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火影大人今天不可思议(上)

一个有猫病的故事

bug狂魔,没头没尾,废话超多

每天都狂奔在ooc的道路上

喊漏气的阿鹤鹤 @独孤寄鹤 过来补胎(什么?!




前天多云


鹿丸说我办事效率太糟糕,我能怎么办,有本事不要让这种文案工作来荼毒我啊,外出做任务我可是赏金榜首NO.1好吗,连佐助都要甘拜下风,这会子让本大爷出卖尊严来做这种小事,实在是把我看得,太扁扁的了!(跺脚

 

昨天阴天

 

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大笨蛋的!(捂眼

 

今天没风

 

可恶,本大爷连动都不敢动!

 

明天天晴

 

嘛,嘛,好像还蛮舒服的。


后天挺冷


不动声色的维持现状还是可以考虑的(我觉得ok


那天小雨


我开始怀疑鹿丸其实没有脑子,但凡他有一点灵性,他就该知道,真的爱一个人是让他自由,而不是让他去给宿敌除草。


又是天晴


什么?外出做任务,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混账话?

 

 

 

 

有一天,照常兢兢业业上班工作打卡的木叶精英们前来汇报工作时忽然发现,火影大人消失了,取而代之在他办公桌上出现的,是一只端然立正的,喵。

 

“哇这是七代目大人养的喵吗?呀好乖好乖,我这里有小鱼干!”结衣开始兴奋的在兜里掏干粮。

 

“哇它吃了,真可爱,这是火影大人给它做的小披风吗,好像火影大人的缩小版啊!”看见喵弯下脑袋,去闻了闻那只小鱼干,爱子忍不住上手碰了一下它的小耳朵。

 

“太可爱了,我也想养一只,嘤嘤嘤。”既然有人开始出手了,大家纷纷开始你一手我一手的揉了起来,所幸喵被吃的吸引住,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乖得出奇。

 

“好想偷回家!”本日危险发言出现了。

 

“咳咳,既然七代目大人不在,我们就先回去吧。”此时终于有明白人开口说话了。

 

“那把你的手从它身上拿开啊,不熟的时候不要去摸它肚子啦,小心它生气噢。”

 

“哦哦,对不起。”

 

 

 

这件事情本该是件大事,但令人震惊的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喵的身上,在给它垫个什么样的猫窝和买哪些零食和水水来供应上讨论的热火朝天,按照火影大人翘班的尿性,他肯定没工夫管,喵喵一个喵在这里就太可怜了,至于火影大人本人去哪了,大家并不十分关心。

 

反正是,翘班了嘛。

 

 

 

而火影首席辅佐官今天也在烦恼着。

 

他望着那只瘫在桌子上一躺就是一整天什么都不用做还有人给它喂吃喂喝捶腿按摩的小橘猫,在看了看自己案前堆积如山的公文,心底升起一阵茫茫然的羡慕。

说到底,养儿不如养女,养女不如养猫。

 

他把脸埋进纸堆文件里,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帅气和压力。

 

不一会儿,头顶上穿来“嚓嚓”声,紧接着“噗通”一响,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伸过来,用肉垫推了推他的耳朵。

 

“鹿丸你又在偷懒!”

 

鹿丸把脑袋冒出来,对着它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在它歪头甩着尾巴的动作里撇了撇嘴,伸出手去点了点它的小爪子。

 

猫猫低下头,爪子划拉了一下,躲开了,然后把肉垫轻轻地搭到了鹿丸的手指上,按住了他。

 

鹿丸忽然被萌到了,抽回手指去摸它的脑袋。

 

“你啊,我说你已经适应到不想变回来了是吧?”鹿丸摸着它光滑柔顺的皮毛,一下一下的撸着他。

 

“咕噜~是啊,好舒服的说~”

 

“你老这么着也不是回事,小樱还没研究出解决方法,我就要先捐躯在办公桌上了。”

 

“哎呀鹿丸你一个顶十个呢,这点工作量对你来说小意思啦~”

 

“是是是,“鹿丸撑着一边脸颊,一边摸着它,“包括喂你吃喝拉撒帮你铲屎保养毛皮愉悦身心修剪指甲,这些都是小意思。”

 

“喂我可没有让你铲屎啊!我都有自己好好埋掉的说!再说了哪有那么多啊,他们每天喂我喂得都快撑死了的说。”

 

“……”

 

“好嘛,身为辅佐官要大气,怎么能事事都计较的这么清楚呢,来来来,给你摸摸我的肉垫。”鸣人伸出梅花状的小爪子按在了鹿丸的脸上。

 

鹿丸半矜持半不矜持的捏了捏他的小爪子,感觉十分受用,但他仍然不因此改变最初的想法,“你呀。”

 

“好了啦,我知道耽误了你和手鞠的约会,以后我将功补过啦!现在卡卡西老师也不在,我就只剩下你了惹。”

 

“别,还是别了吧,”鹿丸沉吟了一下,“谁说只剩我了,外头不还漂着一个。”

 

“谁啊?。”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两下,紧接着就被推开了,一道颀长的身影闪现了进来。

 

哇啊啊啊啊喵喵喵喵喵!!鸣人在心里暴风咆哮。

 

佐助穿着一身黑色的披风,下摆边沿沾着些尘土,他的头发也有些微的凌乱,许久不见,他又长高了不少,身量挺拔修长,黑发遮住了大半的脸颊,将那只深紫色的眼瞳遮盖住了,他走到鹿丸面前,微微颔首,直奔主题,问道,“鸣人呢?”

 

鹿丸将眼向右一瞥,指了指桌上那个团成团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毛球,“喏。”

 

鹿丸在给他的信里并没有提到具体情况,只是说鸣人有了一些麻烦,请他速归而已。佐助挑了挑眉,缓步踱过去,即使用他的能力,眼前所见的也不过是一只普通的猫而已,这就是鸣人?

 

“喂,吊车尾的。”佐助忽然开口说道。

 

“喵!”那只毛团立刻炸毛,抬起脑袋冲他喵喵叫了起来。

 

嚯哦,还真的是。望着那双圆溜溜的湛蓝眼睛,怎么样都不会错了。

 

“你还真是,吊车尾的啊。”佐助靠在桌边,一边说着,一边上手去摸他,鸣人起初还用爪子拨弄他的手,不许他碰,但佐助何许人也,经过他手的猫没有过十也过百了,鸣人没被撸几下就老实了,舒服得喵喵直叫,佐助的手悬在他头上没动的时候,他还会伸直脑袋去求蹭蹭,反应过来后又觉得太丢喵脸了,就用尾巴去挠佐助的手臂,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了。

 

像被莫名其妙喂了什么东西一样的鹿丸头顶冒出几个问号,但总算可以甩掉这个大包袱了,他内心十分美滋滋,“看来你们相处很愉快嘛,那鸣人就交给你啦,食物什么的都在这里,这是鸣人家的钥匙。”

 

“喵喵喵喵!喵呜!”鸣人着急的喊起来,翻译过来就是干嘛要把我送给他啊鹿丸你这个坏蛋!

 

“哇鸣人看起来好高兴哦,佐助你快点带他走吧。”鹿丸笑眯眯的说道。

 

佐助垂下眼睫,拨弄着喵喵敏感的耳朵,手指传来那薄又韧的触感,微微笑了一下,从侧边伸手搂住鸣人的咯吱窝,晃了晃他的身体,然后弯下腰挽起手臂从他腋下穿过,等着他的回应。

 

鸣人被他圈在怀里,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回头看了看佐助,佐助正望着他,漆黑的眼睛里荡漾着一点温柔的笑意,他的神智立刻就随风远去了,乖乖的伏下来把前爪搭在他的右臂上,靠进佐助怀里,佐助托住他的屁股,就将他整个喵抱了起来。

 

“告辞。”佐助抱着喵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上午小雨下午小风

 

今天开始和佐助同居的日子(有点期待

 

佐助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腿上摊着一个卷轴,伸出手用四根手指搭在了正冲他挥拳的鸣人的小脑袋上,轻松地将他摁进了沙发里。

 

鸣人的脸埋到了沙发里看不见,也打不着佐助,拼命划着爪子,呜呜地喵叫着抗议。

 

佐助眼皮也没抬一下,摸着他的脑袋揉了揉,顺着滑到下巴那里,咯零咯零地搔着他的软肉。

 

“喵呜~咕噜呼噜……别摸了别摸了!我要出去佐助,我要出……咕噜~”

 

“外面下着雨你出去做什么。”

 

“早就停了的说!我要吃拉面,我要吃拉面!我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吃过拉面了的说!!咕噜呼噜……”

 

“你吃那个会没命的白痴。”佐助把卷轴一扔,探身到茶几上拿了个洗得水灵灵的番茄,“过来,吃这个。”

 

“不要!我最讨厌蔬菜了!猫也最讨厌蔬菜了!你是在虐待我!”鸣人觉得十分委屈,佐助住他的房子,吃他家的大米,对他管东管西,拿他当抱枕,甚至拿他垫脚,这也就忍了,好汉报仇十年不晚,竟然还要逼他吃番茄,还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吗?!

于是鸣人撒开四条腿试图逃跑,被佐助眼疾手快的开了个须佐逮住,吊在半空中,和佐助大眼瞪小眼。

 

“变成猫的白痴没有资格教训我,张嘴。”佐助把番茄怼到鸣人鼻子前。

 

鸣人都快气死了,他把这个番茄当成佐助,泄愤似的张大嘴巴咬上去,结果皮都没戳破,还差点崴到自己的下巴。

 

佐助望着面前这个失了智的龇牙咧嘴张牙舞爪狂咬番茄的小橘猫,真是笨到没眼看,他“啧”了一声,把那个满是牙印和划痕的番茄拿回来,咬了一口,又重新放到他面前。

 

鸣人呆呆的望着缺了个口的番茄,淡红色的汁液流了出来,他挣扎了一会,勉为其难的伸出粉粉的带着倒刺的小舌头,一下一下从破口里刮着番茄肉吃。

 

呜,好难吃。鸣人喵痛苦的想道,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酸不溜叽的!迫于佐助的淫威,如果反抗只会招来更可怕的蔬菜大餐,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假装十分愉快的舔着番茄,没有注意到佐助望着他的眼神有了一丝奇怪的变化。

 

“他们都喂过我拉面,呜……”鸣人喵一边舔着一边哭唧唧道,“鹿丸也说,这个不影响,呜呜呜呜……吸溜……”

 

“他们懂什么,猫就是猫。”佐助丝毫不为所动。

 

“可我不是啊!喵呜……”

 

佐助“哼”地笑了一声,他把玩着鸣人的肉垫,鸣人的爪子本来呲着的,怕抓着他又缩了回去,肉肉软软的十分好捏。

 

真的是喵尊严尽失的一天。

 

吃了一回后,大概是他的表情太过委屈,忽然被捏着后颈放到了沙发上,佐助也没有再强迫他吃下去,拿纸巾擦了擦他沾了汁水的鼻子,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拿过番茄自己吃了起来。

 

鸣人立在他旁边甩着尾巴,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佐助泰然自若的把那个番茄吃了个一干二净。

佐助真的是个不讲究的人呢,鸣人如此这般的想道。

 

这么一闹鸣人也没了出去的心思,他伏在佐助旁边看他处理卷轴上的事情,看着看着自己就睡过去了。

 

鸣人即使变成了一只猫睡相也十分糟糕,很快由乖巧卧团式睡成四仰八叉式,佐助侧头瞄了瞄他这个十分潇洒不羁的睡姿,眼神从他坦然露出的蛋蛋上一晃而过,继续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文件。

 

鹿丸跟他提到过鸣人变成猫的前因后果,他原本以为等自己回来此事就会迎刃而解,照理说不存在他看不破的幻术。可却不是幻术,是连他自己也看不出任何异常的奇怪忍术。

想到还有这种连他也无法破解的威胁存在,他就有些坐不住。

所幸吊车尾的看起来还是一副白痴样,完全没受影响。

 

佐助的视线停在了那古早卷轴上的某一处,没有移动,有些出神,他在想着明天的午餐。

 

想的有点心烦意乱。

 

过了一会,大手一捞,把那一团薅到自己腿上揉了起来。




今天小雨


我看他只是在单方面奴役我吧!(摔

 

今天出门


本大爷活了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屈屈屈!

 

 

木叶24小时便利商店在上午迎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他穿着黑色的披风,身量高挑修长,略长的黑发遮住了一半白皙的面容,散发着神秘高冷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一个吸引着万千少女的无敌大帅哥。

如果忽略他胸前吊着的那个大花围兜的话。

 

在店里打早工的森下晴子正在柜台下悄眯眯的看小说,听见门口叮铃一声,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欢迎光临还未出口,先愣了一秒,然后连忙出声阻止了这位客人踏进购物区的脚步。

 

“啊,这位先生请停一下,您好,本店不允许携带宠物进店的哦,请您见谅。”

 

如果是她的前辈麻生铃木在的话,则会皱起眉头,目露凶光,“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那位年轻的男子闻言看了她一眼,眼眸纯黑,神情温和,令她无端的有些脸热起来。

哇,她在心里升起了粉色的泡泡,仔细一看真是一个帅得不得了的大帅哥啊。

 

但他接下来说出的话令她大跌眼镜。

 

帅哥说,“这不是宠物,这是,”他停顿了一下,似是有些艰难,“我朋友。”

 

晴子头上冒出一串问号,她低头看了看那只呆在花围兜里安静如鸡的只露出一个猫头的小橘猫,见她望过来,小橘猫也扭头看她一眼,轻轻地喵了一声,以示应和。

 

晴子打了个激灵,她有些理不清这个逻辑了,话说这样真的不会勒到脖子吗,可是这两个人,哦不是这一人一猫为什么一副这么理所当然的样子啊喂!

 

“哦额,这位是您的朋友,可是,可他也货真价实,是一只猫啊。”晴子觉得还是她比较站理。“小动物是不可以带进来的哦。”

 

如果是她前辈的前辈早见纱织在的话,则会一脚把他们踹到店门口,然后大力的关上门。

 

“他离不开我,再说他呆在我身上,哪里都不会去的,可否通融一下?买了必需品后我们就马上离开。”

 

晴子的视线在大帅哥和他胸前那个花围兜里来来回回,还想挣扎一下,她会被老板打死的啦,况且这里的槽点实在太多,居然有点无从吐起啊!可是看着这么一张脸,再加上他还要命的微微撇头,征询她的意见,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

 

可恶,长得帅就可以不讲道理吗?!

 

“好,好的呀,不过要快一点哦。”晴子挽了挽耳边的碎发,理智断然离家出走。

 

 

 

上午的便利店还十分清闲,人不是很多,大家纵然对他胸前那个围兜十分有探究意味,也不会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瞧。

小橘猫呆在围兜里一晃一晃,十分不满意的样子,“早知道佐助你出卖色相这么好用,我们也不至于被赶出去那么多次。”

 

佐助推着购物车的手放开了,弹了鸣人一个脑瓜崩,弹得他直抽气又不敢大声叫,“胡说什么。”佐助收回手,继续推着车前行。

 

在日用品区,佐助补足了洗漱用品,又买了几条毛巾,在鸣人指着架子上新出的那个水果混合味的沐浴露时,果断拿了纯甄无香型的,然后去宠物用品区,给他拿了个橙子香波。

 

哼!

 

接下来的购物倾向已经变得十分明朗,鸣人要东,佐助给他拿西,鸣人要馒头,佐助给他拿花卷,鸣人要上厕所,佐助让他憋着。

 

鸣人气鼓鼓的坐在兜里,看着佐助迅速的将那些红红绿绿的蔬菜扔进购物车,没有说一句话。

 

佐助也没理他,路过肉摊的时候,佐助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就在鸣人心里隐约升起点希望和好感的时候,他直接掉头走开了。

 

哇呀咿呀呀气死我了!小橘猫终于忍不住了,“佐助!我要吃肉!”

 

佐助“嗯”了一声,眼睛在冰柜上陈列的那些包装好的鱼肉上扫视着。

 

“不是这个!”

 

佐助拿起一盒,看了下日期,点点头,“我知道。”放进了购物车里,去结帐了。

 

 

今天天晴


猫,也是有猫权的。

 


“我说佐助,你不会是想毒死我一了百了吧?“小橘猫蹲在灶台旁边,忧心忡忡的问道。


“我想弄死你还不简单?”佐助嗤了一声,高冷的继续翻搅着锅铲,往锅里倒进一早切好的配菜,动作行云流水,内心却有些打鼓。


“可是这个颜色吧,看起来,看起来很特别。”小橘猫咂了咂嘴,中肯的评价道。


“又不是给你吃的,闭嘴。”佐助色厉内荏的说道。


“不是给我的?那我吃什么啊?”小橘猫抬头看他。


“猫粮。”佐助小心的倾倒了一部分调味酱油。


“喂,我好歹是个人吗,怎么又让我吃猫粮!”


“只是曾经是吧。”他搅了搅锅里的食物,把探出头的土豆摁到底下去焖熟。


“你这个人!我要去动物保护协会,啊不是,人权保护协会告你啊!”


“不客气。”佐助专心致志的盖上了锅盖,长出一口气,望了眼闹脾气的小橘猫,揉了揉他的头毛,“乖一点,等下让你尝尝味道。”然后去冰箱里拿芹菜了。


什,什么嘛。小橘猫看了看头顶,小声嘟囔了一句,望了一眼煮得咕噜咕噜的菜肴,嗅了嗅空气中弥散的浓郁香味,才不要吃这种奇怪的东西呢!他想着,然后屁颠屁颠的跳下去,跟在佐助后面绕来绕去,害得他差点摔了个跟头。



今天有妖气


鸣人一定是上天派给我的天使。

佐助望着酒足饭饱后酣睡过去的小橘猫,鼻梁上贴着一个ok绷,一边抚摸着他的脊背,一边温柔无限的想道,折磨我的那一种。






今天天晴

 

哇无聊无聊好无聊!!

 

佐助今天不在家,他说要出一个任务去,只留了吃的和水,还把家里锁得严严实实的,还警告我不准我跑出去,要等他回来,我又不是一个小孩子!!

 

今天不知道

 

居然还安排了暗部来监视我,真的是看得起本大爷啊我说!

 

今天乌云

 

嘻嘻,本大爷是你想困就能困的住的吗?










=========================================================

虽然忙成狗但仍旧止不住摸鱼的手!

没什么逻辑就想写写他们相处,过着惬意又没有烦恼的撸猫生活(?

因为我没有猫(冷漠且坚强的自抱自泣着

评论(32)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