘴笑了起来,用力地晃了晃脑袋表示他猜错了,他正在换牙期,左边缺了一颗,有些漏风,笑得无忧无虑。

男人为难起来,他托着下巴,左猜右猜,怎么都猜不到点子上,小孩子就一直在摇头,拽着他的衣角,蹦蹦跳跳起来,“不给糖就捣蛋!不给糖就捣蛋!”

“好啦好啦,小心你的另一颗门牙也要掉啦。”男人温柔的笑了,从口袋里捧出一捧糖果,小心的放进了那个镂空的南瓜灯里,几乎要把它装满了。

小孩非常开心,不过也没有忘记妈妈的嘱咐,伸手从胸前的白色圆球桶里掏啊掏,递给了他一块牛奶巧克力和一张纸条,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对他做了个鬼脸。

“七代目大人好笨喔!我是在扮演火影大人啊!”然后蹦哒着跑走了。

留下原地一脸懵壁的男人,火影大人,他看着远处那个白色圆滚滚的身影,脑袋里全是问号,哪一个火影大人?

他笑着摇摇头,站了起来,握着那块巧克力,打开了纸条,上面画着一颗眼泪汪汪的小牙齿,还有一句话。

“亲爱的好心人,你要害我离小主人而去啦!๑˃︿˂๑”

夕照的光笼在鸣人的眼角眉梢,映照出岁月浅浅流连而过的细纹,和愈见稳重成熟的气韵。

牙齿啊。他站在有些凉意的风里,忍不住弯了眼角,抿起嘴笑了,刚一抬眼,就看见了一个原本在千里之外的人。

“佐……”他还没有喊完他的名字,甚至还没有从乍见他的欣喜里回过神来,下一刻,鸣人毫无形象的大笑了出来。





—————————有效的分割线—————————

“和我交往吧。”佐助语气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好似在和他谈论天气。

依旧是一副别人都欠了他钱的表情,可那略显僵硬的身躯,泛起薄红的耳尖,无意识的捏紧了手指,种种迹象都在背叛他苦心维持的淡定从容。

“你,你在说什么!”鸣人睁大了眼睛看他,满脸都是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咦)的梦想破灭之后的惶惶然,他抖着手指,“我,我,可我们是朋友啊!”

佐助强压下心里揭竿而起的愤怒,耐心的解释道,“我知道,可我还想做你男朋友。”

“男朋友?!”可怜鸣人虽然是无数人的初吻终结者,自己本人却半点恋爱经验都没有,他脑海里思索着这个变化的可行性,男朋友,也是朋友呀,他这样想道,竟然也说得通。

眼看他有所松动,佐助立刻顺竿而上,“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喜欢。”鸣人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他被自己的爽快吓了一跳,想了想又没错,诚实的再补充道,“特别喜欢。”

“那不就结了?”佐助歪着头看他。

“可是,可是……”鸣人还在唧唧歪歪的犹豫。

“没有什么可是的,现在给我答复,不然我立刻出村。

“喂喂你这是在威胁人吧,还讲不讲道理了。”

……以上。

在恋爱经验上同样不分胜负的佐助,心里暗自排练了一下求偶的过程,感觉十分不顺利,鬼知道鸣人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眼里的光暗了一暗。

一不做二不休,那他就把他先办了再说。

佐助做好心里建设,一鼓作气的去找了鸣人,没想到被一记绝杀。

“什么?”鸣人从火影楼里小跑出来,他正在卖力的整理令他头痛的文件,好让卡卡西老师给他放个小假,听完佐助冷酷的告白,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不是正在交往吗?”

“?!”佐助大惊,心想我怎么不知道。

鸣人奇怪的撅起了嘴,“干嘛啊佐助我很忙的,你先回去,我晚一点回家给你一个惊喜的说。”

“等等,什么叫我们正在交往?”

“不是吗?”鸣人疑惑的望着他,“我们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他掰着指头数了起来,“打架做饭洗衣服刷碗还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哪一点不算在交往了?”

朋友不也是这样吗。佐助差点吐槽出来,这个吊车尾竟然是这么想的吗,真的是白痴的思维不可以常理来推断,浪费我苦心下好的套。

“哼。”佐助意味不明的从鼻子里哼了一下,挥了挥披风,如来时一样,气鼓鼓的走了。

“喂喂佐助怎么了嘛,你要去哪里呀?”鸣人追在后头喊。

“我回家。”老远撂下这三个字,和他红尘滚滚的披风。

鸣人停下脚步,望着佐助的背影,脸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

什……什么嘛,他撇了撇嘴,又有些小开心,连走路都走得这么帅。

他们真的是在非常纯洁而笔直的交往,至少鸣人是这么认为的。

以至于佐助在几番蠢蠢欲动里,终于忍不住行使交往的权力时,猝不及防和扭过脸来的他撞到了一起,重重地磕到了门牙,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脆响。

他们眼泪汪汪的在沙发上接完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毕竟亲都亲上了,也不好放下不是。

事后鸣人气呼呼的望着他,红肿着嘴唇,和门牙,“你说的交往,是指这个交往啊!”

“你以为呢?纯洁的友谊?”佐助挑眉看他,唇红齿白的丝毫不逊色于他。

“我……”鸣人被噎住,“我怎么知道你对我,是这种想法!”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佐助语气有些凉凉的。

“谁要后悔了!”鸣人瞪他一眼。

“不后悔?”佐助斜眼看他,“那就再亲一个。”

“亲就亲!”“啾~”

年纪轻轻就是容易中激将法,不过自己也心甘情愿吧。

火影大人微笑着从回忆里走出来,望着面前这个几乎被糖果串满了的高大男人,大笑出了声。

“喂喂,这也太夸张了吧,”他向着那个男人走去,“你是姜饼小人吗?现在好像还没有到圣诞耶!”

从头到脚一身黑色的男人胸前挂着一串黄色的姜饼小人,右手提着一个大大的南瓜灯,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缤纷的糖果。

不断有来往的人对他行注目礼,窃窃私语着他的俊美,在他和火影大人之间游移来游移去,小孩子们的目光则都汇聚到他手提的那个发着光的南瓜灯上,张头探脑的望着里面的糖果。

夕照热烈的暖光黯淡了下去,深蓝的天幕笼罩了下来,点缀着细微星辰的光亮,人间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

男人微微笑着,没有说话,将手上的灯递给火影大人,却在交接的时候手腕翻转,冲他摊开了掌心。

“不给糖就捣蛋。”他站在盈盈万家灯火中,对心上人说道。

“你是小孩子嘛?”火影大人失笑,却也认真的从口袋里掏了起来,哎呀,糟糕了,他剩下的糖果全部都给那个小男孩子了。

他将空空的口袋翻给佐助看,显示无可奈何。

佐助依旧不语,歪了歪头,等待着属于他的糖果。

没办法啦,火影大人把口袋翻回去,无意中碰到夹层里小男孩给他的一块巧克力。

连忙掏了出来,放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喜孜孜的从佐助手腕上将那个大南瓜灯取了下来,拨弄着里面的糖果。

“佐助,为什么每年你都会有糖果可拿,我却都送光了的说,难道说长得帅就是能当饭吃吗可恶,明明我还比你小一点的说!”火影大人佯装着不满,哗啦啦的翻看着糖果。

“啊,这是……”他忽然停住了,糖果只在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下面是满满的一堆卷成筒状的纸张,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

“喜欢吗?”佐助握着那块乳白色的巧克力,问道。

“呜汪,佐助……”

“一周只许用一张,我和老板交涉过了。”佐助立刻让感动化成虚无。

“什么嘛!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感动现在又没有了!”鸣人满心的欢喜又委屈屈的瘪下去了,这不是让他看的到吃不到嘛!

“我肯放你去吃你就感恩戴德吧。”佐助说道。

“是是是,感谢你的大恩大德。”鸣人有气无力的谢道。

“嗳,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弄来的,结果呢,”佐助叹着气,捏了捏那块巧克力,“得到的还是别人送给你的。”又皱了皱眉头。

“嘿嘿嘿,被你发现了啊,不过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嘛,也不打声招呼的说。”鸣人提着南瓜灯,对着佐助晃了晃他不存在的尾巴。

“因为家里有小孩子想要过节啊。”佐助望着他眨了眨纯黑色的眼睛。

“才没有!”鸣人脸红起来,还好在灯火下不是很明显,“你乱讲,我才不……没有呢。”

“是是是,”佐助取下脖子上的姜饼小人,挂在了他的身上,“是我想跟你过节。”

“这还差不多,诶,这个也是你买的吗?”

“店家送的。”

“啊?你买什么他就送了?”

“嗯……买了一些糖果。”

“你买这么一点她就送啊,长得帅果然是好啊。”

“我也这么觉得。”

“喂你你你还恬不知耻的承认了啊!”

“说起这个,我的糖果怎么办?”

“我……”火影大人想了想,将那块巧克力从佐助手里拿了回来,“这个我收回,我送一个更好的给你。”

“什么?”佐助看他。

“这个。”

繁星在天上眨着它的眼睛,和人世间的灯火捉着迷藏,魍魉和人类在黑夜的掩护下共同行走在亮如白昼的街道上。
吸血鬼在与猎人款款共舞,女巫和小鬼头大笑着畅饮番茄汁,狼人在街头点起烟,吹散了一缕欲语还休的寂寞,假面的骑士纵马奔驰在夜晚的乡间小道上,去赴一个热心肠魔鬼的邀约。

没有人注意,所有人都沉浸在节日和自我的世界里,等待着,遇见着,命运的相逢。

只有一个小小的胖巫师,带着松垮垮的巫师帽,不情愿的被他的魔女妈妈笑着蒙住了眼睛。

可他犹在忿忿地大喊,“我要看他们亲亲,我要看他们亲亲!”



————————————————————————————~——~——~——~——~——~——~——~—

不知所云的小段子,希望能博诸君一笑

私设如山万望见谅,突然敲字没有捉虫

想说的太多来不及写,日后慢慢补足

祝节日快乐~

还有,不给评论就捣蛋(摊手)(๑˃́ꇴ˂̀๑)

评论(3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