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意外哪个先来

Look the stars,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七代目八卦事记 07

无懈可击篇

预警:OOC且雷人!!

废话贼鸡儿多 逻辑喂狗

胡说八道 注意最后 谨慎观看

献给司库。

逻辑一样的前情:01 02 03 04 05 06





这件事起初是一个事故,到了后来,它依然是个事故。

这是件历史遗留问题,保不齐我们在前个小半生里无意中干了一件什么事,以至于在后来的道路上坎坷难行。

如果按照锅有头债有主的逻辑来从头看待这件事的话,忍界众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就连始作俑者自己都要大吃一惊。

朋友卡是宇智波佐助先发出去的。



早在很多年以前,基友这个词还只是用来指代部分人群的时候,宇智波家的小少爷就一马当先的将这个词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甩了时代好几条街,直接给了彼时正处于外表刚强聒噪内心深处其实还很脆弱阶段的漩涡鸣人致命一击,使他先入为主的对基友这一词下了个定义。


所以漩涡鸣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因为基础教育没有跟上,搞错了一件事情。


他在一开始的时候陷入了一个误区,以至于过了很多年,长了这么大,没有什么桃花,单方面认为跟女孩子间的交集仅限于战友之间的拉拉扯扯。不过好在他向来看得开,得益于他师父的言传身教,理论上在情爱方面已然自称一代专家,代写小黄叔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理论上的专家或许是实事上的瘸子,而且爱这种东西性质广泛又不受拘束,可以出现在各个地方,各个物种身上,再加上他师父写了大半辈子小说,到最后也没有老婆,可想而知在实践方面他所学的这一套何止行不通,简直惨不忍睹,况且他对区分爱的理论又知之甚少。

所以在情爱的道路上他一直坎坷,还连累了他所爱的人一起倒霉地拐在了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 。

在二十九岁和人生大事姗姗来迟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也许他对小樱怀有的那份爱,才是坚不可摧的友情。



当然在木叶的那个动荡的年代,讨老婆并不是头等大事,大家整日里思考的是该怎么样变着法见到明天的太阳,但是后来人民生活富足稳定了,这件事就被提上了日程,并且在深受七大姑八大姨的唠叨毒害之余搞出了一些幺蛾子,仿佛嫁不出去或者娶不进来就犯了天下之大不韪。

这事总得来说有点异想天开,我们最初总是设想得非常美好,以为人生有着既定的轨道路线,只要按照相关步骤来走,每个年龄阶段都会出现每个年龄阶段应该出现的事情。很遗憾,这年头不包分配,而且大部分看起来走向很正常的人,有些实在是被逼无奈。

就好比你总不见得在单身了20年后突然在第21个年头就会天降一个富帅或者富美疯狂的爱上你,而到了80岁不管你多么活蹦乱跳都只能抄起铲子选个地方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每个年纪要做什么样的事情,如果谁非要下个定义,做个统一规划,此人多半是一个大傻瓜。

但遗憾的是,我们生活在傻瓜遍布的世界里,很有可能即将被同化成傻瓜。

人们向来有着趋同一致的精神,如果一个人喜欢外穿红内裤并且还要大肆张扬的话,就会被丢进精神病院,但假设你能鼓动一群人这么做,就会被大面积逮捕,从而一大堆人进精神病院。因为红内裤外穿并不是一件能被每个人都接受的事情,它只出现在某种传说里的特定时刻,像是火山喷发突然地震海啸什么的,要是此刻一个红内裤外穿的人飞过来把你救走,别说内裤外穿了,就算什么都不穿你都会感动地哭爹喊娘从而看脸再决定是否以身相许。

没办法,正义虽然不缺少,但世界依旧很残酷的。


好在12岁那年半路杀进别人心房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已经长了一张相当唬人的脸,虽然他自己并不十分在意这件事情,也不排除是和他对象王八看绿豆越看越对眼这种可能。我们只需要秉持理性客观的态度去看待宇智波一族的美貌,并且矜持的吹他个七八天左右就够了。


十多年之后,身为医疗忍界一把手的春野大人仍旧不得不承认,她少年时曾经迷恋过的对象,即便人到中年,也依旧怀揣着以美貌杀人的资本,并且能自动大幅度降低接近他周身五米范围内人群的智商,限制他们的移动速度,粉碎他们试图逃跑或者攻击的野望。

如此看来,她根据自己的说法思索了一阵子,得出了一个相当中肯的结论,漩涡鸣人差不多是一个智障了。



好端端坐在办公室里的七代目猛然打出了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喷嚏,他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头,示意同样被吓到了的对方继续。

对面拿着一个本子和一只笔的小记者身体弹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开始专注地提问。

“年龄?”

“唔,有27了吧。”七代目掰着指头数了数。

“性别?”

“……”七代目张了张嘴发现没有开口的必要,又闭上了。

“对……对不起,爱好?”

“没事的,别紧张,拉面得吧喲。”

“职务?”

“现役火影。”

“喜欢的人?”

“……”

“喜欢的人?”小记者一脸疑惑地抬起头询问忽然沉默了的七代目。

仿佛被打败了的样子,七代目的手指像海浪一样敲打着桌子,“嗯,宇智波佐助。”

小记者点了点头,如实的记录了下来,“你和宇智波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小孩子问这个好吗?”

“这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七代目被噎了一口,他嗯嗯啊啊了一下,“嗯……从小,从小就认识了。”

“你喜欢他是因为他很帅吗?”小记者好奇的看着他,

“我……”七代目张嘴正欲回答,忽然低头用谴责的目光看向小记者,“怎么可能是这样肤浅的理由?”

“那你确实觉得他很帅咯?”

七代目的舌头被突然蹿出来的一只猫叼走了。

小记者叹了口气,在本子上记了一笔,嘟囔道没想到七代目也很好忽悠嘛,翻过一页,又问道,“你们会结婚吗?”

“结婚?想过吧但是好像有些不太……”

“那就是有这个打算咯?”小记者在本子上写道。

“打算吧,但是……”

“打算要几个孩子?”


“欸你好好听人讲话啊我说!”七代目忍不住拍拍拍拍起了桌子。


------------------------------------------------------

“你的名字?”

“宇智波佐助。”

“年龄?”

“28。”

“职业?”

“待业。”

“爱好?”

“番茄。”

“性别?”

“啧。”

“啧是什么性别,第四性吗?”

“男。”宇智波佐助差点翻个白眼,但他眉头一皱敏锐地发现一个漏洞,“嗯?那第三性是什么?”

“扶他。”

“……???”


--------------------------------------------------------

“初吻是怎么没的呢?”小记者咬起了笔头。

“青少年也需要关心这个吗?”七代目努力使自己淡定不要发飙。

“是啊,搞不好糊里糊涂就会送出去了呢,给大家敲响一个警钟也是好的啊,再说大家都很向往七代目大人呢,都想知道七代目大人过去的所!有!事!迹!”小记者眼睛闪着星星般的亮光,一脸崇拜的看着七代目。

被闪闪发光的眼神打败的七代目懊丧地把脸搁在办公桌上装死,“啊,这件事还要被提起多少遍了啊,”他嘟囔着,“是被人推了一把,一个意外,意外得吧喲,好了好了算我求你了跳过这个话题吧,下一个下一个。”

“好吧,那,初吻是什么味道的呢?”

“……”


--------------------------------------------------------

“如果让你用一种动物形容对方?“

“……狐狸?狗?总之感觉是毛茸茸又闹腾的那一类吧。“

“狐狸?噢嚯,如果对方变成真的动物的话会给对方顺毛吗?”

“会吧。”宇智波佐助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绒毛的手感,手指有些跃跃欲试。

“果然这种生物就是应该被抱在怀里揉来揉去的啊。”一木有海推了下并不存在的眼镜,开始想念起被寄养在好友家的旺财。

“嗯。”宇智波佐助颇为认同这个观点,同样想念起了在某个时刻乖顺又不服气的某人。


无聊的脑洞电波忽然间擦出了火花的二人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接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相互转过脸去,一木有海率先把手假模假样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将提问拉回正轨。


“你和对方是怎么认识的呢?”

“……”

“是时间太久想不起来了吗?”


佐助垂下眼睫,白皙的手指交握着搁在腿上,盯着眼前桌上冒着袅袅热气的一杯咖啡,褐色的液体带着奇异的香气,尝起来令人着实难以恭维,喉舌都微微发苦,但最初的那阵苦涩在口腔翻腾过后,勾起的却是一丝隽永的甜,淡淡的醇香悄然浮现在唇齿之间,不动声色的萦满心室。有关那个人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哪怕是十分微不足道的细节在记忆里都清晰的恍如昨日,他的金色笑容,一往无前的忍道,他的冲动,他的倔强坚持,他的言不由衷。

以至于现在脑海里涌动上来的莫名念头让自己都生出了嘲笑自己的无可奈何。


“他小时候喜欢恶作剧。”很快,佐助开口说道,“每次动静都闹得很大,后来又在同一个学校,没办法不注意到他。”


“噢?那这么说,是宇智波先生先关注的对方?可那时对方还不知道你有这个想法吧,而且据大部分人认为,你们羁绊的开始是因为那个众所周知的吻?”


一抹淡淡的红色浮现在颊边,佐助启唇似是想说些什么,然而一开口忍不住撇过眼抿嘴先笑起来,这个细碎的笑容如初春枝头绽开的淡柔绯樱,令他本就端丽的容光愈加夺目生辉。


“是的。”佐助随即很爽快的承认了,“但我关注他要早在那之前。”


“哦呀宇智波先生看起来有些骄傲,意外的坦诚呢,所以你们认识其实还是因为那个吻咯?”

“……”


“沉默是否是默认的意思呢?”

“……”

 

“噢~既然这样那请问关于那个吻有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的?”

“……”


“不好意思吗?”

“……”

 

“那我来给点提示哦,什么都可以说的,比如说触感啊,心里活动啊之类的,还有味觉听觉视觉嗅觉……”他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就是个意外。”佐助看起来像个番茄。


“哦?就只是一个意外?”一木有海不死心的追问道。

“……美丽的……意外。”番茄追加了个形容词后,忍不住抚额,语气烦恼又甜蜜。


-----------------------------------------------------------

“那朋友的意思就是可以随便酿酿酱酱了?”

“诶我没有这样讲啊你你你不要胡嗦嘛!”七代目差点把口中的茶给喷出来,他把茶杯往桌上一顿,着急忙慌地解释道。

“你不是说跟他是朋友吗?”小记者歪了歪头,“这是忍界公认的事实嘛。”

“额……”七代目挠了挠脑袋,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悔恨。

“你和宇智波先生的关系难道不是如此吗?”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朋友也分很多种啊……”他试图再辩解一下。


“是吗,那在下不敢随便乱交朋友了。”小记者在本子上把朋友二字划了个叉。


-----------------------------------------------------------

“好的我们明白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对你的另一半有什么看法?最好能说的详细点,争取超过一句话。”

“他是我见过的所有人当中……”佐助顿了一下想了想,“最笨的大笨蛋。”


“额恕我直言番茄啊不佐助先生你这好像是在虚假凑句数吧不过管它的呢,那你对你的另一半选择了你有什么看法?”

“我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

“你对宇智波先生有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看法吗?”

“……”七代目陷入装死模式。

“据说,宇智波先生当年离村出走的时候,曾经想过要带你一起走?”

“这是谣言,他是自己跑路的,想跟他一起走的人是小樱。”

“那七代目大人是否想过和他一起走呢?”

“……”

“有人说没有被千鸟扎过心不足以语人生,请问七代目对这句话有什么看法?”

“……”


----------------------------------------------------------

“噢,天哪,这是什么了不得的番茄噢不宇智波式发言,感谢屏幕前单身的你我此刻共享一份狗粮,那么请问,你喜欢对方哪一点?”

“全部。”


“欧,那请问,你讨厌对方哪一点?”

“没有。”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你最不能忍受对方哪一点?”

“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佐助皱了皱眉,仔细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啊天啊我已经可以预见下面的所有回答了,让我来挑选一下,噢对了,平常和对方相处时都在做些什么?”

“吃饭,吵架,睡觉。”

 

“哇虽然很实在总觉得很甜蜜的说呢,咳,总结起来就是一日三餐吗?”

“是的。”


------------------------------------------------------------

“请问七代目大人如今把省略号运用的如此熟练,这其中是否有某人的功劳呢?”

“我靠为什么语气词都是我的锅啊再说了那不是省略号好吗,如果非要形容的话……”七代目伸出手指在手机上翻找了一通,“哦对,就是这个。”

 (三°Д°三) 是这样才对吧。

“好的我知道了,据不靠谱网消息传言,宇智波先生曾一度特别迷恋过#$%&,您知道这件事吗?”

 (三°Д°三) 

“看样子是不知道呢,怎么样,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Д°=) 

“连胡须都被吓掉了一条呢,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


-----------------------------------------------------------

“有情敌吗?”

“……”佐助的眉头皱起来就不打算松开,露出一丝不耐烦。

 

“那就是有咯?”

“太多了。”

 

“怎么应对情敌或应对与对方关系暧昧的人呢?”

“乃一组特。”(本报社自动和谐)

 

“咳咳这段掐掉。我们这里有一段珍贵的视频材料显示,来,请看大屏幕。“一木有海按了下那个奇怪的机器,绿色的指示灯亮起来,投影出了一段画面在雪白的墙壁上,“据说风影大人当年遭人暗算,一度丢了性命,鱼板先生也就是你的恋人同样拼尽全力硬是把他救了回来,请问这和鱼板先生执着于追你回村有什么区别吗?”

“有本质上的区别。”番茄盯着画面上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沉着冷静的说道。

 

“可否再说的详细一点呢?”

“啧。”

 

“好了我们知道了。”


------------------------------------------------------------

“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喜欢宇智波佐助呢?”

这个问题就像去问一只蜈蚣走路时先抬哪一只脚,本来蜈蚣打从生下来就自己走得好好的从没琢磨过这件弯弯绕,突然这么一想,就瘫死在了地上。

出题人着实险恶,答题人有些方。

“嗨呀其实这个问题是我自己想问的啦,虽然江湖传言就已经有37个范本答案了,但我还是想知道火影大人究竟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七代目心想总算可以送走这个小祖宗了,但是他却实实在在被最后一个问题绊住了脚,陷入了严肃而苦恼的脑内争斗中去了。

“嘛,”眼看得不到答案的小记者摇了摇头,收拾起东西,“那就当作是火影大人自己的秘密了,在此先预祝火影大人新婚快乐哦,噢对了对了,上次采访的时候,问到宇智波先生有什么话想对你说的,他的答案很奇怪诶,就只有一个字。”

七代目本就直上直下的脑子停了下来,开始好奇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说‘哦’。“小记者补充道。“他说如果是七代目大人的话一定能领悟他的意思。”

哦???七代目觉得很受伤,他一边想着不愧是佐助就连回答这种问题都魄力十足,但是好冷淡啊就不能多抠几个字出来吗!!一边在心里画着圈圈。

“还有虽然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已经27了呢。”


小记者腼腆一笑,背起挎包走出了火影办公室,徒留下漩涡鸣人陷入天人交战里。


27岁???骗人的吧,那他是怎么进来的,我靠,我竟然又被人骗了。

啊冷淡,好冷淡啊。究竟会是什么意思呢?

我喜欢佐助什么呢?是喜欢他温柔?体贴?脾气好?

喜欢他什么呢?

我喜欢他什么呢?

我喜欢他吗?

我……


------------------------------------------------------

“好了,谢谢宇智波先生的配合,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一木有海收拾好东西装入挎包准备走人。

“等等。”宇智波佐助忽然出声叫住了他。“听说你们报社也准备去采访其他村子的首领?”

“嗯,是的,除了周边国家,也包括一些较远的村落……”一木有海停下动作回想了一下。

“周边国家……”宇智波佐助低下头琢磨着,然后他抬起脸,看向一木有海,“嗯……其实,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

“诶,鸣人,下班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平常没到点你不都是跑得飞快吗?”鹿丸来火影办公室拿几份文件资料,意外发现七代目大人还坐在办公桌上。

“噢噢,我在想些事情,这么快就到点了啊。”七代目把面前的白纸和文件拢到一起整理对齐,发现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怎么啦,你有心事啊?”

“也不算,嗯……鹿丸你说,我设想的那种生活,究竟是不是佐助也想要的呢?”

“我怎么知道,你直接去问他不就好啦。”鹿丸伸手从文件堆里找出几份他需要的。

“如果我问的话,他一定会说是啦。”鸣人有些苦恼的挠挠头。

“那不是挺好的吗?”

“可我怕他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哎哟你们真麻烦诶,佐助也是没用怎么会让你还有这种想法。”鹿丸好不容易从摇摇欲坠的文件堆里把最底层的文件给扯出来。

“不是佐助的错惹!我只是觉得,他大概,也许应该有更……”

“那我马上让小樱娶了他。”

“诶诶诶你干嘛很过份诶!”

“你看你,自己头一个不答应,哎哟你想太多没用啦,要不这么着,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让你的心放回肚子里。”

“这事也可以打包票吗?啊啊啊我知道了,那就交给你啦鹿丸!”

“行行行,你也收拾收拾快回去吧,省得某些人等太久。”鹿丸把文件拢作一堆,打算就此离开,但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起个事,“哦对了,上回对佐助的采访我也看了,话说你们也稍微收敛一点,虽然是报社但是好歹也是公开的媒体,你们,你们也太大胆了吧。”

“啊???你说什么?”七代目一头雾水。


几分钟后,七代目进化成了红色的七代目。


----------------------------------------------------

宇智波佐助今天不禁陷入了个哲学思考。

究竟是恋爱使人智障,还是智障使人恋爱?

还是两者其实根本混作了一团?他想不出所以然,自打他们在一起之后,他就再也没弄懂过漩涡鸣人的心思,话也不能这么说,之前好像也不是很懂。


鸣人今天到了家之后先是瞪了他一眼,没有抱抱也没有亲亲,然后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又瞪了他一眼,接着就去厨房了。

他一头雾水的跟过去,还没开口,就看见鸣人噼里啪啦地把手里提着的食材都倒在了料理台上,这就算了,出现的居然是黄瓜茄子这一类他平常看都不看的东西,然后他洗都不洗,恶狠狠地拿过刀来咚咚咚地剁成了几大段。

佐助不免胯下一凉,不知道今天鸣人怎么了,想要进去把他挥舞着的菜刀夺下来,却被鸣人回过头来又是一瞪,几下就把他从厨房里推搡出去了,硬梆梆又气鼓鼓地说,“晚饭我来做!你出去!”说完就把门啪地一声带上了。


……emmmm陷入沉思的宇智波呆在厨房门外无事可做,他收拾了下客厅里随意扔下的几件衣物,给窗台上的三盆植物浇了水,换了干净的床单被罩,顺便把地也给拖了,清洁这种事不干则已一干则欲罢不能,正拖到一半,厨房门开了,漩涡鸣人端着个盘子出来了,见状宇智波立刻扔掉扫帚冲向卫生间,洗干净手之后又快速的出来走到桌边坐好,等着享用老婆大人亲手制作的晚餐。

他本是抱着即便吃了会死也要称赞美味的心,但是看到那盘菜的时候他不禁又一次陷入沉思,抬头看了一下站在桌子旁边的漩涡鸣人,他正从上往下看着佐助,露出了一个既威严又期待的笑容。

“这个菜的造型很奇特啊。”如果他不是在逗我,宇智波佐助想了一会,采取了迂回政策,“以前都没见人摆过这种形状,应该说不愧是吊车尾的吗?”

漩涡鸣人抄着手继续保持着一种谜之笑容,仿佛在说你继续编啊。

带着皮的胡萝卜,沾着芬芳泥土的芹菜根,翠玉般的黄瓜块,一整根的茄子,这些奇怪的东西被放到一个盘子里组成了歪歪扭扭却十分鲜明的字。

“否。”

说来也奇怪,宇智波佐助天生就对哑谜少根筋,他不打算揣测这背后的无聊意图,而是拿起筷子杀向那盘色彩鲜艳歌颂自然的菜肴。

这下轮到漩涡鸣人大惊失色,他连忙伸手拍掉他的筷子,“唉唉你你干嘛啊。”

宇智波佐助歪过头问他,“这就奇了,自然是吃你做的饭了。”

“你是傻的吗,看不出来……”漩涡鸣人着急了,但他又瞥见佐助眼里戏谑的神色,立刻气鼓鼓地哼了一声坐下来,“我才是傻的。”

“对,我的大笨蛋,今天到底怎么了?”他伸手过去捏鸣人的耳朵,被他偏头躲开了。

“你还好意思问呢!你采访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你你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我只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哪里不对吗?”佐助有些茫然。

忽然被这个逻辑说服了的漩涡鸣人一时找不到生气的点,他瞄了眼桌上的菜,说道,“那这就是我的回答,好歹注意下影响啊我说。”

手腕被拉起,宇智波佐助好笑地看着他,“造成什么影响了?”

“你,你无赖。”

“对啊,我就是无赖,喜欢吗?”

“我靠你这个人你也tuai……”鸣人有些口吃,他使劲撤回手,打算端起盘子走人。


“就这么端走了,我的晚饭怎么解决?”

“那……我再重做一份呗。”

“你做的能吃吗?”

“喂你敢小瞧我,我正儿八经的来绝对吓死你!”

“别闹了,我还没说完,你的回答无效。”

“喂你这个人好不讲道理的啊我说。”

“现在才发现好像晚了一点吧?”

“不要,反正我就是拒绝!”

“拒绝什么啊?”

“拒绝给你……”鸣人差点脱口而出上了鬼子的当,“总之你想得美!你干嘛,放手诶,你不放手我就……”

“如何啊?”宇智波佐助微微笑着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漩涡鸣人盯着他瞧了一会,忽然露出一个近朱者赤的似笑非笑。

“今晚你不要睡床了,睡地上吧。”


“好啊。”


“诶?诶??!”








最后。

最后当然是一起睡地上了。(滑稽脸



----------------------------------------------------


“听说你是会用沙子画画的大佬?”

“是沙雕。”赭红色头发的人坐在位置上严肃的纠正道。

“你为什么喜欢别人老婆?”

“关你什么屁事情。”




====================================

预告:木叶编年史之七代目八卦事记下一章,求婚篇


就算侥幸躲过丈母娘的亲切问候也会有来自后宫亲友团的和善笑容

脑洞横七竖八的就特别想说废话

想了很感人的篇章但是随着bgm的更换就变了样

总而言之





我爱罗微笑中透露出一丝mmp

评论(24)
热度(76)